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坦克世界之威力加強 > 第一百零四十章 晉楚之戰結束

第一百零四十章 晉楚之戰結束


  被薔薇這么一提醒,王嘉洛也是猛然發現了這一個巨大的問題,不過俗話說得好,自己裝的逼,含著淚也要演下去。這大話他已經說出去,這時候自然是不能輕易收回。
  只見他對著自己的這個前秘書說道:“薔薇,你不要總是盯著眼前嘛!這獎品確實是貴了點,但是我們領地也是在不斷發展的嘛!你要對你的主人有信心。另外我們也可以對這獎品的價值上限做出規定啊!比如說這個冠軍能夠獲得的最高價值獎品是一百萬金幣以下的,而亞軍的獎品價值上限是五十萬,季軍的話是二十五萬!”
  “好吧!那就這么定了!一百萬金幣換算成坦克的話就是六七級左右的,戰艦的話是五級左右的,這放到民間去也已經可以算是比較高端的武器了,應該能夠滿足那些玩家的要求了!”聽到王嘉洛這么說,薔薇也只能是同意了下來,畢竟對方才是領主,她只是一個手下而已,最后的事情還是要對方說了算的。
  不過為了避免對方下次又一時激動做出這種荒唐的事情來,她不得不對著對方提醒了一句:“主人,請你以后要做出這些重大決定的時候先和我們商量一下好不,不要再像這次這樣亂來了,舉辦個電競大賽,都送那么多獎品,這支出也太大了點!差不多一下子搭進去了公司收益的三分之一了!”
  “哎呀!支出大點就大點嘛!這也算是我們對那些支持我們的玩家的回饋了,我相信舉辦完了這屆大賽之后,一定會吸引到更多的人來玩我們的游戲的,到時候賺到的錢說不定更多了呢!”為了不影響到自己那英明神武的形象,王嘉洛是繼續胡扯著,要知道這一次的大賽,最后光是那些獎品就要花掉一千多萬金幣了,新增的那些玩家短時間內哪里可能再給他貢獻出這么大的一筆收益來呢!
  不過幸好王嘉洛這也不是第一次這么大手大腳的亂花錢了,他之前為了吸引流民,便經常給手下的領民分發各種福利,在掌控了整個吳郡,領地擴大之后,雖然發的福利沒有以前那么多了,可是也沒有停下,依然是會時不時的給手下的領民發一點福利,而這么大的人口基數之下,每發一次福利,就是一筆巨大的支出。要不是因為他最近又完成了一個高難度的任務,獲得了許多的銀幣的話,那么財政恐怕早就崩潰了。
  在王嘉洛在那里籌劃著舉辦電競大賽的時候,楚國和大晉聯盟也終于是打得精疲力盡了。大晉聯盟見到打到現在這種程度還是無法徹底擊敗楚軍,也只能是無奈的選擇和楚國停戰了。
  不過雖然要停戰了,可是那些大晉聯盟的家伙還是想著要從楚國那里占點便宜,那些家伙竟然是在談判時提出就以現在雙方的戰線為準,重新劃分邊界。
  熊鐵當然是不會答應這一點了,要知道他之前為了穩住戰線,可是讓出了好些地盤給對方的,要是就以現在雙方的戰線為準的話,楚國的地盤就會一下子少掉一大塊了。
  “如果你們還是堅持那無理的要求的話,那我們就接著打下去,即便是打到只剩一兵一卒,我們楚國也絕不會像你們這些卑鄙小人屈服的!”最后熊鐵在停戰談判之上向著大晉聯盟的代表放出了這么一句狠話。
  說起來熊鐵確實是對于大晉聯盟這幫家伙恨透了,這些家伙早不動手,晚不動手,偏偏在他和吳郡大戰一場,元氣大傷過后才突然殺出,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如果不是那位吳郡郡守大方,干脆的選擇了和他停戰,并讓他贖回了大量的士兵和裝備的話,楚國現在恐怕早就已經被對方給滅了。在這種情況之下,他有怎么可能對大晉聯盟的人有好感。所以他的這句話也絕對不是說說而已的,如果對方真的要和他繼續糾纏下去的話,他是真的會不顧一切的和對方打下去的。
  大晉聯盟那邊也似乎是感受到了楚王熊鐵的決心,所以在又拖了幾天之后,便不得不改變了之前的要求,沒有再要求楚國割地,只是讓對方付出了一點象征性的賠款之后,便簽訂了停戰協議,然后兩方各自撤軍。
  在楚軍和大晉聯盟開始撤軍的時候,張俊峰卻是和自己的隊長周雄來到了戰場附近的一座小土墳那里,這是他們的戰友,傅建軍的墳墓。當初那一戰,傅建軍為了掩護他們撤退,自愿從藏身處跳了出去,當了敵人的靶子,被當場打死。等到他們返回了大本營,叫來了援軍的時候,對方已經是變成了一具僵硬冰冷的尸體。
  對于這位等于是救了他們一命的戰友,張俊峰和周雄內心里都是十分感激的,所以在部隊撤離之前,兩人都特地請了個假,過來祭奠了這位戰友一番。
  “老傅,你以前總是說錢不夠用,我們今天就多給你燒點,讓你在陰間不用再為了錢發愁了!”
