啃文書庫 > 長安亂之堯天 > 第十六章 新的對手?

第十六章 新的對手?


  白起起勢兇狠,花木蘭手中的長劍沒有絲毫花哨,劍刃精準無誤的捕捉到白起,依靠著魔力來殺傷對手,這讓白起很煩躁。
  花木蘭的戰斗的本能讓她似乎能預見到白起的攻擊,錘煉出對魔力波動的感知能力給了白起當頭一棒,人的身體承受這種魔性的力量的后遺癥很恐怖的,徐福人體改造實驗并沒有完成,白起身體的改造有致命的缺陷。
  高速移動狀態下的戰斗很消耗體能,花木蘭的體能相對白起確實是完全劣勢,在拿捏準白起的意圖之后花木蘭收起了長劍,那把隨身的短刃被花木蘭單手握住。
  這讓白起更加羞怒了……
  換了長劍的花木蘭身手更加敏捷,在白起發起沖鋒的瞬間,花木蘭手中的短劍被她甩向白起的攻擊路線,而她本身則與白起呈九十度方向移動,利用二段旋空斬接住短劍,躲開了白起攻擊的同時用短刃試探白起的能力。
  白起受到攻擊的時候那股邪念會更加濃重,這十幾波攻擊她偶爾也會受到波及,花木蘭試探著吧身體拉出白起五米遠的范圍,她依舊可以感受到那股邪氣,卻沒再受到傷害。
  花木蘭靜下心來觀察白起的每一個動作,漸漸感受到了惡靈的存在,看不見的猙獰的面容時而浮現,逃不出花木蘭的眼睛了,他需要一個契機控制住惡靈、或者白起。
  白起舔了舔嘴唇,他不得不承認花木蘭是個很強勁的對手,如果能完全控制破天,白起也不會如此吃力,他的這種瘋魔狀態持續不了很久,花木蘭正是看出了這一點才會一直避而不戰,從這種狀態退出來的瞬間白起會十分虛弱,花木蘭等得起,可白起等不起了。
  距離上次開啟瘋魔狀態短短幾天,魔力的積累有限,白起可能會更快從這種狀態退出來,白起有些后悔開啟瘋魔狀態鏖戰劍圣,不僅沒殺了程咬金反而讓自己很長一段時間無法進入巔峰狀態。
  花木蘭抓住白起猶豫的一瞬間,旋空斬順勢而出,瞬間便切出重劍出現在白起面前,狂暴如風的的重劍重重劈在白起身上,這是一種兩敗俱傷的打法。
  花木蘭不是一個聽天由命的人,而是信奉自己的強者,強者之間的戰斗往往于一瞬間決出勝負,白起的分心是致命失誤。
  撲向花木蘭的惡靈被重劍壓著沒能近花木蘭的身體,只是依靠著滲入花木蘭身體的邪氣來阻止她,白起沒有見過這么瘋狂的人,那種唯我獨尊的氣質讓惡靈發出顫抖的嘶吼。
  花木蘭揮出第五劍的時候體力有些透支,這給了白起一個機會,白起躲向一邊,掙脫了花木蘭的控制,另一邊花木蘭重重喘息著,惡靈的邪念入體給她造成不小的影響,她也需要時間去調息,不過白起好像更嚴重,四深一淺的五道劍傷觸目驚心,血液一陣陣涌了出來。
  白起一聲冷笑,他也不是不知疼痛的怪物,這是他記憶中受傷最重的一次了,他不清楚花木蘭精神上受到了何種程度的傷害,他感覺隱隱約約要瘋魔的狀態退出去了。
  白起沾染胸前的血液,均勻涂抹在破天上面,花木蘭遠遠看著,他猜測白起要拼死一搏了。
  長樂坊門前那些護衛的死法回想起來仍然讓人惡心不已。
  “又是這種招數?”花木蘭對于未知而神秘的力量花木蘭不準備抗下開,魔性是一種詭異的力量,而她只是個戰士,戰士可以戰斗至死,這并不意味著去承受詛咒、魔法這類東西,那些東西已經超出人類認知的范圍。
  白起想在這個狀態最后一搏,他就必須勾引著花木蘭去迎戰,激怒、嘲諷?不,這些都不需要了,等白起退出這種狀態進行毫無懸念的戰斗,將會成為她一生的恥辱。
  重劍再次上手,花木蘭眼神兇狠,仔細盯著絲毫變化,惡靈,她看到了,完完整整依附在破天之中,巨大的規則鎖鏈束縛著手腳,惡靈非常痛苦,所以它需要不停的吸食人類的血液,只有鮮血才會讓它短暫忘卻痛苦。
  這一刻兵戈相見,打的難舍難分。回血之響觸動寄居于破天之中的惡靈,惡靈撕咬著破天兵刃范圍內的一切生命,并將剝奪的能量傳輸給白起,這讓白起在近戰領域趨于一種無敵的狀態。
  惡靈的存在讓花木蘭頭疼萬分,花木蘭雖然摸清了白起與破天中惡靈的聯系,卻無法阻止惡靈的攻擊。
  摸清了回血之響,花木蘭產生一個大膽的設想,她不準備被動等待著白起。
