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長安亂之堯天 > 第七章 追隨劍圣而來的巫女

第七章 追隨劍圣而來的巫女


  “他們來了?”狄仁杰臉色變得不自然,事情的進展比想象中的還要快。
  “沒錯,嬴政、劉邦、曹操三方面已經達成盟約,還有其他勢力也在蠢蠢欲動,第一強國也經受不住這樣的沖擊。”
  “究竟有何目的?”
  “李元芳該是清楚的,可惜……”李白沒有繼續說下去,狄仁杰心中的懊惱他看得出來,“順便說說,金吾衛這些人多是些急功冒進的士族,這種手下你用的安心?”
  “這倒不用你來提醒。”狄仁杰面色難看,有些不滿卻心懷誠懇的懇求道:“雖說如此,有件事我還是想拜托你。”
  “不必說了,李元芳,我也不想他出意外。”李白從狄仁杰的位子起身,“這位子,如坐針氈,狄大人萬事需要小心啊!長安城的守衛對你我這種人來說,如同虛設。”
  “拜托了!”狄仁杰向著李白深深鞠了一躬,他知道眼前這個人可是站在王者大陸金字塔頂端的人物。
  “收起你的假惺惺,況且,我還欠你一個人情,這讓我很不舒服。”
  “一碼事歸一碼事。”
  “有時候背負的太多,活的還是挺累的。”李白笑了笑,“忘了告訴你,你珍藏的那瓶茅臺,我就收下了,這種史前的東西還真是罕見。”
  狄仁杰面容不悅,這種東西少的可憐,卻也毫無辦法,無奈地說道:“希望有機會喝上一杯。”
  “別,您是官,我是匪,我是無所謂了,怕會影響到大人您的仕途。”
  “你我何時能坦誠些呢?劍仙?”
  “人言可畏,狄大人在次別過。”
  “李白,把他活著帶回來。”
  “我可沒這能耐。”
  “可是,我只能相信你了!”狄仁杰心中暗想,帝國的人出手也就意味著——挑起了一場戰爭,而李白是和他擁有同樣報復的人,這也是狄仁杰當初給李白提供幫助的原因。
  燃燒殆盡的篝火邊上,龍的身影消失,跟蹤而來的身影保持著一段距離,如此這般盯了一宿。龍放慢了腳步李元芳就緊緊跟著,一切按照龍計劃的那般進行。
  兩日前本是約定的日期,卻只有龍如期而至,而另外兩位不知為何事耽擱了行程。閑來無事便到長安城走了一遭。再回頭來,面目陰冷的小丑已經來了,還差上一個血腥的魔鬼。
  李元芳隱藏在遠遠地樹上,這個范圍,他的能力剛好能聽到那邊在交談些什么。
  雖說是成立了聯盟,可龍對此并不買賬,他有著自己的打算。寄居于曹魏營中只是想依靠奸雄的力量實現他的目標,利益可以讓敵人成為朋友,當然也可以讓朋友成為敵人,就像當初的“影子”。
  龍的隱匿之術得益于影子,他若是隱藏起來,還真難有人找的到,精于此道的蘭陵王也不敢有絕對的把握能夠在這方面勝出影子。
  小丑、龍、李元芳,這片世界陷入一片寂靜——暴風雨前的寧靜。
  長空之下,瑪瑪哈哈發出一聲嘹亮長鳴,這是它發給巫女的信號,巫女從未跟丟。
  她們在扶桑前往吳地的商船上遭遇海上的風暴、血族的襲擊;遭遇過曹操的鐵騎;見識到飽含嬴政野心的秦直道以及魔道之術的蠱惑。從扶桑一路過來,唯一不變的只有他追尋傳說中武藏的決心,那個讓阿通苦苦等待的男人。
  據說走出這片森林,長安城就依稀可見!武藏會在那里嗎?巫女發出疑問,經歷了萬千磨難孤獨的旅行,這是不是終點?
