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長安亂之堯天 > 第一章 虎與僧

第一章 虎與僧


  長安,王者大陸最繁華的城市,王者世界的奇跡與夢想之都。這里是夢想萌發的圣地,王者大陸稍有名氣的存在,都懷揣著綻放于長安的夢想,這也是傳說中無盡強者神隕的源頭。
  達摩,在西域的一場宮變被冠以魔僧的稱號,曾經西域的尊貴王子在長安已經有些時日了。
  自西域一路走來,無盡業火焚身,達摩穩若磐石、明如鏡臺。彼時的年輕的僧侶懷揣著虔誠前往心中佛國,而達摩在尋找年輕僧侶的國度——空明寺——東方佛家的圣地。
  “喂,和尚,擋了道了,不知道趕快讓讓嗎?”裴擒虎沖著前面的達摩大喊,見達摩沒有理會繼續說道:“不知道哪來的野蠻和尚,你這是想讓整個長安城的和尚都要遭殃。”
  達摩感受到了裴擒虎身上源自魔種的狂野不羈,他不會為此而憤怒。佛是不會為魔而感到憤怒,佛的心中魔只是一種表象。
  這時,裴擒虎身后的中年人走上前來,接著從旁邊饒了過去。
  裴擒虎悶聲不言跟了過去……
  “小老虎,要懷有虔誠之心!不可對大師無理!”這人名華雍是長安城有名的富豪,裴擒虎的大老板。
  華雍畢其一生維護他的“賢者”形象,而裴擒虎知道華雍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
  華雍背地里做的那些見不得光的勾當裴擒虎清清楚楚,貪婪無度又謹小慎微,依靠著在朝廷里打點的關系收斂財富,名副其實的吸血鬼,但華雍絕不在女帝眼皮下的長安城做些手腳。平日里地方官員上奏的奏折盡數被攔下,這才讓他成為長安城最有錢的財閥,財閥成了官員們提額的商號……
  擁有巨大財富的人不會想著如何去守著無盡金銀珠寶,只會更加注重“活著”,仇家只會越來越多,所以才需要裴擒虎這種高手貼身保護自己。
  華雍嘆了口氣,他拿裴擒虎沒有辦法來的,無奈說:“告訴你多少次了,不要到處惹事生非……”
  華雍的產業涉及各個行業,是僅有的幾個能把商行開遍王者大陸的男人之一,能讓一個視財如命的家伙樂善好施的有什么呢?良心?若是這樣裴擒虎的工作便沒了意義。
  能把恐懼掩藏內心深處,這樣的人絕不會像表面上的那么簡單,或者說他每個動作都不會是多余的。
  達摩“阿彌陀佛”一聲,這也許是在西域遭遇西行取經僧侶的修行之處,修行之人心魔破滅為小成、渡人苦難為上成而上成是什么呢?這是達摩心中疑問。“阿彌陀佛”是年輕僧侶的信念,佛真的存在嗎?亦或是人人皆為佛。
  裴擒虎在華雍身后嘿嘿一笑,似乎是對達摩的嘲諷。除了有些囂張之外,裴擒虎還是一個合格的保鏢。
  華雍的眼中只有兩件事是值得“心懷虔誠”的,一者“牟利也”、二者“禮佛”。虧心事做的太多,禮佛是尋求內心安穩,這些年都是由裴擒虎陪著他來的,每次都會讓裴擒虎惡心的難以下咽。
  每個月十五正午陽氣最重的時候華雍習慣到空明寺點上一炷香,華雍堅信著可以驅邪避難維持自己財運亨通。市場不景氣,商行連續幾個月的虧損雖然不至于傷筋動骨,但對于他這種視財如命的人來說還有比這更加痛苦的事情嗎?又或者是上面的官員有些不滿,“月敬銀”從來沒有落下,甚至接連增加額度也沒有起效,華雍心事重重。
  也許是怕被人沾染自己的“財氣”,上香的時候華雍總是一個人。
  裴擒虎在空明寺門前的石階上坐著,打量著不遠處的和尚,他對這種虔誠嗤之以鼻,他的信仰唯有拳頭而已。回憶起這幾日的傳聞,裴擒虎心想莫不然長安城來的西域的和尚就是他了?關于達摩他還是有所耳聞,被世俗所拋棄、為人所厭惡,裴擒虎對這些不感興趣,他是想驗證到底是這震驚西域的拳頭靈性還是這長安第一拳“優秀”。
  物欲橫流的繁華帝國之都侵蝕著佛門凈土,僧侶所說的黑夜降臨是時代所趨亦或是人性貪婪所致就不得而知了,也許只有經歷過這種“黑夜”的折磨,才懂得……真正需要珍惜的不是權利、亦不是金銀珠寶,而是內心的平靜。
  偌大恢宏的空明寺前達摩心境空明,佛本無道。
  裴擒虎似乎是準備挑釁了……
  “這和尚入定了?”裴擒虎心想,他打量了達摩很久,只見這和尚雙目空洞盯著空明寺的匾額。裴擒虎在口袋里摸了摸,是一粒花生,今早從商行里悄悄順出來的,有時候又是些其他東西。隔著很遠彈了一粒出去,旋轉著從達摩耳邊飛過。
  “心中有佛便是道。”達摩回過神來并并不想理會裴擒虎,這種無聊的人在哪里都不會缺少的,長安城更是比比皆是。
  裴擒虎不知什么時候繞到了達摩后邊,臉上的嘲諷濃的能夠擠出水來。
  “父子相爭、手足相殘便是心中佛道?”
  “佛會看清一切,佛看穿施主的本性。”面對裴擒虎的嘲諷,達摩不為心動,繼續說道:“若是習慣了黑暗,何談追求光明和希望的勇氣,施主不能成為佛,因為心中沒有對光明的渴望;施主也不能化身為魔,因為施主還未放棄光明。”
  裴擒虎笑了笑,繼續用嘲諷的語氣說道:“自以為是的禿子。”
  達摩一語戳中裴擒虎心病,長城下的士兵失去依靠,所崇尚的一切皆被顛覆。流落世間的時候被阿離所收留,那一夜之后,他獲得了新生,而“堯天”裴擒虎不關心這個組織,只是帶給他一絲光明的那個靈動少女的夢是不容打破的,無論是誰!
  恍惚間“佛本無道。”這個聲音在裴擒虎心中回響,往日的一幕幕交織如麻。達摩獨創的“大悲賦”喚醒了裴擒虎心中的夢魘……
  事了拂衣而去,達摩的背影越來越小,最后融入車水馬龍的長安城,找不到蹤跡。
  過了許久,裴擒虎才從這種悲傷中掙脫出來,裴擒虎摸著摸著整出來一粒花生丟到到口中,吱吱的嚼著。
  這禿子給了他一個“背影”,來回應他的嘲諷。
  已經發現四個了,不光光是李白入長安而已。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