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黎明旅途 > 第一節 裁決 2

  格蘭灣的黑夜往往伴著帶有少許魚腥味的海風。海風吹拂著人們的臉頰,給人們的身上留下大海的味道。
  與此同時,格蘭灣真正的集市現在才拉開帷幕。
  ……
  夜晚到了。
  柔和的風吹過一排又一排的建筑,行走在路上的人們卻紛紛加快了腳步。他們知道,這個港口真正的生活現在才開始。
  閃亮的霓虹燈,隨處可見的看板娘都展示著這個港口廣為人知的生命力。
  各家的商鋪紛紛擺出自家獨特的商品,例如來自庫爾勒公國的飾品。
  庫爾勒公國,位于費羅曼大陸的西北方。這個國家與大森林中精靈部落交好,團結了人與精靈的關系。不僅如此,這個國家甚至組建了西北聯盟。起初,西北聯盟不被諸國看好,然而,庫爾勒公國用實力說話,展示了這個聯盟的未來。庫爾勒公國學習精靈的工匠技藝,并在原基礎上進行改動,逐漸形成了自己的工藝體系;庫爾勒公國向獸人帝國學習魔武者技藝,并在實戰的基礎上,逐步深化,升級,形成了費羅曼大陸上數一數二的魔武者訓練體系。在這種訓練體系下訓練的魔武者,具有勇敢,忠誠,無畏的高尚品質。在于特朗尼帝國的戰爭中,庫爾勒公國贏得許許多多的勝仗。特朗尼帝國的皇帝也表示“我們不得不承認,庫爾勒公國有強大的軍隊和始終追求真理的人民。”
  即使這樣,庫爾勒公國也一直秉持著不驕不躁的習慣,并沒有因為贏得了與特朗尼帝國戰爭的勝利而驕傲自滿。相反,他們更加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武器。于是乎,他們向矮人學習武器制造。這是一個重視學習并善于學習的民族,他們不驕不躁,認為知識的海洋是沒有邊際的。
  庫爾勒公國的飾品以簡樸為主,然而在他們的飾品上,你卻可以感受得到這個國家豐厚的底蘊。這種飾品深受一些貴族和商人喜愛。
  ……
  但對于迪芬多來言,這些事與他無關。因為他是探戈狼,是維護和平的工作人員。
  探戈狼隸屬于法師七塔,是法師七塔暗地里培養出來的維護法師界和平與昌盛的督察隊。他們行走于陰影之中,尋找一切可能或一定能造成法師界動亂的不安定因數,并將它們清除。
  而法師七塔,是法師界最具影響力的組織。它位于特朗尼帝國的格蘭灣的東北處,是“法師界的聯合國”。在那里,各種各樣的法師們在尋求真理,在做實驗。法師七塔分為實驗部、民意部、宣傳部、招生部、外交部、督察部以及法師塔。探戈狼隸屬于督察部。
  迪芬多行走在格蘭灣的商行街,他面色透著蠟黃,一看就像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人,過路的人見怪不怪,因為這樣的人在格蘭灣的夜晚隨處可見。
  酒,格蘭灣有著許許多多具有傳奇色彩的酒吧;色,格蘭灣什么東西都可以買到,只要你有錢,就可以隨時找到一名妓女,讓她乖乖張開她的雙腿。
  在格蘭灣的夜晚,這樣的人隨處可見,格蘭灣的市民見怪不怪。
  迪芬多緩緩走向東碼頭。
  ……
  東碼頭的夜晚,到處充斥著打鬧聲,漁工們的咒罵聲。這些漁工咒罵著這些給他們衣服帶來魚腥味的海產品,咒罵這該死的工作。迪芬多混跡在人群中,走到一家加工廠,來到了屬于他自己的位置熟練的開始了工作。
  “嘿,迪芬多大叔,聽說你在烈焰酒館被樹人雜種扔了出來,感覺怎么樣,爽爆了對吧!”這是迪芬多旁邊的布衣小子杰克說的話。
  “杰克,閉上你那充斥著苦海膽的臭嘴!”迪芬多帶著點情緒說道。
  “嘿,大叔,我了解你,你可是一位睚眥必報的真英雄啊,怎么樣,我帶你弄死那個樹人雜種怎么樣?”杰克這個孩子是一個極度厭惡類人種的人,在他的心里類人種都是一群雜種,遠沒有人類高貴。
  迪芬多一直認為這和杰克他父親被獸人殺死有關。
  “孩子,仇恨有時會蒙蔽你的雙眼!”迪芬多說完后,用手拍了拍杰克的左肩。
  然而杰克并不領情,他帶著一種怨恨的語氣說道:“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說完,杰克便放下手中的活計,走了。
  迪芬多并沒有去追,他還有任務要做,那就是:混入東碼頭的兩大幫派之一——漁船。
  他還記得那張紙,上面寫著:“混入漁船,竊取邪術師目的,如果可能,逮捕邪術師,若邪術師反抗,允許擊斃。”
  漁船,不可能是一艘普通的漁船,因為邪術師怎么可能去捕魚?“混入”這個詞更加直白,這個詞表明漁船有很多人。如果這個“漁船”代表的僅僅只是三四個人的小漁船的話,那么他就不會被命令去混入其中。因為只要排個法師,就能輕輕松松的逮捕邪術師。這樣,迪芬多便想到了東碼頭兩大幫派之一——漁船。
  漁船本來是東碼頭第二大幫派的,然而就在一個月前,漁船突然搶占了東碼頭第一大幫派——獨角鯨的生意。雙方進行過血腥的拼斗,獨角鯨的成員發現,漁船的人力氣忽然變大了許多,打的他們個灰頭土臉。于是,漁船順理成章地成為了東碼頭第一大幫派。
  并且,這和情報上邪術師來格蘭灣的時間相差不多。然而,糟糕的是,情報隊員并沒有得到邪術師的模樣,因此這給迪芬多的工作造成了極大的困擾。并且更糟糕的是,他現在所工作的海鮮加工廠是獨角鯨麾下的。
  因為經過血腥拼斗,雙方的人結下了很大的梁子。往往只要一看見,雙方明里不敢動手,而背后卻下死手。這給迪芬多混入漁船造成了極大的問題。
  但是,迪芬多必須混入漁船,這是他的任務,正當他思索怎樣混入漁船而思索時。
  加工廠外傳來杰克的呼救聲,迪芬多起身,快速走了出去。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