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某科學的霍格沃茨 > 第三十三章 再臨湯屋

第三十三章 再臨湯屋


  漢斯理解了古一的意思。夢境世界可以讓這些各界的守護者們安心的翹班,期間無需擔心各自世界出事。但是漢斯現在并不想和這群人待在一起,思考了一下,叫來了被打入冷宮的奶媽二人。先讓二人去拿了金幣袋子過來,交給了巴麻美拿著,然后讓二人開始搬運白天眾人在對角巷的購物到夢境世界。
  “你們應該都還沒吃完飯。我去看看湯屋那里方不方便安排一下。”說完就開啟了傳送門,沒等眾人有反應,直接拽著巴麻美走了過去。
  漢斯與巴麻美一進門就看見大頭湯婆婆在教訓千尋。而湯婆婆看見了漢斯之后,原本惡狠狠的表情變成了笑臉。
  漢斯讓巴麻美給自己翻譯,然后在她手中的袋子里抓了一把金加隆,放到湯婆婆的桌子上。
  “你好啊湯婆婆,好久不見。先看看我們世界的金幣,和你們的貨幣是否可以通用?我那里暫時沒有沒鑄成幣的金子,就拿了些法師們交易用的金幣過來。”漢斯一進門就撒幣。
  “您這是……”被漢斯土豪舉動弄得有點懵的湯婆婆拿起一枚加隆仔細的觀察著,“這金幣真是精致……哦附魔著精巧的魔法,看上去像有減輕重量、防護損傷、高溫以及變形,還不能通過魔法復制,有智慧的想法和做法!”
  “我有些事情想要麻煩你,湯婆婆。我們的那些合作伙伴,正在我的世界,他們之前因為些事情耽擱了,還沒吃晚飯,我暫時騰不出時間,不知道您這里方不方便代我招待下?”漢斯邊說邊繼續掏金幣,“錢不是問題,你也可以順便考察下來人,看看是否符合你的合作要求。哦,不好意思,忘了問這位是?”
  “哦方便,當然方便!”錢婆婆被金幣晃花了眼,“她只是個下人不用在意。不知道您一行多少人?是現在就過來嗎?”
  “沒錯,現在就可以過來。大概不到15個人,其中我和我的女仆奶媽總共6人。”剛說完突然想起還要和古一商量一下的漢斯又補充了一句,“我和其中兩位有事要談一下,會稍晚一點再過來,應該不會太久。”
  “這位是您的女仆?一個年輕的魔女?呀,您可真不簡單!”湯婆婆才注意到邊上的巴麻美的身份。
  “嗯,我的三個女仆里有兩個魔女,還一個是普通人。”
  “普通人……這個有點麻煩,這里的規矩普通人需要簽訂合同工作才可以生存,不然吃了為神靈們準備的食物是會受到懲罰的。”湯婆婆有些皺眉。
  “那就先不讓她來好了。未來她成為神以后再過來。”漢斯不介意的揮揮手。
  “擁有成神之資的普通人女仆?”湯婆婆被驚得目瞪口呆,“是您未來的侍妾嗎?我可以想想辦法的。”
  “不用著急,等下次你想到方法也一樣。侍妾什么的,暫時我倒是沒這想法。未來什么的隨緣。”
  “好的,您請在門外那里的空曠出帶人前來,我這就安排仆人來做向導。”說完湯婆婆解開了千尋嘴上的拉鏈魔法,“你叫什么……算了,你現在立刻下去給我叫兩個人上來,這是你的第一項工作,然后回來簽合同,快去。”
  漢斯回去將除了古一,曉美焰和小圓外的其他人全部領了過來,簡單的介紹一下湯婆婆與諸位認識后,將眾人交給湯婆婆然后自己先回到了夢境世界。
  回到夢境世界的漢斯與古一商討了一下,接管控制魔法少女世界時間規則的可行性,以及用曉美焰做了一下古一的時間魔法實驗,確認利用時間寶石可以將魔法少女回退到靈魂剝離之前的情況以后,漢斯便對著古一、小圓及曉美焰說了自己的設想:先用時間寶石將整個世界退回到她們在醫院遇到零食魔女之前,將幾個魔法少女及親友帶到夢境,然后毀掉并重塑魔法少女世界,再用時間寶石重置魔法少女的靈魂狀態。
  “太殘忍了吧!”小圓并不贊同。
  “那你們自己去想咯。”漢斯很不開心,打開傳送門讓古一與曉美焰隨自己一同前往了湯屋。
  三人跟著蛤蟆的帶領,去與眾人匯合。在品嘗了諸如肉圓,骨頭都軟化了的烤雞,以及不知名的魚等特色美食之后,又在兩個魔法少女的服侍與陪同下,一同進入藥浴。
  在藥味和熱水沖刷之下,漢斯逐漸放空了自己的思想,閉目養神的泡著,貞德見狀偷偷的也進入了池子,靠近了抱著漢斯的巴麻美,輕拍胸脯示意自己來抱。
  巴麻美吃驚的看著貞德的碩大,緩緩的將漢斯遞向貞德。漢斯以為巴麻美抱累了換曉美焰,并未在意眼依舊閉著。卻感覺到一只手捏住自己的鼻子,另一只比較熟悉的手托住了自己,受驚的漢斯睜開了眼睛且張開了嘴,但迎面而來的是一只碩大的兇器塞入自己的口中!
  貞德松開了捏住漢斯鼻子的手,繞到漢斯腦后扶住他的頭部,漢斯的驚慌掙扎并未給她造成任何的麻煩。
  “這下你說不了話了呢!”貞德的做法震撼到了旁觀的阿爾托莉雅,“快過來幫忙!幫我扶住他。”
  聞言的阿爾托莉雅反應過來也進入池子。笨手笨腳的用一只手托著漢斯的腦袋,“你要干嘛?”
  “小家伙對這完全沒有抵抗力呢~我所知道的他目前的唯一弱點!”貞德拍了拍另一只寶具。“喜不喜歡?原不原諒我們?原諒的話以后你想吃哪個吃哪個,天天都可以吃!還可以換阿爾托莉雅的!”
  漢斯不由自主的遵從本能雙手扶著柔軟碩大的寶具,意識有些恍惚。旁邊的魔法少女們臉紅紅的不敢直視,還總是忍不住偷偷的看向貞德。
  “你倆仔細看好了,學會怎么抱著他,他才更舒服。”貞德向兩女仆傳授著自己的經驗。“梅麗爾說過,他這年齡對哺乳有著本能的渴望。哪怕沒有奶也要定期的讓他含著。”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