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長安亂之堯天 > 第十二章 長城故人

第十二章 長城故人


  女帝,武則天,可是王者大陸最為尊貴的君王啊!她的召見,是無數男人的夢想。哪怕只是看上一眼那端坐在世界王座上尊貴、優雅而又冰冷、魅惑的身影,他們也會選擇失去生命這個代價,簡直是天方夜譚!
  即使花木蘭是個女性,對于女帝的好奇心也絲毫不差于百里守約。這兩個可是守衛長城的傳奇,長城守衛軍中至強的存在。
  兩人驚訝于長安城的繁華,息壤的人群緊張有序的進行著各種謀生。當然,這里不是沒有“丑陋”的地方,卻——很和平,常年經歷戰爭洗禮的戰士,敏銳的直覺是生存的必要手段。
  花木蘭突然停了下來,看向了一個方向,本著戰士的直覺隨身的短劍已經上手。
  遠處的李白笑了笑,走了過來。
  花木蘭收起了短劍,“是李白那小子。”
  “哪個李白?”百里守約問道。
  “長安城還有哪個敢叫做李白的!”花木蘭這般回答,同時向李白招了招手,顯然他們是老相識了。
  “歡迎來到長安城!”李白的笑是少女的夢,而花木蘭,你最好不要把她當做女人。不然,你會后悔的,那是李白一段糟糕的回憶!
  “你還敢回長安城?”花木蘭用嘲諷的語氣打趣老友,“看來女帝又要頭疼了啊!”
  “不然女帝為什么把你召來長安?”李白扯動嘴角,“這位便是百里守約吧?”
  花木蘭問李白:“你們認識?”
  李白笑了笑,說道:“不,這把槍錯不了,長城守衛軍第一神槍手才配得上。”
  “劍仙過譽了,長城守衛軍第一神槍手,這稱呼守約可不敢要。”
  “不必過謙,王者大陸也不見得有人能勝過百里兄。”李白說的并不夸張,若是非要找出一個,也就傳說中的射落日之塔的后羿能勝他一籌,可惜的是——后羿早已懷抱著太陽的光輝沉睡在極北之地的萬丈冰原里。
  “李白,可別以為說的這么好聽就會對你手軟啊!”花木蘭挑著李白的下巴,用戲謔的口吻繼續說道:“最好不要惹事!不然,姐會讓你再嘗嘗這長劍厲害。”
  百里守約笑了,雖然不知道兩人之間有什么淵源。
  長城之下的男兒,只有拿起武器的人才能稱之為“敵人”,當年的那位蘇烈,可是兩人認可的“硬漢”。朋友,可以不分種族、不分立場,英雄之間惺惺相惜,但拿起了武器,便只有你死我活的戰斗……
  “告訴你個秘密。”花木蘭看著李白豐富的表情變換,“那個光頭跟我說了許多你在西域的事情,比方說那個什么公主來的?初戀情人嗎?”
  “達摩這家伙真是多嘴!”李白有些無語。
  “非也,出家人不打誑語。”
  百里守約笑了笑,這西域第一魔僧竟被這二人如此調侃。
  “你口中的那個光頭也在長安,還是我收留的他。”李白擺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早知道這樣真該讓他露宿街頭好了。”
  “別,這樣你就不是我認識的小白白了。”花木蘭跟李白開個玩笑,“你們兩個不會存在什么激情吧?”
  “我倒是想跟你有些激情。”李白如此答道。
  百里守約聽的有些尷尬……
  李白笑了笑,拍著百里守約的肩膀道:“別嚇著大兄弟了,今日不便多說,改日我為兩位引路,領略長安風情。”
  “長樂坊,我可沒興趣,倒是這位狐貍老兄可不是一般的口味。”花木蘭毒舌的功力有所長進,百里守約深受其害。
  “男人嘛,懂得!”李白會心一笑。
  “也好,我二人也著急復命。”百里守約這般說,花木蘭這張令人厭惡的嘴他恨不得來上一槍。
  “還有,裴擒虎。”李白忽然覺得說錯了什么,糾正道:“蘇烈那個小弟,虎,剛走!早來一回說不定還有緣見上一面。”
  “哦!這么巧嘛?也罷,讓他盡情去鬧吧!蘇烈兄弟那件事早晚都要有個了解。”花木蘭看了一眼李白,“你就別嘰嘰歪歪跑到長城去了!長安這邊沒你可亂不起來!”
  “哈哈……難說哦!”李白笑了笑,“這次要在長安給你找個婆家。”
  花木蘭的長劍已經落了下去,只是李白的身影瞬間消失了!
  百里守約一臉震驚,四處找了找也沒有發現李白的蹤跡。
  “不用驚訝,連這些小招式都沒的話,劍仙豈不是徒有虛名。”花木蘭邪魅一笑,“百里兄,我們也走吧!”
