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黎明旅途 > 第一節 裁決 4

  清晨的普尼市顯得幽靜深邃,到處都是綠樹成蔭,雖然緊緊靠著格蘭灣,但也不能否認他是特朗尼帝國海岸上的一道風景線。
  路人們滿臉笑容的走在普尼市的道路上,因為這是九月份的第一天,是領工資的日子。
  但是很快,他們就不怎么淡定了。因為他們難受死了。
  從督察局傳出的一聲震耳欲聾的大叫聲,傷害了他們。
  ……
  “萊斯·迪芬多·凱立德,你可真是會惹事啊,你他媽忘了法師憲章了嗎?禁止在平民區域動用法術!”
  從語氣中,迪芬多聽出了他面前這個人的生氣很憤慨,連他的全名都吼出來了。但是哪有怎樣?迪芬多可是很無賴的。
  “哎,維吉爾局長啊,我們可是老同學了啊!這個……你可要幫幫我啊!”
  說時,他將維吉爾面前的煎蛋和培根端在了自己面前。并把叉子插在煎蛋上,大口吃了起來。真可謂無恥。
  維吉爾的內心是崩潰的,就像是有一萬只黑石蟻在他身上爬來爬去,不停地用它們的兩顎在他身上叮咬。在他本來該安安靜靜地好好享受他那完美的早餐的,可是結果呢?是面前這個“老熟人”正在“優雅”地吃他的飯!!?
  時間回到一小時前。
  維吉爾局長,面帶笑容地從他的家出發,途徑中央公園,可是就是在途徑中央公園的時候,他打了個寒顫。他只覺得背后涼嗖嗖的,那一刻,他只覺得這風對他一點也不友好。
  可是他沒多管,但要是他往上方看看的話,就會發現一只眼睛是綠色的烏鴉在他頭上面飛來飛去,這只烏鴉啊,一會兒像滑翔機,動作流暢而優美,一會兒又像是被人用彈弓擊中要害的樣子,隨時都有可能掉了下來,砸向維吉爾他那黝黑的頭發上。
  事實上,維吉爾注意到他頭上方是有一只烏鴉的。從他走到公園時,這只烏鴉就一只在他頭上盤旋,還一副不肯離開的樣子,而且這只烏鴉眼睛還是綠色的,要說沒鬼,打死他也不信。
  你想知道為什么他知道頭上的烏鴉?
  法術感知是法師入門基礎,它可以幫助法師確認周圍的環境,但是這又有缺點,缺點就是這玩意學起來很麻煩。
  不過,法師們不在乎,因為這可是保命的東西,這玩意可是能夠讓法師探測到周圍是不是有魔力反應,以便他們應對。
  但是維吉爾為什么會知道烏鴉眼睛是綠的呢?因為走到督察局時,他抬頭望了天空一眼。
  “這只烏鴉是敵是友?”
  維吉爾不知道,但他必須淡定,身為督察局局長的他不能慌了陣腳,如果他慌了陣腳,那么督察局的威嚴將會被掃地。
  所以他必須鎮定。
  他走了進去。督察局里面沒有人,這讓他突然覺得自己養成多年的習慣簡直就是個錯誤。
  他準備交戰了。只見他往空中一劃,就出現了藍色的符文。
  符文法術——6級魔法。
  威力很低,幾乎不能連4級法術都比不上,估計在3級與4級的臨界點。但是這改變不了它消耗魔力低的事實啊!
  維吉爾此時想的是:這會是場持久戰。一般來說,挑釁維吉爾的人大多數都是邪術師,并且等級都很高。但他們也不敢在督察局鬧事,因為督察可不止一個。
  當然,除了某些亡命之徒外,維吉爾無時無刻都會開啟法術感知的,這可以讓他將計就計。法術感知,對他來說,應該是整個法師七塔里的法師們來說,都是種必要的習慣,因為很多年前,有很多法師都死在了看似平民,但卻是邪術師大能的人。
  也有些人,是法師七塔的法師,對督察隊沒有好感的。因為督察隊太嚴厲了。這些法師他們在暗中培養地下組織,地下生意,然而這些東西都會被督察隊連根拔起的。并且還會追查到他們身上,那時候,他們不但會被撤去法師資格,也會被判刑。
  這些人的個別極端分子,當他們的產業被連根拔起后,就會開啟一種“狂暴”模式,不顧自己死活,死也要拉幾個督察局里的人墊背。
  督察局的人被允許施法,這是默認的。但也攔不住這些瘋了的法師,他們只想報仇,因為他們把全部身家都投進去了。
  錢?這個世界上,那個做法師的人不需要錢?做研究要錢,購買書籍要錢,就連法杖保養也需要錢。總的來說,法師就是一群缺錢的人。
  人們做法師的理由很簡單,無外乎有幾種:權力、女人、財寶……很多這樣的人,一但他們的賺錢之路被打斷,他們真的會不惜一切代價。
  有的人出賣靈魂給異界的惡魔,有人會泄露情報給法師七塔的敵對勢力,種種。
  雖然,督察隊被允許施法,可是面對這樣的問題他們也很棘手,就比如,你說他把情報泄露給敵人,可是又缺少證據,你說他長得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可是又不能靠面相抓人。
  維吉爾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是什么人,又是什么類型的人,說是極端分子,又不像。
  整個督察局就他一個人,這可是出手的最好時機,但他居然沒跟進來,這真的是很奇怪。
  但他不能大意,大意害死人的。
  因此,他站在那里,用符文法術設置了幾個特有的陷阱。
  雖說符文法術弱,但請注意,符文二字。符文,它可是一些法術的基礎語言。
  只見維吉爾他連忙施展了幾個陷阱法術:
  “荒川——炎途”
  “月牙——幻境”
  “夢澤——猛煞”
  三個名字聽起來很厲害,實際上也的確很厲害的法術就這樣被先后施展了。
  為了確保萬一,他甚至開啟了格斗術。
  “每次看老維你施展符文法術,都覺得很厲害呢!”
  在此地顯得不和諧的聲音在維吉爾的背后響了起來。
  但維吉爾并沒有害怕,盡管他知道他可能要死在這里了。
  沒有援兵,沒有卷軸,怎么可能翻盤?
  但維吉爾只覺得不甘心,他連對方怎么走進來的都不知道。
  “我……”
  他猶豫了一下,他想看看對方的面孔。
  “嗯,我知道你想知道我是誰,那么我便成全你,你,我允許你轉過頭。”
  維吉爾聽罷,轉了過去。
  只見一個黑發的中年男人坐在一張板凳上,一臉戲謔的看著他。
  他眼睛猛的一縮。
  他把手捏的很緊,隨后又松開了。
  他把那幾個陷阱法術撤銷了。
  只見他陰沉著臉,對那個黑發的中年說道:“你必須給我個解釋,迪芬多。”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