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厲狂瀾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親吻

第一百一十一章 親吻


  厲狂瀾身處一片火海里,絲毫不覺得怪異,她能聽到鹿晚在同她說話,封閉的聽覺重新打開。
  鹿阿呆好像在說對不起?
  對不起?
  他有什么對不起自己的,真是個呆子。
  她微一抬眼,焰龍與麒麟急切的守候在她身邊,而她只覺得疲憊不堪,就想這么一直躺下去。
  等她睡一覺,睡醒了她就去好好開導一下鹿阿呆,讓他別胡思亂想。
  可莫名其妙的,她老是聽見一陣若有似無的哭聲,吵得她難以閉眼入睡。
  她嘆了口氣,晃晃悠悠的坐起身,在周身的火海中穿行,尋找聲音的源頭。
  一個小娃娃就映入眼簾。
  那小娃娃長得極好看,一雙眼睛水汪汪的望著自己,卻又極為委屈,癟著小嘴瑟縮在地上望著她,那神情仿佛是她將他拋棄了一般。
  “你為什么在這里?”
  直覺告訴厲狂瀾,這個珠圓玉潤的小娃娃不應該身處火海中。
  這火海應當只能她自己呆著,是她的地盤,怎么會無緣無故闖進來一個小孩子呢?
  那小娃娃裹著一個紅色小肚兜,也不說話,就怯怯的看著厲狂瀾。
  厲狂瀾心中無奈,又不好兇這么一個奶娃娃,只得彎腰將他抱在懷里,往先前的來處走去。
  火海中盛開著一朵紅蓮,厲狂瀾之前就躺在那紅蓮上,只是現在又多了一個奶娃娃。
  “嘖,既然你不能說話,那就乖乖坐在這兒,等我睡醒了在想怎么帶你出去。”
  厲狂瀾想的很簡單,她現在很累,只想睡覺,沒有人可以打擾她。
  可當她閉上眼,那個奶娃娃就伸出一只小胖手一刻不停地戳著她的臉頰。
  似乎不樂意她睡過去。
  厲狂瀾眼皮也沒掀一下,張嘴沖身體縮小數倍的焰龍與麒麟吩咐道:“你們倆,別呆杵在那兒,我現在要睡覺,你們倆負責陪他玩兒。”
  說完她打了一個哈欠,隨手將奶娃娃拋向兩只目瞪口呆的家伙,轉動身體尋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入睡。
  那奶娃娃望著厲狂瀾,眼中劃過一絲焦急。
  “哇啊——”
  一聲驚天大哭震得厲狂瀾腦袋嗡嗡作響。
  心中的火氣被這哭聲一點點勾起,可她又不能跟一個奶娃娃計較什么,“嘶,他哭什么呢,我不是讓你們倆陪他玩么?怎么還能惹哭了呢!
  你們兩個能不能讓我省點心啊,我很累,我要睡覺!”
  厲狂瀾雙手捂住耳朵在紅蓮上打滾,這個奶娃娃是誰派來報復她的吧,她只是想睡一覺而已,為什么這么的難!
  焰龍和麒麟對視一眼,看到彼此目光中的委屈。
  不是他們不肯哄啊,這……這陪小孩子玩它們也是頭一遭啊,況且它們倆還沒開始逗呢,就見這奶娃娃張著嘴嚎啕大哭。
  它倆也被嚇一跳啊。
  厲狂瀾掃見兩獸臉上的茫然,沒好氣的甩甩手道:“算了算了!指望你們兩個真沒用!”
  目光凝在那哇哇大哭的小鬼頭身上,說來也怪哈,她剛一坐起身盯著他,小鬼頭瞬間就閉了嘴,要不是臉上還掛著金豆豆,還真以為鬼哭狼嚎的那個不是他。
  厲狂瀾長嘆一口氣,認命般的翻身而起,又將那奶娃娃抱在懷里,“小鬼頭,我們來打個商量,大姐姐現在很累,很困,就想飽飽睡個覺,你不要哭好不好?”