  “裴擒虎,改了名字,蘇烈的意志也算傳承下去了吧!”百里守約感嘆到。
  這兩人受到長安召喚的次數伸著手已經數不清了,這次前來自然少不了一些秘密。
  對于花木蘭來說這可能單純的是受心情影響,而百里守約卻有不得不來的籍口。說起對帝國和女帝的忠誠,這更像是一種交易。
  “我還以為那小鬼死了呢!”花木蘭云淡風輕,戰場上瞬息萬變的形勢和接連倒下的士兵讓她對死亡習以為常。
  即使再強的人,也擋不住鋒銳膘肥的軍隊發起的沖鋒,花木蘭后來趕去戰場的時候,血洗之后的慘象竟然讓她嘔吐不止。
  “哎……”百里守約嘆了口氣,怕是這長安城的百姓不知道戰爭的殘酷,邊境軍隊里蜚語流言四起,將士們蓄勢待發這邊還是一片祥和景象。
  花木蘭側過頭看著百里守約,扯動嘴角冰冷的線條,輕語道:“百里兄為何嘆氣?”
  “想起一些往事。”
  “啊哈……”花木蘭笑了笑,“別總是沉浸在過去的悲傷之中,天下若都如長安這般平靜,便沒了這個時代。”
  “的確,一切的平靜都只是假象,雖然我們渴望著和平與美好。”百里守約也是在戰爭中成為孤兒的,越是經歷過這種苦難越是不想讓苦難延續下去。
  “堯天!”花木蘭沉默了一會,“敢挖長城守衛軍的墻角,我倒想見識見識傳說中的牡丹方士到底是何人許。”
  “難說咯,說不定是虎自己去投靠的,背負著罪名,想必虎在長安城的日子也挺艱難的。”百里守約看向花木蘭,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自然不想花木蘭惹出事端。
  “玩笑而已,百里兄不必當真,找機會好好聊聊你的事情,說不定我還能幫上忙。”花木蘭看百里守約有些嚴肅的表情,這般打消顧慮。
  “普天之下,黎明百姓莫不只是尋求安穩、平靜的生活,這有什么錯呢?”百里守約疑惑的向花木蘭尋求答案。
  花木蘭向前走著,并沒有急于回答。
  長安城的大街上寧靜祥和的氣息洋溢著居民生活的富足安逸。
  穿過了幾條街道,道路盡頭大明宮依稀可見,花木蘭抬頭望著成群的高樓殿宇。目光堅毅,她說道:“命運的羅盤怎么撥動最終都會只會指向兩個相反的方向,生存或者毀滅。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變得強大不是為了征服,而是為了——不屈服!強者就應該有強者的意志和覺悟!”
  道路盡頭,宮墻里頭便是天下間最有權勢的人——女帝——武則天。
  這時,遙遙相見并肩而行的兩個人,雍容華貴的的王公貴族與閑云野鶴修者打扮的人有說有笑,迎面而來是機已經擅長的戰士們。
  牡丹方士心有所感,停下來,靜靜看著兩人走了過去,戰士身上強烈的煞氣是切切實實經歷戰斗堆積下來的。
  花木蘭回過頭凝視著牡丹方士,四目相對,沉默無語……
  狄仁杰與百里守約也也停了下來。
  四人之間拉開了一段距離,狄仁杰看著他們的武器便知道是誰來的,他對著兩人笑了笑,這可是狄仁杰千方百計才從長城調回來守衛長安的戰士。
  誰也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花木蘭沒有多想,只是從牡丹方士身上隱隱約約感受到一般熟悉而不安的氣息。
  又過了片刻,花木蘭回過頭來對著百里守約緩緩說道:“抱歉,耽誤你時間了!”
  “發現了什么東西?”
  “沒什么。”花木蘭有些分神,走著走著突然問:“倒是你好像有什么收獲。”
  百里守約瞇著眼笑了笑,什么也沒說,沒有把握的事情他也不會多言。狄仁杰中了御靈歌之后雖然顯現很明顯的影響,但百里守約對幻術的理解遠遠超越了人所理解的范疇。
  混血魔種身上往往具有魔種的一些屬性,當然,人與魔種的后代也會發生異變衍生出其他的兩親間所不具備的屬性,這種人少之又少,百里守約可以說是上天的寵兒。他……天生具備魔狐靈性的百麗守約能免疫一切幻術,人類冷靜與睿智加上衍生而來的能力,讓他成為當今盛世舉世無雙的神射手。
  沒有什么可以猶豫的,就這樣進入了大明宮,王座上的女人,那個曾經敗過李白的女帝正端坐于王者大陸之巔。
  宮殿上空空蕩蕩,所有人都已經退下,留在這里的三個人比起君臣更像是利益輸送的雙方交談條件。
  花木蘭沒有選擇跪拜女帝,世上能讓她低頭的人都已經死了。只是看了一眼女帝,她想或許找到了李白輸給女帝的原因了。
  花木蘭,這個謎一樣的人沒人能猜透她的心思,不管你愛她亦或是恨她,花木蘭始終是那個冷血卻多情的女人。
  百里守約答應女帝守衛長安請求的原因這個局里的人都清楚不過,這也讓事情變得更加錯綜復雜。
  女帝明白了——她權利的頂峰已經過去了,這江山正一點點拜托她的束縛。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