  騎著馬的大漢被瑪瑪哈哈的鳴叫吸引,這鳥應該值不少銀兩,作為劉備的大將,關羽需要狩獵才能維持在長安城的生活起居。每每想起跟著那個編草鞋的打拼大業,竟然連長安城的一座奢華的房產都買不下來,關羽便對自己的人生產生懷疑。
  關羽手中的箭矢被削了頭,用棉質的布條纏上,這樣就不至于射殺獵物,活著的獵物能從長安城的紈绔子弟手中換去不少銀兩。關羽計算著射程,拉滿月的弓箭將箭矢帶著風的聲音精準的射在瑪瑪哈哈身上,瑪瑪哈哈僅發出一聲哀鳴便急速下墜……
  關羽勒緊韁繩,赤兔馬順著瑪瑪哈哈墜落的方向疾馳而去。
  瑪瑪哈哈被關羽射中了左側翅膀,即使沒有箭頭的箭矢,也損傷了瑪瑪哈哈的翅膀,對于禽類來說這是足以致命的。自然的巫女聆聽著瑪瑪哈哈的哀鳴,而馬蹄聲也越來越近。
  娜可露露一席巫服纏身,關羽好像發現更美妙的獵物。
  “呦!美女!”馬背上的關羽圍著巫女轉了兩圈,“你拿了我的獵物!”
  “露露生氣了,你竟然敢射我的瑪瑪哈哈,不能原諒。”巫女有親近自然地力量,她可以傾聽世間萬物的聲音,瑪瑪哈哈的痛楚巫女感同身受。
  關羽嘿嘿一笑:“王者大陸是你家后院啊?敢跟二爺搶東西,要不是看你是個女的,二爺的大刀將洛成你身體的一部分。”
  “我問你,準備好了嗎?”巫女擁調動自然地力量,收集自然的能量的同時繼續說道:“你將承受來自神明的懲罰。”
  “二爺怕了不成。”關羽對巫女滿懷期待。
  “接下來,懺悔自己的行為吧!”
  巫女開始吐露神秘的咒語,“秘術——十方世界”。
  秘術是扶桑忍者長期鉆研開發出來不同于十二奇跡的新能力,空間與自然能量結合創造的十方世界為最強的自然秘術之一。秘術的力量隔絕出一方世界,這方世界受巫女的控制,自然元素的形態可以發生改變,他們信奉這是神的指引……
  一念之間,關羽所在十方世界大雨傾盆。
  “你是魔法師嗎?”關羽一副很淡定的樣子,起初他不信這雨能持續很久。
  然而,一刻鐘過去了,雨一直下……
  又一刻鐘……
  “旅途還在繼續!”巫女憤怒地看著關羽,感受著他的氣息,“露露從未跟丟,接下來自然的懲罰將陪伴你的旅途。”
  “果然,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可怕!”關羽一臉無奈的表情,巫女人畜無害的表情讓他無法生氣,“別介啊小姐姐,不跟你爭那鳥了不就行了。”
  “瑪瑪哈哈是我的伙伴來的,你犯了神明也不可饒恕的罪行。”
  “這樣你看好嘛~~啊——欠。”關羽打了一個冷顫,這個季節的雨水冰冷,關羽繼續說:“在這個什么鳥,不,瑪瑪哈哈未能痊愈的這段時間我來負責你們的飲食起居,可好?”
  關羽打著自己的算盤,臉上堆滿淫邪的笑容。
  王者大陸流傳的一句話“關羽看皇叔,臉紅脖子粗。”
  巫女并不知道此人便是“臭名昭著”的關羽。
  “不好!”巫女是拒絕的。
  關羽誘拐巫女的計劃已經開始,巫女的拒絕他并不覺得意外,“長安城不比別處,這可是混血魔種的天堂,你要想清楚了。”
  巫女又想了想,這個人也許能幫他打聽武士的下落,便說道:“除非你幫我找一個人!”
  關羽斬釘截鐵的說:“別說一個,十個都行!趕快把這雨停了,二爺這次都成雨神了!”
  “我要找的那個人是一個來自扶桑的名叫宮本武藏的劍豪。”
  巫女說完十方世界的力量已經被驅散,關羽一聲輕嘯,雨水逆向倒退,自然力量的負面效果被移除,他以為自己聽錯了什么,說道:“哪個?”
  “宮本武藏。”巫女看著關羽的表情,繼續說道:“有什么問題嗎?”
  這兩日不在長安,劍圣的傳聞他不清楚,關羽看著巫女,巫女的天真讓他感到可笑,關羽不自覺笑了笑說:“那只是個傳說!”
  “不,他存在的。”巫女堅信阿通的守候終會重逢。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