  在把帶來的紙錢都燒給了對方之后,張俊峰對著自己的隊長問道:“隊長,老傅還有什么親人嗎?我們這次回去可以順便幫他把撫恤金也給帶回去!”
  “沒有了!這小子···,唉!怎么說呢!”
  在隊長周雄的解釋下,張俊峰也是了解到了這位看似瀟灑的隊友的過去。傅建軍出生于一個軍人世家,十幾歲的時候就進入了軍隊,而由于在剛剛加入了軍隊的時候曾經經歷過好幾場極為殘酷的血腥戰斗,目睹了許多戰友的陣亡,所以患上了很嚴重的戰后綜合癥,具體的表現就是回家之后總是會莫名其妙的的發脾氣大人,他的老婆受不了這種情況,每兩年就和他離婚了,而他的父母也是相繼在戰場上犧牲了,導致如今年近四十的傅建軍成了一個徹底的孤家寡人。這或許也就是當時對方為什么會那么干脆的跳出來,當敵人的活靶子,掩護他們撤退的原因吧!畢竟對于傅建軍這樣已經孑然一身,無牽無掛的人來說,死亡根本就沒有什么可怕的了。
  在了解了傅建軍的過去之后,張俊峰心中不禁是更加傷感了,他的這位戰友可以說這輩子根本就沒有享受到什么好日子,就掛掉了,這命可以說是比他苦多了。他由于出生在一個工人家庭,小時候的生活還是挺幸福的,至少吃穿不愁,更不用年紀輕輕的就上戰場,他參軍也至少三年前的事情而已,當初參軍也只是為了體驗一下軍營生活而已。可是哪知道,這剛參軍沒多久,就接連爆發了大戰,而他,也在這多場大戰的歷練之下,成為了一個見慣了生死的老兵。
  “有趣的故事!有趣的家伙!我敬他一杯!”正當張俊峰沉浸在悲傷之中的時候,一個口音有點別扭的話聲突然從兩人身后傳了過來。
  周雄和張俊峰聞聲轉頭看去,卻是發現,是幾名身穿大晉聯盟軍服的外籍士兵,長期的戰斗使得兩人養成了一種條件反射,在見到這幾個身穿晉軍軍服的家伙之后立即就拔出了腰間用于自衛的手槍,對準了幾人。
  “喔!喔!喔!不要緊張朋友們!我們已經停戰了,不是嗎!別用槍指著我們,走了火可怎么辦!”面對著那黑洞洞的槍口,那名為首的晉軍外籍士兵立即表情夸張的舉起了手,對著周雄和張俊峰兩人做出了投降狀。
  周雄和張俊峰在對方的提醒下,也終于是想起了雙方現在已經停戰了的事實,再加上看到對方沒有攜帶什么武器,所以便把手槍又都給收了回去,不過依然是用警惕的眼神盯著對方,畢竟即便沒有槍械,對于一個訓練有素的士兵來說,也有很多種殺人的辦法。
  但是這些外籍士兵顯然真的是沒有什么惡意,只是恰巧路過了這里,聽到了周雄說的那個故事,對傅建軍這個人心生同情而已。
  “這是一個真正的勇者!一個高尚的人,我屋大維自愧不如啊!”那名為首的外籍軍人說著話,打開了自己隨身攜帶的一個不銹鋼酒瓶,將里面的烈酒倒在了墳墓前。
  “聽你們說這位兄弟生前最喜歡喝酒了,我的這些烈酒應該也很合他的胃口吧!”
  周雄和張俊峰看著對方的動作,全都是一言不發,即便雙方已經是停戰了,可是之前互相之間廝殺了這么久,死了那么多人,這敵意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消除掉的,同時對于這些歪果仁,周雄和張俊峰這兩個純正的華夏人也是從心底里看不起,不想和對方說話。
  正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面對著周雄和張俊峰的不理不睬,那些外籍軍人們也感到很是尷尬,在灑完了酒之后便離開了。
  不過在離開了張俊峰他們的視線之后,其中一名外籍士兵卻是突然開口道:“老大,真是沒有想到,當初那個自己跳出來送死的獵物,背后居然還有這么一段悲傷的過往啊!”
  “誰說不是呢!現在這個亂世,每個人活著,都不容易啊!”那為首的外籍軍人,聞言也不由得唏噓感慨,從他們的對話就能聽出,他們會來到這里也許根本就不是什么巧合。當初在夜色之中和張俊峰他們小隊交鋒的那幫晉軍狙擊手,很可能就是這一群外籍軍人,如果被張俊峰知道了他們竟然曾經慘敗在這群他們一向都看不起的歪果仁手下的話,也不知道會有什么感想。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