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長安亂之堯天 > 第十章 黎明之光

第十章 黎明之光


  萬象天昀只能作用在活人身上。
  龍不能殺死他,卻挑斷了他手腳筋,這讓李元芳很痛苦,他想活下去,活下去就還有希望……
  李元芳的意識被剝奪,直到祭祀完成。
  天已亮,龍的到了想要的東西早已消失不見……任由他自生自滅。
  李元芳神志模糊,這條路是他選的,荒無人煙。
  要死了嗎?李元芳接近絕望的的感嘆,初生太陽柔和的光芒透過密集的枝葉照射在他的臉上,他回想起來活在黑暗中的日子……也許就這樣結束了,他很遺憾沒能完成自己的偉大抱負。
  生存還是死亡?這兩種聲音在腦海中糾纏撕扯。
  隱隱約約他看到人類的軍隊侵入了村莊,和平與寧靜養育出來淳樸、善良的村民拜倒在鐵騎之下,鮮血與絕望的協奏曲交織響起,軍士們奸笑著將村莊洗劫一空……
  年少的混血魔種害怕極了,火焰燃燒,村莊繚繞著灰白色的煙氣消失在那片土地上。
  大人們都死了,剩下的都是些孩子,他們被士兵們聚集到一起,那些年長點的被士兵擄走了,剩下的只是些嬰兒。
  有一個例外,是因為他丑陋弱小的外表讓士兵覺得這是個“廢物”,只會浪費糧食。
  而廢物守護著那些更小的孩子,從廢墟中尋找殘留的食物。
  奇跡般的,他們活了下來。而野獸決定著他們的死亡時刻,提心吊膽的日子在遇到那個流浪者的時候發生改變。
  流浪者告訴他們人類也有好壞之分,人心的善良是不會消失的,鼓足勇氣的他們追隨者流浪者。
  流浪者帶著他們來到了長安。
  長安,繁華的都市,自此之后他舍棄了之前的名字。
  新的名字——李元芳,新的開始,他做過別人不愿做的骯臟工作,養活了弟弟妹妹們,那是他的家人,他的一切。
  天真可愛的面孔一個個閃過,李元芳笑了……富貴由人,生死天定。
  噠噠的馬蹄聲越來越近,馬背上的人看到了垂死邊緣的李元芳。
  李元芳看到了一團陰影,他睡著了!
  關羽在長安城腳的小院,雖然不大,住下三個人還是沒有大問題。
  關羽看上一眼李元芳這感覺就這人已經沒得救了,奈何自然地巫女對于生命的堅持拗正了關羽的態度,安置好這兩個“撿來的”陌生人,關羽自覺出去找藥鋪了。依著娜可露露這種純潔的心性,長安城的這群家伙怕是會坑死扶桑遠行而來的不經世事的少女。
  瑪瑪哈哈站在院子里的樹枝上,受傷翅膀上的羽毛被剪了下來,敷上藥膏,繃帶纏上了幾圈,殘破的羽翼撐不起笨重的身體,它是被關羽放上去的。
  翱翔天空的鳥兒折了翅膀,痛苦的發出一陣陣的哀鳴。
  它的主人——正在從死神手里拯救一個凋零的靈魂。娜可露露經歷了扶桑血腥記憶的洗禮,淪陷于血族之手的故鄉身體和心靈都正受著邪惡的玷污與摧殘。巫女想要尋求自然之靈的幫助,卻只聽到無處不在的哀鳴,一路埋葬了多少故鄉的陌生人,巫女接近崩潰……直到有一天她聽說血族的惡靈——徐福被那個人抹殺的消息,仿佛看到故鄉的光明,娜可露露義無反顧的選擇了遙遠的長安之行。
  靈魂的主人也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黑色的魔氣匯集著涌上心頭,黑的發紫的嘴唇以及暴突的雙眼,那雙引以為傲的大耳朵烏黑的血管密布,鮮紅的血液逐漸轉化成墨汁一樣顏色、泥漿般粘稠,耳朵順著血管的交織的紋路開始裂開……
  娜可露露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她不知所措。
  這種所謂的混血魔種是一種奇特的存在。人類畏懼他們那一半魔種的惡靈,所以,他們被人類社會所厭惡;而魔種則嘲笑他們趨向于人性的特征,繼承了人類的悲憫與軟弱,所以,他們被魔種所拋棄……普天之大,竟無他們的立足之地。惡念的種子已經種下,于這種環境下萌發、生長。
  后來,長安城接納了這些無家可歸的可憐人,可惜,已經沒有什么能夠阻止邪惡的滋生。
  這些事情,娜可露露并不了解。她不知道如何去解釋這種現象。
  黑色的液體不斷滲出,那雙臉扭曲猙獰的可怕,液體順著眼眶和鼻子流了出來,散發出一陣一陣的惡臭,就好像死尸腐爛熏得人隱隱作嘔。
  瑪瑪哈哈的鳴叫聲里的哀怨和恐懼回響,動物的本能讓它察覺到了不詳的事情正在發生。娜可露露不像是從死神手中拯救靈魂,更像死神順著這個靈魂走向活人的世界。
  關羽回來的時候,細心觀察的會發現這座小院正往外竄動著黑煙,絕不可能是炊煙,就連赤兔馬都顫抖著不肯向前,關羽好奇的尋找著黑煙的源頭-安置李元芳的房間。
  關羽像發現了什么秘密一樣,快速跑了過去,娜可露露在一旁嚇的目瞪口呆。
  “天吶,沒想到這個東西真的存在!”關羽驚訝地看著娜可露露,“告訴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傳說中賢者之書記載的——祭祀秘術!”
  娜可露露莫名所以,她什么都沒來的及做。
  “等著吧!”關羽激動萬分,“看看會變成什么樣的魔鬼!”
  巫女用天真的眼神看著關羽,似乎是祈求關羽告知這些事情。
  “混血魔種流傳著魔種的血液,這種不穩定的基因會隨時暴走,這也是人類厭惡他們的原因。”
  關羽看著李元芳由激動變得深沉,過了一會,關于繼續說:“混血魔種一旦暴血會變成什么樣沒人能夠預料,或許兇狠殘暴、或許仁慈善良,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那幾何增長的力量。人類的恐懼讓他們曾發動一場血腥洗禮,秘術在那場動蕩之中失傳,過了這么多年,沒想到這種秘術竟然再次出現。”
  “很可怕嗎?”娜可露露問道。
  “也許吧!”關羽笑了笑,“誰又能確定的了。”
  李元芳的身體還在發生變化,關羽的大刀被牢牢抓在手中,他警惕著醒來的是個魔物,那樣的話就由他來終結,誰讓他這么心軟呢!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