  小鬼頭眼也不眨的看著她,一副懵懂的樣子。
  “我就當你答應咯!”
  厲狂瀾將小鬼頭放在身側,準備入睡,然而剛一閉眼,那小鬼頭便又爬在她身邊,不停地戳著她的臉,嘴里還咿咿呀呀說著旁人聽不懂的話。
  厲狂瀾這一回打定主意不睜眼,她就不信一個奶娃娃能堅持多久!
  閉上眼與這小鬼頭展開了拉鋸戰,小鬼頭的手很軟,戳在臉上癢癢的,困意愈濃,可也因這一點點的癢,她再困都難以入睡。
  她錯了,她真的錯了,她完全低估了小鬼頭的戰斗力。
  厲狂瀾緩緩睜開眼,心中有些茫然,該拿這小鬼頭怎么辦呢?
  小鬼頭的眼神纖塵不染,但她卻意外的從那干凈的眼睛里看到一絲擔憂?
  正想開口,只一眨眼的功夫,小鬼頭便消失不見,再定睛一看,身側的人哪里什么小鬼頭,那分明是鹿阿呆!
  厲狂瀾伸手揉了揉眼睛。
  是鹿阿呆無誤,兩個人臉貼的極近,呼吸都微微碰觸到一起。
  厲狂瀾頓時覺得心如擂鼓,小鹿亂撞一般。
  “鹿……”
  剛一開口,她的話音就被鹿晚吻回去,她徹底怔住。
  鹿晚的唇微涼,就像他這個人,骨子里帶著一絲清冷,看似溫和彬彬有禮,實則跟誰都帶著疏離。
  厲狂瀾眨眨眼,嘴唇上的觸感讓她難以相信這是真實,她就快憋不住了。
  良久沒有呼吸,頭也跟著發昏,終是沒忍住一把推開鹿阿呆,坐起身來捂住嘴。
  久違的空氣涌進鼻腔,整個人都活了過來。
  一轉頭就瞧見鹿晚正低低笑著,“瀾瀾,快醒來吧,我等你等了好久。”
  “鹿阿呆?”
  他喊自己瀾瀾?
  他……他還親了自己!
  當鹿晚說完那句話,天空赫然裂開一道巨縫,洶涌的水從天際傾瀉而下澆熄了周圍的烈火。
  滿目的紅色漸漸褪去,仿佛那席卷而來的困意也隨著那紅色消散。
  焰龍與麒麟長嘯一聲,盤旋在她頭頂,撒著歡,與剛才沒精打采的樣子截然不同。
  那水涼而不冷,厲狂瀾忽然想不起自己為何在此處,紅蓮漂浮在水面上,而厲狂瀾望著水中倒映著的卻不是自己。
  天上的裂縫緩緩合攏,心中隱隱有了一絲清明,厲狂瀾閉上了眼,從紅蓮上沒入水里。
  ……
  睜開眼,就是鹿晚溫柔的眼以及舒適的懷抱。
  厲狂瀾頓時覺得,她可能還在夢里。
  “你醒了,感覺好點了嗎,我檢查過,你傷口處的毒已經全數散去了,但主要還是看你的感覺。”
  厲狂瀾聞言,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腰,沒有痛感,低頭看去,傷口已經不見了,那烏黑已經散的一干二凈。
  運起靈力在經脈中游走一番,竟然比她先前釋放焚天印時還要暢快幾分。
  “我感覺……已經好了。”
  厲狂瀾有些難以置信,她這傷可是連岑天逸都要提出用特給的丹藥才能救治的啊,鹿阿呆是尋到了天材地寶么?
  抬頭看向鹿晚心中乍驚還喜,厲狂瀾這時才注意到,鹿晚眼下有著明顯的烏青,面容也極為憔悴。
  “我昏睡了多久?”
  鹿晚搖搖頭,“沒有多久,你醒了就好。”
  “嘖,小美人兒,這我得跟你說一下,這人啊就這么呆坐著守了你三天三夜,愣是沒合過眼。”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