  回血效果的觸動需要時間準備,且只有在白起收到傷害時才會觸發惡靈,也就是說白起未能完全控制惡靈,經受過惡靈的沖擊,花木蘭賭白起經受不住完全清醒的惡靈的反噬。
  機會稍縱即逝,白起急功近利,花木蘭便裝作不支的模樣,誘導白起完全釋放惡靈之力。
  死神的鐮刀破天被白起揮舞著收割花木蘭的脖頸,花木蘭舉著笨重的重劍格擋,被巨大的沖擊力砸的卑躬單膝跪地,破天在花木蘭背上劃過,血液染紅了戰衣……
  花木蘭渾身顫抖……
  白起不假思索,奸笑著飛身跳躍到花木蘭的位置,狂舞著破天,惡靈嘶吼的聲音傳出,白起與破天之間幻化出一個巨大的魔影,正是惡靈無疑。
  白起飛身那一瞬間正是花木蘭等待的時機,這一剎那,花木蘭切出短劍瞬間突破回血之響的防線,旋轉華麗的身影躲開惡靈的同時將短劍甩向白起。
  白起面色陰沉的難堪……花木蘭賭對了,惡靈被完全釋放的瞬間,邪念侵入腦海造成的反噬使他無法動身,行為不受控制的白起眼看著自己被短劍切割著身體。
  蓮花印記被觸動,惡靈回歸的瞬間,白起尚未完全掌控自己的身體,只見花木蘭二段旋空斬,飛身接住短劍,以極限的距離在白起身上劃出一刀,打出第五個印記。
  封印的力量束縛白起的氣力與魔性,白起看到花木蘭一瞬間的目露兇光,暗叫一聲“不妙!”
  “刀鋒綻放。”花木蘭輕喝。
  重劍橫掃而出,比之上次的沖擊有過之而無不及,白起退出了瘋魔狀態,接踵而來的劍劍入骨,血肉橫飛,骨頭碎裂的“咔嚓”聲陣陣驚響。
  白起猛然吐血,即使對于他而言,這也是致命的重傷。
  花木蘭神情莊嚴,她用盡最后的力氣,重劍被高高舉起——空裂斬。
  花木蘭凝聚劍氣,即使很疲憊,白起這種狀態也讓她有充足的時間完成蓄力,重劍劈出的劍氣將白起的身體拍飛出去,破天被高高的沖上天空。
  白起渾身骨骼十斷八九,內臟收到不同程度的損傷,意識開始漸漸模糊,血濃于血的實驗就此終結?白起心有不甘!比起花木蘭,他更厭惡那個武士,近些年在秦地未嘗一敗的白起來了長安城短短幾日便遭遇了兩場敗績,這種徹頭徹尾失敗的恥辱讓他無顏面見嬴政。
  韓信看到白起敗北,戰意全無,看到向這邊靠攏的花木蘭雖然很是疲憊卻并無重傷,他心有詫異。
  花木蘭笑了笑,“怎么?沒見過來生理期的女生?”
  韓信瞬間無語,白起這莽夫若是清醒過來也會氣出內傷。他也瞬間明白過來這可是打敗白起那個怪物的女人。
  韓信向后跳躍,在與狄仁杰的這場對峙中自然而然敗下陣來。
  狄仁杰等這個機會很久了,他精準預判出韓信的落腳點,令牌脫手而出,眼看著就要得手了,只見韓信的槍尖劃出一道詭異的痕跡,令牌上的咒文被粉碎個干凈。
  王者大陸最快的男人!狄仁杰知道他已經無法阻止了。
  韓信看著花木蘭說:“記住你了長城守衛軍花木蘭,我愿稱你為最強女戰士。”
  “你算個屁。”花木蘭骨子里的高傲讓她對韓信不屑一顧。
  韓信笑了笑,并不生氣,“你就權當是吧!那個怪物死了也好,省個麻煩。”
  最快的男人,與狄仁杰和花木蘭拉開安全距離,渾身是血的白起奄奄一息,韓信并未把白起當做伙伴,他已經準備隨時的撤退。
  這時……
  韓信的胸膛綻放一朵血花,炙熱的血液浸染他紅色的戰衣,他不敢相信這一切。槍尖著地,韓信用長槍支撐著身體半跪在地上。
  憑空出現的神射手——百里守約讓韓信為自己的自信輕狂付出血的代價。
  百里守約收起了武器,從遠處走來。
  韓信不了解傳說中的第一神射手竟是個混血魔種,而他則被對方調查個清清楚楚。
  類似于變色龍的偽裝屬性讓百里守約更好的偽裝,無論任何地方。百里守約等待著韓信放松的那一瞬間,于他而言,戰斗的結束也只需要一瞬間。
  花木蘭拖著重劍走了過來……
  此刻,那把砍翻白起的巨劍正架在脖子上。
  “說吧小丑,你的遺言。”
  破天落在白起的身邊,被一只大手拔了出來,強大而凌厲的氣息碾壓這片戰場……
  聲音從背后響起,“是嗎?花木蘭。”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