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超速流言 > 第177章徐表弟為哥打架

第177章徐表弟為哥打架

這是第幾次了?!
  
  一聲不吭地跑了第幾次了?她怎么這么莫名其妙呢?
  
  韓易終于明白李婉婷面對李猜逃跑的行為為何會那么神閑氣定了,但……這是訓練啊?
  
  她能這么隨便?!不計較后果……
  
  韓易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額頭,“你們有誰看見李猜了?”
  
  唐朝海提醒韓易說:“監控攝像頭一天都沒有動靜,沒看見她人。”
  
  韓易特別火冒,他指揮著肖海洋道:“去把手機信號屏蔽器關了,給費然打電話,問她那姑娘走去哪里了,趕快回來集合。”
  
  眾人一臉懵然,恍然大悟般的神情,手機信號不穩定竟然是人為操作?!
  
  “收拾東西,我們要準備拔營了。”韓易對眾人說,“各隊清點人數。”
  
  然而在人數清點后韓易太陽穴突突地疼,有一個隊不見了倆人。
  
  “怎么不見的?”韓易吼道,“那無人機是擺設?”
  
  徐長郡說:“我上午給你說過了,有兩個人去樹林里了,他們說去山頂看看。”
  
  韓易腦袋更疼,“沒回來不知道報告?”
  
  徐長郡理所當然地說:“費然不是也沒有回來嗎?”
  
  ……這能比?
  
  “韓隊,天還未黑,我帶著無人機去搜索一下。”
  
  韓易放在樹林里的無人機,被李猜用棍子戳了戳,以至于監控的角度變了,所以韓易未發現有人離開營地很遠。
  
  韓易輕嘆一聲,覺得自己當初提出野外拉練的項目就是“鬼扯”,這次回去一定讓陳總取消這項業務,但這一次來都來了,出現問題也只能想辦法補救。
  
  “唐朝海,你去用無人機找人;徐長郡,你去周圍找找李猜;肖海洋,你看著這些人收拾東西,如果在少一個人我為你是問。順便清點我們的設備及物資,等會車來了就給我打電話。”
  
  “集合時間點呢?”唐朝海問。
  
  “一個小時,”韓易說,“一個小時沒有找到人都回來,再想辦法。”
  
  韓易吩咐完這些后,自己也進入了樹林,他準備去山頂看看,順便回收樹林里的設備。
  
  ……看日出的人現在已經可以看日落了。
  
  韓易一邊走一邊看路上的痕跡,然而他越往山頂走越是發現不對勁。路上有很多坑坑洼洼的地方,還有果皮,而且還有很多被折斷的灌木樹枝。
  
  李猜有一個習慣,就是折斷樹枝條擼葉子,擼完葉子在掰樹枝,一截樹枝差多剛好5厘米,而現在腳下正好一堆樹葉和斷枝。
  
  ……她到底在這里待了多久,樹枝、樹葉都可以鋪路了。
  
  韓易順著這些痕跡往前走,竟然發現有一架無人機照著山坡的,究竟誰敢動他的裝備?!究竟誰明白他出任務的方式?!
  
  李猜,你膽子不小啊!!
  
  就在韓易氣得咬牙切齒的時候,電話響了,是客運司機打來的電話,說已經來到了路邊,他們整理好后就可以出發了。
  
  韓易讓其等半個小時,司機也欣然同意了。
  
  對,電話信號屏蔽器已經關閉了,那么……
  
  “徐長郡,”韓易給徐表弟打了電話,“你給李猜打電話,問她在哪里?”
  
  “哥,我電話沒電了,你知道的,這么悠閑的工作,我沒事就玩單機連連看,不如你打吧。”說完他就掛了電話。
  
  韓易:“……”當他傻了嗎?電話沒電他剛才是用超聲波傳送的聲音嗎?
  
  韓易硬著頭皮撥了李猜的號碼……
  
  機械的女聲傳來——對不起,你撥打的電話號碼暫時無人接聽。
  
  他不自覺地撥了李猜以前的電話號碼,也就是他給李猜的那個號。
  
  他媽/的,韓易覺得這回要是找到李猜,一定要把她皮剝了。
  
  營地里,每個人都準備好動身了,而李猜的那頂帳篷就像一朵毒蘑菇,韓易十分想上前去踩爛,而另外三人的帳篷像爛傘,韓易不想看……
  
  “動身,”韓易吩咐唐朝海說,“你將他們帶到京都安瑞總部,我已經給應總打了電話,讓他派人協助一下,徐長郡和肖海洋要先留在這里找人,人有點多,任務有點重,你多注意一點,中途不讓他們下車,有尿就憋著。”
  
  韓易做事很有分寸,不會因為個人情緒影響工作,現在“連有尿就憋著”這種話都說出來了,這回真是生氣了。
  
  時間已經過了八點,韓易已經知道了內向姑娘的行蹤,費然已經聯系上了,但李猜韓易聯系不上,其余的兩名隊員韓易也沒有聯系上。
  
  韓易備受打擊,原本一切都在自己的計劃中,沒想到自己紕漏出得這么大。
  
  天黑了,樹林里根本無法找人,第一晚找李猜便是很好的列子。
  
  肖海洋和徐長郡目光如炬地望著韓易,問,“韓隊長,怎么辦?”
  
  “我能怎么辦,”韓易說,“難道我們找三個去樹林里找?”
  
  “猜姐會不會被你氣走了,”徐長郡嚅囁著說,“她這幾天不是一直悶悶不樂的嗎?”
  
  韓易橫著脖子說,“我看她玩得十分嗨。”
  
  “滴――滴――”
  
  這時,鐵門外響起了汽車的喇叭聲,聲音十分急切,韓易對徐長郡他們說,“你們去看看,誰沒事跑到這里來按喇叭。”
  
  然而這一去,還沒過5分鐘,肖海洋就跑了回來。
  
  韓易見他急匆匆的模樣問,“怎么了,遇上打劫了的了?!”
  
  “快去看看,韓隊,”肖海洋說,“徐長郡跟人打起來了。”
  
  艸了啊!
  
  韓易立即向門外跑去,心道,這都是什么事啊!徐長郡怎么會突然跟人打起來……
  
  韓易跑到鐵門口時,徐長郡正和人打得難舍難分。
  
  肖海洋也跟著跑了過來,倆人一邊一個,將兩人拉開。
  
  徐長郡喘著氣,瞪著眼前的人。
  
  “韓隊,李猜呢?”
  
  徐長郡吼道:“李猜是你叫的么?!”
  
  江一羽?
  
  韓易震驚地看著江一羽,什么都沒有說,只是轉過頭問徐長郡,“為什么打架?”
  
  江一羽不會隨便打人,徐長郡更加不會。
  
  “肖海洋,你來說。”
  
  “我們剛才道大門口時……”
  
  江一羽突然爆喝一聲,“我問你們,李猜呢?”
  
  “不知道,”韓易說,“她不見了。”
  
  江一羽想打的人是韓易,但徐長郡一上來就問,“你是誰,為什么找我嫂子……”
  
  然而江一羽說,“誰是你嫂子了,她是我女朋友。”
  
  徐長郡大腦第一反應就是這人胡說八道,于是男人與男人的戰爭就開始了。
  
  書客居閱讀網址: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