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諸天普渡 > 第200章 找麻煩的

第200章 找麻煩的

    許恨既然這么愛那個畫中的少女安紅佳,為什么要娶厲佳嘉?
  
      以他的殘忍,又為什么不在厲佳嘉發現他的秘密之后,干脆殺了她?
  
      做殺人是為了做作畫顏料,那些肥皂呢?只是為了處理尸體嗎?
  
      還有,許恨一個普通人,那輛黑色紙車又是哪里得來的?
  
      許恨能在這么多年里犯下這么多案而不被發現,其中有他那個財雄勢大的父親,許華的原因。
  
      但那輛黑色紙車無可置疑,起著關鍵性的作用。
  
      據黃沙的調查,那輛紙車可以隔絕人的氣味和“生氣”。
  
      就跟死人一樣,所謂人“死”萬事消,被隔絕生氣的人,會短暫的失去在世間“生”的痕跡。
  
      這也是黃沙和敖嗷嗷都找不到人的原因。
  
      許恨把車送給自己小舅子,但是每個月總會拿過來開幾天,那應該就是他犯案的日子。
  
      黑色紙車,究竟是許華,還是那個紅衣女、抑或者,有第三個人給他的?
  
      這里面,有太多未解的疑問。
  
      但陳亦關心的,只有第二件事。
  
      許恨的所作所為,除了為他善后的許華外,究竟還有沒有別人在背后參與?
  
      如果真是紅衣女,或者有第三個人,那他們也是兇手之一,陳亦沒有道理讓他們逍遙置身事外。
  
      陳亦安靜地聽著蘇茗說完,忽然問道:“黃沙知道六欲天在哪兒嗎?”
  
      蘇茗愣了愣,才搖頭道:“沒人知道,或者說,根本沒有在哪兒的說法。六欲天的人數很少,但他們自稱無處不在,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他們,如果他們不主動暴露,基本沒人能見到他們,尤其是他們的首腦,六欲。”
  
      “唉……好吧,那就算了。”
  
      陳亦嘆了口氣。
  
      “……”
  
      為什么我從你眼里看到了鄙視?
  
      蘇茗面無表情地站起來:“沒事的話我走了。”
  
      陳亦像趕蒼蠅一樣揮了揮手。
  
      吸~
  
      蘇茗轉身,深深地吸了口氣,快步離開……
  
      剩下陳亦一個人,他覺得自己需要吃頓好的緩解下情緒……
  
      從冰箱里拿出一大塊肉,切了一半扔給敖嗷嗷,算是獎勵了。
  
      畢竟若不是它的能力,這個案子也沒這么容易就真相大白。
  
      “嗷嗚~”
  
      “嗷!”
  
      小白喵先是一臉嫌棄,舔了一下就整個喵都趴了上去抱住不放。
  
      真香!
  
      【虎王的心愿:嗷~!已完成,愿力+200】
  
      “……”
  
      陳亦鼓脹的腮幫子猛地一抖。
  
      他記得這任務的目標是“引導虎王皈依正道”吧?
  
      你吃塊肉就叫皈依正道了?吃道嗎?!
  
      陳亦忍不住捏著它的后頸皮提了起來,敖嗷嗷叫了一聲,四只爪子仍然緊緊抱著一塊肉不放,埋頭狂啃,不由嫌棄地扔了出去。
  
      摔在地上連滾了幾圈,依然粘在肉塊上,連叫都懶得叫了……
  
      “唉……”
  
      心真累啊。
  
      別人家的寵物都是什么龍啊鳳啊麒麟啊,他的倒好。
  
      三只寵物,一只自以為聰明的戲精熊,一只看著威武霸氣、卻慫得像狗的千年老龜,這又是一只看著唬人的吃貨虎……
  
      養寵物這種事,真的不能太隨便了。
  
      陳亦恨恨地咬了一口肉。
  
      為了本佛爺的面子,以后有機會,一定要捉條龍回來看家!
  
      “陳大師在嗎?”
  
      陳亦正在大口嚼著肉,門外又來人了。
  
      是那個小老頭?
  
