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都說了我們沒有惡意,你怎么就不信呢?

第一百三十六章 都說了我們沒有惡意,你怎么就不信呢?

因為毀壞柜子,被當場抓包的伊凡無奈的接受了整整一小時的思想教育課,在反復承諾下次一定注意后,才勉強逃脫了其他的懲罰。
  
  兩天后,做足了準備的伊凡終于等到了姍姍來遲的道格特。
  
  在等待的這兩天里,伊凡并沒有閑著。
  
  考慮到這次有可能會遇到不止一只狼人,伊凡抽出時間將快要壞掉的魔力之環給修復完好,順帶著找到艾西亞,利用學績點快速學習了一個攻擊性的咒語,免得每次戰斗都需要依靠血脈魔法來撐場面。
  
  得知了伊凡準備研究一種能令狼人保持理智的魔藥后,道格特很快提起了興趣。
  
  要是換一個沒畢業的小巫師這么說,他絕對會嗤之以鼻。
  
  但由于之前熬制那些強化魔藥,再加上伊凡說是受到了斯內普教室的啟發,所以讓道格特對此多了幾分信心。
  
  “要是研制成功,你恐怕會是最小的梅林勛章獲得者。”道格特忍不住的贊嘆了一句,而后便興致勃勃的提議自己想要加入到狼毒藥劑的研究之中。
  
  伊凡當然是欣然同意了下來,他之前還正想著該如何將道格特框進來,好給自己打掩護,沒想到他還沒有提議,對方便自己上鉤了。
  
  就這么聊了一會,伊凡很快發現,自己平時或許過于小看道格特了。
  
  能在三十左右就當上副院長,道格特絕對是有著真材實料的,雖然平時不怎么待見狼人,但還是從藥理的角度提出了一些可行的方案。
  
  伊凡一時間也是收益頗豐,如果是之前他只是拿著配方無腦熬藥的話,現在便是對狼毒藥劑的配方構成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走了大半小時,路途越走越偏,翻倒巷的東側幾乎是一片被遺忘之地,破敗的房子、斷裂的石柱隨處可見,四周長滿了雜草灌木。
  
  伊凡四下看著,雖然早就有了一些心里準備,但也沒有想到狼人們會居住在這里。
  
  因為這里根本就不像是能住人的地方。
  
  是為了避免月圓之夜的時候,暴走傷人嗎?
  
  還是單純的因為窮?
  
  伊凡正猜想著的時候,一道紅光擊打在了前方不遠處的地面上,碎石飛濺而起,伊凡下意識的激活了右手帶著的防護戒指,憑空升起的魔力屏障將少許碎石給擋了下來。
  
  道格特這邊,輕輕揮動魔杖,將碎石一掃而空。
  
  突然被人如此針對,盡管沒有正面攻擊的意思,但仍舊是讓伊凡皺了皺眉頭,因為這可不是什么好的信號。
  
  伊凡握著魔杖,只是并沒有反擊的意思,而是開口說道。
  
  “出來談談吧,我們沒有惡意。”
  
  片刻后,一個有些消瘦的青年男巫走了出來,看上去大概十七八歲的模樣,充其量只比喬治和弗雷德他們大一些,身上穿著一件不大得體的老舊巫師袍,洗的都有些發白了。
  
  他似是自嘲、似是諷刺的說道。
  
  “這個破地方可沒幾個巫師會來,你們還是先說說自己來這里是做什么的吧?”
  
  伊凡看到他的模樣,隱隱想起了當初在二樓窗前,看到的另一個小個的狼人,不過這會顯然不是想這個的時候,伊凡很快就整理好了思緒,指著道格特說道。
  
  “這位是前圣芒戈魔法傷病醫院副院長道格特,這么多年來一直在翻倒巷里潛心研究狼人變身后情緒失控的問題。
  
  現在研究有了一些突破性的進展,所以想找幾個狼人巫師問詢一下。”
  
  考慮到自己這個下學期才上二年級的小巫師,實在沒有什么說服力,伊凡便將研究的名頭掛在了道格特這個副院長的頭上。
  
  未免誤會,也并沒有直接提起取血的事情。
  
  道格特聽著伊凡的說辭,表情有些古怪,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在翻倒巷里潛心研究狼人了。
  
  但道格特也并沒有反駁什么,而是順著伊凡的話語,對著那個不大男巫說道。
  
  “不錯,你認識這里的狼人嗎?”
  
  “道格特?上次給弗倫治傷的人就是你?”青年男巫并沒有回答道格特的問題,反倒是皺著眉頭道。
  
  “弗倫?”道格特神色微頓,繼續道。
  
  “前段時間,我的確治療過一個狼人,如果你指的是他的話,那當然沒錯。”
  
  “你認識他,那就應該知道我的醫術有多好。”說道這里,道格特有些得意洋洋,他覺得有著層關系在事情就好辦多了。
  
  再怎么說,他也是那個狼人的救命恩人。
  
  伊凡卻沒有這么樂觀,打起了警惕,因為他發現對方的表情變得越發的憤怒了起來。
  
  咻~
  
  一道刺目的紅光從青年男巫的魔杖中飛了出來,射向天空。
  
  看著對方的動作,伊凡就算是再蠢也明白對方是不打算好好談了,猛地轉頭憤怒的看向道格特,詢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早知道他就一個人過來。
  
  后者一副無辜的表情,他平時根本就懶得搭理狼人,唯一一次接觸還是替對方醫治傷勢。
  
  除非上次狼人被他治死了...道格特摸了摸下巴,可這不應該啊....
  
  按照他的判斷,那個狼人最多被黑氣困擾著疼上幾天就會痊愈。
  
  兩人旁若無人的態度,令青年男巫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抬手間一記分裂咒便甩了出來,目標直指道格特。
  
  “四分五裂!”
  
  伊凡全然沒有出手的意思,
  
  道格特也沒有在意,鐵甲咒不知何時已經加持在了身上,魔咒的光線原路返回。
  
  不僅如此,道格特可沒有被動挨打的習慣,魔杖輕點,一道接一道的魔咒打出。
  
  狼人男巫雖然看起來不大,身手卻是出乎預料的好,最關鍵的是全然不在乎形象,一個狼狽的貼地翻滾接連躲掉了幾道魔咒。
  
  但也就如此。
  
  見道格特沒能第一時間處理對方,伊凡皺起了眉頭,有些擔心那道升空的紅光會引來更多的敵人,便揮了揮魔杖...
  
  一側墻壁上蜿蜒的藤蔓被瞬間活化,猶如一道長鞭向著對手抽了過去,本就在道格特魔咒攻擊下狼狽不堪的狼人男巫,躲閃不及被抽中了右臂。
  
  下一秒藤蔓就隨著手臂卷了上來,地下另一道藤蔓則是卷著狼人男巫的右腿猛地一拉,迫使對方失去平衡摔倒在了地上...
  
  道格特借機甩出一道黑光,狼人男巫的掙扎力度,慢慢的變小了起來。
  
  “我們抓著他先離開吧,再待在這里恐怕會有些麻煩,反正你只需要幾管血不是嗎?”道格特如此說道,看著地下年歲不大的狼人男巫,很是好奇對方為何聽見自己的名字就動手...
  
  想到這里,道格特有些惱怒,他的名聲什么時候這么臭了?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