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長安亂之堯天 > 第八章 御靈歌

第八章 御靈歌


  風雅小院,黑子落下的時候,狄仁杰皺起眉頭,又輸掉一盤,他和牡丹方士的棋藝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狄大人這般心事重重怕是難贏嘍!”牡丹方士十八歲的面孔笑起來很青澀,永葆青春,年齡就成為一個秘密,時間的年輪難以留下的痕跡都由那雙深邃的眸子記錄下來。
  狄仁杰盯著牡丹方士的眸子看的愣愣發神,似乎陷入黑洞難以自拔……陰冷的氣息讓他渾身顫縮,這種詭異的感覺讓狄仁杰回過神來,他發現牡丹方士正在用畫卷中那種詭異的神情盯著自己……
  狄仁杰看向了弈星的方向,卻怎么也找不到那個身影……周圍的環境也發生了改變,牡丹花掙扎著爬出了泥土纏繞出一個個人偶,人偶怪笑著沖向狄仁杰。
  狄仁杰猛地起身掏出隨身的令牌,棋盤被打翻黑子白子散落一地,發出清脆而混亂的碰撞聲,他警惕的盯著牡丹方士,四周打量,手中的令牌隨時準備甩出。
  卻發現……
  牡丹方士和弈星正詫異的看著自己。
  還哪有什么人偶,牡丹花正靜靜的扎根在泥土里汲取著自然地能量吐露芬芳。
  錯覺?
  不——這種感覺很真實。
  牡丹方士收起棋盤,把棋子一顆顆撿起來放回盤子,用疑問的口吻問說:“玩笑而已,狄大人不會認真了吧?”
  “哈哈,讓方士見笑了,近來休息很差,竟然出現錯覺,還以為有人要對方士不利。”
  “這樣說,還要好好感謝狄大人關心。”明世隱扯動嘴角,欲言又止。
  狄仁杰感覺牡丹方士直達些什么,他認定這是個見多識廣的老鬼,狄仁杰慢慢問道:“方士有什么要說的?”
  牡丹方士笑了笑,“看到狄大人這樣,突然想起來很久之前,起源之地流傳出一種幻術——御靈歌。”
  狄仁杰想了想,說道:“我也有所耳聞,傳說中的東西,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
  “御靈歌是真的存在的,只是這種幻術的施術條件太過苛刻,會的人幾乎不可見,中術者更是寥寥無幾。”
  “方士話中有話,不妨直說!”狄仁杰面色凝重,像是猜出來些東西。
  “狄大人怕不是休息不佳,而是中了這種幻術。”牡丹方士看著狄仁杰笑了笑,繼續說:“我也是瞎說而已,大人莫要放在心上。”
  狄仁杰從帝國的書庫中確實翻到過關于御靈歌的記載,記載中中了這種幻術的人還沒有活下來的案例。
  狄仁杰沒有再去想這件事情,反而向牡丹方士問道:“方士不會不知道‘虎’所背負的秘密吧?”
  牡丹方士反問道:“我若是否認狄大人會信嗎?”
  “你若是否認,便不配‘牡丹方士’的名號”。
  兩人會心一笑。
  “狄大人若是喜歡,送你便是。”牡丹方士顯然未對裴擒虎的事情分心,他清楚狄仁杰是個什么樣的人,也清楚狄仁杰的箭頭指向自己,可是他并不在意,越是平平淡淡狄仁杰越是抓不到什么把柄。
  “我覺得治安官挺好的。”
  “解陛下之憂!甚好、甚好。”牡丹方士附和狄仁杰。
  “方士又在嘲諷狄某了。”
  “怕是要借上我熊心豹膽也不夠!”
  “哪里不夠呢?”狄仁杰沉默了許久,“你不是把整個長安玩弄于股掌之間嗎?”
  “為什么狄大人始終不肯相信我的清白。”牡丹方士做出很困惑的表情。
  “還記得我說過我會一直盯著你的嗎?”狄仁杰的表情突然變的嚴肅,空氣冰冷到了一個極點。
  “狄大人不會懷疑是我指使虎殺了華雍吧?”牡丹方士從容不迫回應狄仁杰。
  “如此也說的通,不是嗎?他畢竟是你的手下!何況……”
  “何況什么?”
  “裴擒虎都沒否認他的罪行!”狄仁杰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你我皆知兇手不是裴擒虎。”牡丹方士看著狄仁杰得意的神態,做出一副無奈的表情,“不然呆在大牢里的早就是我了!”
  “牡丹方士知道我說的什么。”狄仁杰起身離開,回頭看著牡丹方士露出一個詭異的表情,“裴擒虎的秘密足夠他死上三次了。”
  “豈不是冤死三次?”
  狄仁杰沒有回答,他猜測牡丹方士可能也參與到那場陰謀之中,最起碼——他是知道其中的內幕與隱情,而公孫離帶著虎投靠“堯天”是個意外,這個意外巧妙的把所有人相關的人聯系到一起,包括為整個計劃提供物質、金錢的華雍。
  華雍死了,虎不是兇手,虎會保護著華雍引出他背后的勢力。
  可是……
  華雍已經死了,裴擒虎成了兇手,所以裴擒虎也要死,這是對外放出的消息,也只有裴擒虎死了,虎——那個長城之下懷揣夢想的青年才會重新活過來。
  虎——將是狄仁杰手中的利劍。
  裴擒虎——將是牡丹方士捅進狄仁杰心中的一根刺。
  狄仁杰等待著虎的復蘇……
  狄仁杰的身影消失在風雅小院,牡丹方士臉上露出一絲猶豫。
  奕星小聲喊了一聲“老師!”
  狄仁杰的反常讓弈星感到困惑,還有御靈歌究竟是個什么東西他也很好奇。
  “怎么?”牡丹方士伸手在棋盤上掃過,黑白兩色的棋藝從棋盤上消失不見。
  牡丹方士看著弈星滿臉困惑,笑了笑,“奕星,讓為師看看你有沒有偷懶,順便給你說下什么是——御靈歌。”
  奕星坐到牡丹方士對面,“奕星不敢偷懶!”
  “看的出來。”牡丹方士抬頭看著天空,回想起來那個人被御靈歌折磨痛不欲生的情形,“御靈歌啊,那可是來自地獄的詛咒啊!”
  弈星沒有說話,只是陪著牡丹方士一顆顆落子……
  過了很久,牡丹方士本已要落下棋子被收了回去,“御靈歌的施術者是邪惡的黑暗魔法師,整個幻術的施術過程分為三步,第一步需要耗時半年的時間來培育魔種,而能不能培育成功就另說了,再者就是要對目標悄無聲息的植入魔種,最關鍵的一步就是要在魔種種下十二個時辰內用一個充滿欲望的靈魂來引發魔種。”
  “這么說……”
  “劍圣被人利用了,小老虎也被人利用了!若是現在去驗尸,說不定還能發現華雍身上的咒印。”
  繼續說道:“狄大人對老師成見頗。”
  “狄仁杰把注意力放錯了地方,很明顯是有人把他的注意力引向我們。”
  “誰?”奕星問到。
  “不可說。”這是牡丹方士記憶深處的恐懼,那時他被稱為“明世隱”。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