      陳亦頓了頓,也懶得起身。
  
      “自己進來吧。”
  
      門外的小老頭聽到像是就在耳邊響起的聲音,微微一怔。
  
      一雙小眼咕嚕一轉,就伸手推開了門。
  
      一進門就飛快地將屋中環境掃在眼里,抱著拳連搖:“哈哈哈,陳大師,齊某不請自來,真是不好意思,打擾打擾哇。”
  
      “嗯。”陳亦從鼻子哼出個音節。
  
      “……”
  
      不按套路出牌啊,你至少應付一句,再請我坐下吧?
  
      現在的年輕人就是沒禮貌!
  
      小老頭畢竟人老成奸,這點意外還打不倒他。
  
      笑了笑,剛想說話,就注意到了陳亦和一只小白喵在埋頭啃著的肉,不由眼中異光一閃。
  
      看來異獸肉對這位陳大師來說,似乎也不是多難得啊,連寵物都吃上了,雖然這只寵物也不普通。
  
      小老頭搓著手:“哈哈,齊某冒昧造訪,除了是與大師有約在先,其實也是因為齊某最近得到了些消息,因為事關大師,覺得還是應該來告知大師一聲……”
  
      “哦,那你說吧。”
  
      陳亦隨口應了一句,還是沒放下手中的肉。
  
      “……”
  
      就算你不求我,也應該表示一下好奇吧?
  
      你這樣我會很沒有面子的。
  
      饒是老頭老奸巨滑,也有點咬牙了。
  
      “哈、哈……”
  
      小老頭干笑了一下,只能自己硬著頭皮說下去:“不知道陳大師,有沒有聽說過蠱門?”
  
      他一邊說著,一邊目不轉睛地盯著陳亦的表情。
  
      只不過陳亦的反應依舊讓他懵比。
  
      嘴里的肉都沒吞下,有些含糊地道:“聽說過,一幫喜歡扮鬼嚇人的神經病嘛,上回還被我拍扁一個。”
  
      “……”
  
      小老頭覺得這談話是真進行不下去了。
  
      被搞得有點抑郁,沉默了至少一分鐘。
  
      陳亦才好不容易吃完一大盆肉,順手抽了張紙擦了擦,才慢吞吞地道:“行了,說吧,如果對我有用,你要的我可以答應你。”
  
      小老頭總算是看出來了,這小子看著年輕,卻真不好糊弄。
  
      又搓著手堆起笑:“是是,對了,齊某還沒有自報家門,實在不好意思,我是那天那家奇寶齋的老板,齊酬,陳大師叫我老齊就好。”
  
      “奇丑?”
  
      “……整齊的齊,酬謝的酬。”
  
      “哦。”
  
      齊酬笑容扭曲了,來時的算盤也不想要了,只想快點把事情說完就走。
  
      “是這樣,齊某經營這家奇寶齋也有些年了,在覺醒種圈子里有些交情,消息也還算靈通,不久前,聽說最近有人得罪了蠱門,他們正打算潛入港市,對付那個人,齊某費了不少力氣,才打聽到他們要對付的人,竟然和陳大師你同名同姓……”
  
      齊酬說著,還是習慣性地觀察陳亦的表情。
  
      陳亦眉頭一揚。
  
      又是這些找麻煩的神經病?
  
      看到齊酬的樣子,撇了撇嘴:“別看了,就是我。”
  
      “啊?”
  
      齊酬露出凝重的樣子:“陳大師,齊某聽說,這次蠱門出動的人可不一般,而且蠱門出手詭異惡毒,從不留活口,您最好還是防備些的好。”
  
      陳亦不置可否地道:“有多不一般?”
  
      齊酬看他神情,好像是真的不了解蠱門,也不由真心起了提醒的心思。
  
      畢竟以后還是要從他這里拿貨的,要是人沒了,他上哪進貨去?
  
      “陳大師,其實蠱門人數雖多,不過大多雜莠不齊,以大師和黃沙的關系,自然是不懼的。不過事實上,真正能稱作蠱門,令人避如蛇蝎的,還是蠱門五苗……”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