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長安亂之堯天 > 第六章 劍仙李白

第六章 劍仙李白


  兩日的時間,武士的傳聞喧囂,劍圣劍仙齊聚長安,稱得上一段佳話。
  清風客棧,四個大字的招牌懸掛,達摩落腳的客棧偏離皇城的中心,正如其名,這種不入流的客棧在長安滿大街都是,倒還是蠻舒適的,若不是遇上了李白,達摩怕是又要露宿街頭了。
  李白在流浪西域的時候沒少得到達摩照顧,后來,達摩的遭遇李白多少也有耳聞,如今流落長安,李白是達摩唯一能稱為朋友的。兩人建立起來的友情,是時間也無法磨滅的。
  劍仙整日神龍見首不見尾,即使兩人同住一家客棧,也相見甚少。達摩平日里幫著客棧做些劈柴、燒水零活。昔日貴為王族,自有下人做這些瑣碎事務。體味人生百態方可悟得真我,達摩變得寡言少語,卻更有了“佛”性。
  昨日李白回來的時候難得清醒,所以今天很早就起了,這個時候達摩也在后院挑水。李白站在窗臺看著達摩良久。時間帶給人痛苦的同時也教會了人成長,有些人只體會到了逝去的痛苦,有些人則享受著成長帶來的喜悅與寧靜,達摩無疑便是后者。
  “達摩兄。”李白喊了一聲,笑呵呵的看著達摩挑著水一搖一晃的身影,“看來你不僅僅光頭變得更亮了而已,連心都變得明亮了。”
  “我的拳頭也變硬了!要不要試試?小李。”達摩聽到這聲音便知道是李白,只是很詫異李白竟起這么早。
  “不了不了,我這身板哪里經得住你的拳頭。”李白邊說便示意達摩看看自己瘦弱的身板。
  “你們這些搞藝術的,折騰著半夜不睡覺,說是找什么靈感,其實就是自殘,總是擔心你哪天會猝死。”達摩把水給倒進后院的水缸里,水面倒影著的身影晃晃閃閃。
  “借你吉言,若是哪天我去見了佛祖,肯定要告上一狀。”
  “佛本無道。”達摩繼續說道:“侍奉佛祖不是我的追求,我的追求是這滾滾紅塵。”
  “哈哈……”李白笑了笑,“不知達摩兄有沒有聽到長安城的大富豪遇害的消息,據說還是身邊的護衛下的手,叫什么虎來的,我記不太清了!”
  “又沒少飲酒!勸了你多少次了,聽不進人勸。”達摩想了想,“那個人前兩天我還見過,在空明寺,是個叫裴擒虎的吧,混血魔種。”
  “呦!達摩兄了解的不少啊!”李白有點難為情。
  “這但也不是,只是看那人挺可憐的!便點化一番!”
  “怎講?”李白問到。
  “隱藏內心的人要么心機深沉、要么迷失了信仰,我看他不想個陰謀家。”
  李白用調侃的語氣說道:“達摩兄道行越來越深,白望塵莫及。”
  “你這小妖哪里逃?”
  “去見一個人。”
  “有誰值得你這么鄭重走上一趟。”
  “李元芳。”
  “整天除了喝酒就是找女人!你墮落了!”
  “這,我竟然無言以對!”
  “最狂息的劍刃與最柔韌的劍刃......那么,接下來誰會贏呢?”達摩這樣問李白,這也是王者大陸各方勢力想知道的。
  “順其自然!”李白如此回答。
  長安城低下世界有名的百曉生李元芳會成為下一個目標嗎?李白的直覺總是驚人的可怕,狄仁杰很聰明但也有個缺點,他總是忽略身邊的人。
  李白在門外聽著屋里的聲音,便可以想象出里面的景象,幾個十來歲的混血魔種對著來歷不明的巨大財富興奮不已,他們從來沒見過這么多銀票。陌生人留下的字跡清晰可見,他們感謝上天的眷戀,感謝有了這么一個兄長。
  這讓李白有些無奈,對方下手的速度超乎想象。這種情況也有可能是李元芳在忙些事情,不過這個緊要關頭還是需要謹慎行事。
  李白想要把事情往好的方向去想,可狄仁杰的做法讓他有些動搖了。
  冰冷的天牢,朱紅的“玄”字刻在門楣上。裴擒虎被關押在此,不同于其他牢房陰冷潮濕,玄字號牢房里整潔干凈,不僅有酒有肉,還是上品佳釀。這一切都得益于狄仁杰的安排,狄仁杰自然知道裴擒虎不是兇手。
  “我說狄大人,不至于是斷頭飯吧!”裴擒虎猛灌了一口酒,撕著桌子上的牛肉,“沒想到狄大人這么有心,牛肉算是我的最愛了!”
  “考慮好沒有?”狄仁杰并不著急,他對自己的計劃很有信心。
  裴擒虎敷衍道:“大人說的我真的不懂啊!”
  “不知道堯天,那我們聊點別的!”狄仁杰盯著裴擒虎,“蘇烈總知道吧!”
  裴擒虎神情一滯,一瞬間的分神沒能逃過狄仁杰的眼睛,眼前的男人還有另一重身份——虎,蘇烈是他的長官,也是他的人生導師。
  “小心提醒一下,別太低估了明世隱的野心,以免越陷越深。”狄仁杰用勸誡的口吻繼續說道:“那可是個怪物啊!”
  “既然狄大人如此熟悉我的身份,再隱瞞也沒有意義了。”裴擒虎笑了笑,“這樣對我來說很重要嗎?那個虎,已經死了,而我,只是裴擒虎!”
  “你騙得了別人,可你騙得了自己嗎?”狄仁杰起身拍了拍裴擒虎的肩膀,“跟隨我,將是你最后的救贖。”
  “狄大人抬舉了。”裴擒虎多少還是了解狄仁杰的手段。
  “不,你會答應的。”狄仁杰將一封文書擺在了裴擒虎面前,“你的時間不多了。”
  這時候,李白正坐在狄仁杰的位子上喝著酒,要是有些下酒菜就再好不過了。
  從天牢出來的狄仁杰看到椅子上的白衣人,正是劍仙無疑,狄仁杰有種被人撕破面子的感覺。
  李白把腳放在他的文案上,手里抄著個酒壺斜眼看著他,白日里入他的府衙如入無人之地。
  “呦!狄大人舍得回來了?”李白笑著說。
  “小崽子,早知道你回來了,才來跟本大人請安!”
  “拜托,看清楚你的位置!”李白面色有些凝重,“我想知道李元芳在哪?”
  狄仁杰用一種嚴肅的眼神看著李白,他不喜歡被這樣質問,即使是李白。
  “什么時候關心起我的部下來了?”
  “我想確定他是不是還活著!”
  “李白,你還是如此這般自負!”
  李白惡狠狠地盯著狄仁杰,“那個人我都跟丟了!你這是想讓李元芳去送死?”
  “你確定見到兇手了?”狄仁杰有些懷疑。
  “是小丑!”李白停頓了一下,臉上難得露出一絲譏諷,“剩下的我不說你也懂了。”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