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精靈養成游戲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做一只精靈,真美

第一百四十五章 做一只精靈,真美

    “沒想到這么快就獲得了第二枚徽章。”
  
      冬彌盤算了一下,按照這個速度,快一點的話,集齊八枚徽章召喚阿爾宙斯……
  
      哦不,錯了,是獲得地區大會的入場門票也不是那么難的事情。
  
      事實上,道館挑戰也屬于先易后難。
  
      每獲取一枚徽章,訓練家所屬的信息都會上報到聯盟終端——這里的信息甚至于包括訓練家的精靈培育程度,技能選擇,訓練家的指揮水平。
  
      詳細到,有些道館會告知預約者——會錄像。
  
      所以……
  
      打扮帥點,漂亮點,注意個人形象。
  
      萬一聯盟審核人員一眼相中了,不就解決了終身大事了嗎?
  
      高齡訓練家的結婚,永遠是一個難題。
  
      聯盟也是會關心下一代的。
  
      據說,曾經還準備出一個強制生育法令,只不過被駁回了而已。
  
      這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訓練家的性子都比較野,講究自由、無拘束。
  
      所以很多訓練家十年都見不到爸爸,能見到媽媽的都是少的。
  
      尤其是女性訓練家,愿意在家教育下一代的實屬少數。
  
      大多數都屬于嫌棄型的。
  
      同樣是生孩子,為什么精靈寶寶可以自食其力,而嬰兒卻只能奶叫大哭。
  
      正因為如此,所以聯盟才不干涉早戀的問題。
  
      根據統計,年齡越大,訓練家不想結婚生孩子的概率會指數倍增。
  
      理由千奇百怪。
  
      “活人能有活精靈好玩?”
  
      “我自己都是靠精靈養的,怎么可能能養孩子,難不成,讓精靈幫我再養孩子?……好疼!別問了,沒看我的精靈都準備抽我了嗎!”
  
      “……抱歉,請問,孩子難道不是聯盟到時間給發的嗎?聯盟還欠我一個妹妹,什么時候給⊙?⊙?(茫然臉)”
  
      有些訓練家過于優秀,情商,智商全部點在了精靈、訓練家的職業道路上。
  
      “根據常理,隨著手上的徽章數量變多,最后便會出現由道館主親自應對的情況。”
  
      “尤其是取得最后一枚徽章的時候,甚至于可能會面對道館主,資深層次的訓練家,培育多年,乃至于傳承下來的精靈。”
  
      “到那時候,要爭取的可能就不是勝利,而是道館主的認同。”
  
      冬彌是有準備的男人。
  
      道館,可真不是水貨,尤其是傳承許久的大道館。
  
      在神奇寶貝世界,歷史悠久的名門絕不是那么容易衰敗的,尤其是,龍,冰,幽靈。
  
      “?”
  
      拉魯拉絲不知道冬彌在想什么,出于乖巧,她沒有用心電感應去探查。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
  
      冬彌的腦海中,有時候會出現些怪怪的念頭。
  
      她操縱著身體去退了房間,然后好奇的在城市亂轉,并且用手機拍攝一些畫面,回去了給壺壺,菊草葉,大針蜂們看。
  
      短時間內,拉魯拉絲便掌握了手機的大部分用法。
  
      不要小瞧精靈的學習能力,超能系精靈巨金怪,號稱有四個大腦,運算能力能夠媲美超級計算機,甚至于可能還會超出。
  
      巨金怪這種精靈看似冷靜,實則屬于霸天虎類的機械生命,遇到不順眼的人,精靈就會往死里打,打不過還會自爆,兇惡的不要不要的。
  
      古代,軍隊將領要是打不過對手,往往會這樣推卸責任:不是我軍不努力,而是敵軍有巨金怪。
  
      不開玩笑,有些巨金怪,跟高達比也差不到哪兒去。
  
      神奇寶貝世界雖然歡樂,但也是一個高能世界。
  
      “我也好想有一只巨金怪,等等,沒準莉莉雅她家就有,必然的,橘標集團的研發團隊怎么可能沒有巨金怪。”
  
      冬彌又想到了精靈榮耀。
  
      他出了一個點子,但制作的可是橘標集團,而且制作研發的速度比前世的游戲測試要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這其中,肯定就有巨金怪的功勞。
  
      精靈雖然不擅長創新,但人類卻擅長。
  
      人類的創新性加上精靈的力量,才導致了聯盟一代代的黑科技誕生。
  
      如果不是海底精靈太給力,臭氧層又有裂空座那等大佬,聯盟現在可能都已經開始攻略星系了。
  
      沒辦法,裂空座就是強,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裂空座不是一只,人家是一群。
  
      所以,孤獨的蓋歐卡、固拉多才那么聽話。
  
      “啦嚕~啦嚕~”
  
      就在冬彌胡思亂想的時候,拉魯拉絲找到了一個花園,開心的叫了一聲便去水池中踢水花。
  
      正巧,一只雪妖女正在用清水洗自己的衣袖。
  
      雪妖女,冰、幽靈雙屬性,雪國精靈。
  
      雪妖女的模樣極其類似于傳說中的雪女,并且性格也一樣,對幼年的人類,精靈會有種偏愛。
  
      這只雪妖女便是如此,一臉憐愛的看著拉魯拉絲,遞過去了一包奶香味的桃酥。
  
      “嗯⊙?⊙!居然投食我!”
  
      冬彌回過神,看著那包桃酥。
  
      我可是銀行卡里蹲著一千萬円,每天光靠利息都能活下來的人。
  
      這種嗟來之食……
  
      還是得吃。
  
      一千萬放銀行,談個6%的年利率,一天下來也只有1600円左右。
  
      冬彌的飯錢是夠了,如果算上伊布,拉魯拉絲,還是虧得。
  
      現在還有一只波克比。
  
      冬彌一口便咬了下去,順便還客氣的握住了雪妖女的手。
  
      嗯!又涼又軟,跟伊布剛好相反。
  
      冬天左抱伊布,右摟拉魯拉絲,夏天任由雪妖女用小手按摩。
  
      果然,這才是訓練家的生活嗎。
  
      “那個?那個,謝謝。”
  
      拉魯拉絲這次不用冬彌說,主動的用心電感應對雪妖女道了一聲謝。
  
      “昧喏。”
  
      得到回應的雪妖女覺得拉魯拉絲(冬彌)超懂事可愛,于是將冬彌抱在了懷中,蹭了蹭。
  
      “……!”
  
      冬彌體會到了冰火兩重天的滋味。
  
      做一只精靈,真好。
  
      做一只顏值高的精靈,更好。
  
      “嗯?拉魯拉絲?”
  
      這時,一名黑長直大姐姐走了過來。
  
      這女性真是一身黑,紫色近黑的短發,黑色的眼鏡,再加上黑色的連衣裙,哪怕下身,都穿著黑色的絲襪,唯有一雙高跟鞋是橘紅色。
  
      冬彌瞄了一眼,腦海中浮現出了七個大字,“稱胸道D腿玩年”。
  
      而隨著女性走近,冬彌抬頭一看,發現了盲點。
  
      女性穿的是裙裝。
  
      露了……
  
      身為一名正人君子,冬彌為了挪開視線,不占人家便宜,便將頭……
  
      埋進了雪妖女的懷抱。
  
      機智.jpg
  
      ……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