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某科學的霍格沃茨 > 第二十章 もう何も怖くない

第二十章 もう何も怖くない


  納西莎被漢斯的話刺激的有點暈,一時半會兒沒有反應。正當漢斯打算繼續蠱惑的時候,約翰阻止了他,“你啊,不要總想著搞個大新聞。先坐下吃點東西,然后仔細考慮一下都要去哪看看,買點什么。”
  聽到爺爺的話之后,漢斯認真的思考了一會兒,覺得自己需要買一個飛天掃帚,一對能自動織毛衣的織針,等再前往湯屋的時候,送給那里的兩個大頭女巫。別的還需要逛一逛的,奧利凡德魔杖店和麗痕書店。
  “你們銀行的業務處理完了?”寶石翁與斯卡哈出現。
  “你們沒與抑制力一起回去?”漢斯有點奇怪。
  “抑制力不需要物質,我們還是需要一部分的。我與斯卡哈剛剛去了一趟翻倒巷,博金-博克店里的那個柜子我們買回來了。”說著寶石翁從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然后在眾人奇怪的目光中緩緩放進自己口中。
  “別說,巫師界的零食還是很不錯的,味道不差,花樣還挺多。”再次開口的寶石翁的嘴里散發著血腥味,舌頭上仿佛喝了鮮血一樣的通紅。“等下我們還去哪?”
  “先去奧利凡德魔杖店看看吧。然后再去一趟麗痕書店。”漢斯打了個哈欠,“紐特,無痕伸展咒的箱子哪有賣的?還有帳篷。”
  “維澤埃克魔法用品店里。不過一般需要定制,施展了無痕伸展咒的物品價格比較高,所以一般沒有量產型號。”漢斯與紐特的對話令非巫師界人士有些摸不到頭腦,“無痕伸展咒可以讓物品的內部空間變得很大,一頂單人帳篷里面可能是一棟別墅,無論你在里面放了多少東西,重量還是箱子或者帳篷本體的重量。”看到大家迷惑的樣子,紐特簡單解釋了一下。
  “聽上去和我自己的道具挺像的。”寶石翁有點感慨巫師魔法的奇葩。
  “不一樣。你的道具太貴了。這里的花費不了太多。我們走吧。”漢斯有點不耐煩了。
  一行人來到了魔杖店,看著這個又小又破,門上的金字招牌已經剝落,上邊寫著:“奧利凡德:自公元前三百八十二年即制作精良魔杖”的,號稱被公認為英國最好的魔杖制作人家族的店鋪,感覺很失望。
  “這店鋪賣相太差了點。不過魔杖是整個歐洲數一數二的。”紐特的解釋沒有說服異界訪客們。眾人進入后,狹小的店鋪內顯得十分擁擠。
  “歡迎……光臨,諸位。”在柜臺里忙碌著的奧利凡德看到一下子來了這么多人嚇了一跳。“需要魔杖是嗎?”看到納西莎在人群中的奧利凡德有點瑟瑟發抖,不過再看到紐特之后,好了不少。
  “不用擔心奧利凡德,這些是外國來旅行的巫師們。”紐特安慰著有點戰戰兢兢的奧利凡德。
  “那么女士優先?我需要測量一下,然后才能更容易的挑選適合的魔杖。”奧利凡德揮了揮手中的卷尺。
  “那我先來。”弗麗嘉毫不客氣,“你好奧利凡德先生,我是弗麗嘉。”
  “很高興認識您女士,您的名字與外貌一樣美麗。你習慣用那只手?”
  “都很習慣。雙手寫字之類的行為對我來說都很簡單。”
  “那就都測量一下。”
  奧丁看著奧利凡德的動作非常的不爽。
  “心靈手巧。我知道了,這個材質肯定適合你。”說著從架子頂端取出一個盒子打開放在柜臺上,“云杉木,獨角獸的尾毛,12英寸。揮動下試試?”
  弗麗嘉拿起的時候,魔杖頂部流淌出五顏六色的光芒,“哦,頑皮可愛的小家伙!”
  “看來它很喜歡自己的女主人。那么我們有情下一位?”
  弗麗嘉讓開位置,古一上前,“你好,我是古一。同樣習慣左右雙手,不過左手屬于后天鍛煉的。”
  “嗯。感覺上就是一位強大的法師。”奧利凡德測量后憑著直覺說到,然后彎腰在柜臺底部拿出一個盒子,“黑胡桃木,龍的心弦,9英寸。”
  古一抓起魔杖,一道紅光發出射向古一,但古一不閃不避,但沒出任何意外。“這是……考驗?”
  “哦,是的!沒錯!非常罕見!您一定有著非同一般的魔法資質,以及強大的自我認知。但是請記住一旦你無法認清自我,它會拒絕你的使用。那么下一位是?”
  “我來吧。”寶石翁走出人群。“應該只剩我這個正式的法師了。習慣右手。”
  “那么試試這個?接骨木,鳳凰尾羽?”寶石翁剛拿上手,奧利凡德就繼續說到:“不,不對。讓我想想。黑檀木,13又三分之一英寸,鳳凰尾羽。”
  寶石翁拿到手中,一只鳳凰的光影沖出魔杖然后又消散在空中。
  “完美!您一定是個對自身信仰十分堅定的人。還有誰需要嗎?”
  其他的人沒有特別需求的想法,即便是會魔法的斯卡哈與奧丁,并不認為自己是單純的法師。當眾人看向漢斯的時候,發現他已經睡著了。
  夢境中漢斯來到一個新世界,發現降臨的這個地方非常的奇怪,亂七八糟的建筑,奇奇怪怪的生物,頹廢的景致,像抽象派油畫似的。
  漢斯沿著腳下的道路一直走著,沒走幾步發現前邊傳來少女聲音的談話,聽不懂的霓虹語。慢慢的繼續向前走,談話聲音越來越大,好像在爭吵著什么。
  當漢斯走到了聲音的來源之處,只剩下一個少女的掙扎與呻吟聲,其他幾人的聲音漸行漸遠。漢斯四周環顧沒發現什么人,然后抬頭看了一看,一個被絲帶捆綁著的黑發少女在頭頂上空不斷掙扎著,漢斯知道是哪里了。
  emmm,直播學姐掉頭,刺激是刺激了,但是這也刺激的太過了吧!算了還是叫貞德過來,漢斯心中如是的想著。
  魔杖店里的貞德感受到了漢斯的指令,將懷中抱著的漢斯身體交給了阿爾托莉雅,然后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中消失不見。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