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靈界此間錄 > 六五章:無心之神

六五章:無心之神


  天魔,是天,對于我的污名。
  天魔,是神,對于我的恐懼。
  在這偌大的天宮里的日子,總是枯燥乏味,讓人生厭。明明這里無憂無慮,卻難有讓我的心靜下來的幽靜。
  除了走在遠離天宮的道路上,才能體會到,一點點,少有的意義。
  因為
  她總是會等在那里,與我走完這段不長不短的道路。這條路通往天宮,連接人間,浮于塵世。
  “啊……今天也是無聊的一天呢!那些天神,又是嘮嘮叨叨的,說什么要劃分一塊區域讓我們住上來,一起住在這天宮里。”我看著她的臉,有很好看的光在她的臉上閃著,七彩的云飛過她的身邊,緩緩的在她的身上留下七彩的流光。我很喜歡她現在的樣子,長發及腰,紅衣如夢。
  “琳兒!你希不希望我住到天宮來?這樣子我們就能天天見面了。”我問她,我沒有辦法移開視線,距離上次遇到她,已經是很久遠的事情了。
  我原本以為她會很害羞,結果她很坦然的笑了起來,羽織在她的身上緩緩飄動,柔柔的飄到云上,與七彩的云融為一體。
  “我當然希望你能夠住在天宮了。”她瞇著眼睛看我,笑意盈盈,天水一色,讓我癡傻。
  “啊……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就帶著他們上來好了……這樣,他們也就能不那么牽掛你了。”我的手放在背后,我在想這樣是不是顯得老成一點,畢竟她說過她想要看到我成熟穩重,而不是有些幼稚。
  “嗯。好。”她回答。她亭亭玉立,端莊儒雅,襯的這身衣服如此的得體好看。
  那是當然,畢竟,這是我送給她的禮物。
  她不說話,那我就只能找話。我們好久未見,多少有些難有共同的話題,就算我再怎么想,只是太遙遠的時間,一時間早就已經沒有共同的話題。
  氣氛有些微妙,上一次這樣子還是我不小心打碎了她的琉璃燈。而現在,我們久別重逢,卻沒有話題可說,更加確切的說,是她沒有往日的活力來接話。
  我們慢慢的走過這條云霧穿行的道路,少年的七彩云像是古龍一樣纏繞,有金色的鳳飛過,帶著金色的溫暖的光。祥云而過,云海翻騰。
  相對無言,嘛!這樣也好,靜若處子,動若脫兔也正是女孩子的萌點不是嘛。
  就這樣靜靜的走,也不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情。我們并行,她的長發被風吹動,跟隨著組織而動,她沒有看我,而是低著頭。
  我想到了一樣事情,或許可以讓他打開話匣子。
  “今天,蘭洛偷偷的對著一朵花笑了……真是難得!你知道我有多高興嗎?”我開口,聲音起伏很大,畢竟本是無話,多少有些浮夸:“就像……就像……就像遇到你一樣開心!你不知道我當時多開心,多高興!真的!真為她高興。”
  “蘭洛的心找回來了嗎?”她沒有過多的話語,只是很疑惑的轉過頭來看著我,有些驚訝。
  她竟然是先為蘭洛的煩惱而憂慮,而不是為了蘭洛而高興。這讓我很是驚訝。
  “沒有……沒有找回來……”我搖頭,有些尷尬,手放到了兩邊。
  “哦……”她回過頭去,低著頭看著這條白茫茫的道路。
  “誒!如果她能夠對著一朵花微笑,說明她已經……擁有感情了也說不定……有沒有找回那顆心臟,也不是很重要嘛!”我有些心虛,只能哈哈的笑了幾聲,沒有再看她。
  這片云中海,有多少稀奇的生物在遨游呢?
  今天的她,好像心事重重。我沒辦法再不去過問。
  “我不在的這些日子,有人欺負你了嗎?為什么我感覺你不是很開心呢?”我發問,有些疑惑的停下腳步。
  她往日里并不會盯著自己地下看,她應該總是無憂無慮的開心才對,在這天空里,會有什么煩心的事情呢?
  “沒有啊……我只是,有些替蘭洛擔心。失去了感情的她,該如何去面對人間的一切。對于蘭洛熱愛的子民,真是替她心疼。”她這樣子說,然而即使是這樣,也并不代表她一定是這樣子為蘭洛擔心。
  她有事情瞞著我……
  這不應該是她的反應,她應該更積極的對蘭洛重新微笑而開心,而不是有些悲觀,畢竟失去了心臟的蘭洛,冷酷無情,到了頂點。
  對著花兒微笑的女孩子,內心的感情需要怎么表達才能夠不那么美好,不那么陽光呢?
  “蘭洛……是一個好孩子啊……你不需要擔心。我會繼續為她尋找的,她的心臟。她的感情。總有一天會回來。”我很想繼續問下去,但是我難以開口,多日不見,竟然是遇到心事重重的你,怎么能讓我心安。
  “嗯……蘭洛……是一個好孩子……”她對著我微笑,笑魘如花,我剛要問,也不好再問下去。她的笑,永遠如此的真誠和美好。
  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呢?會讓這樣子的女孩子,一路上低著頭沉默。
  “是啊是啊,區區這樣子的事情,怎么能夠難得住蘭洛嘛!”我哈哈的笑,有些發僵。
  路就要到盡頭,她停下,我繼續前行。
  我以為,她會像以前一樣陪我到路的盡頭,但是這一次,她停在那里看著我離開。我有些發愣,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現在盡頭,我看著這段熟悉的道路,有些出神。。
  很快,我反應過來,站在路的盡頭看著她,慢慢的揮手。
  “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琳兒……等我住進天宮……”我沒有辦法做出承諾。像是攔腰截斷般停住了話語。
  她看著我,慢慢的揮手,一言不發。
  我并沒有像上次一樣笑著離開,我的臉沉重,嚴肅,而悲傷。
  “我等著,在這里……”她紅唇微動,聲音很輕,但是我已經快要離開。
  還未等我回答,消失了,所有的一切。
  通天塔關閉,我愣在那里,一時間,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公國2015年六月十五日晚白靈山】
  這是……尋荒影的……記憶……
  長羽楓驚訝的看著那只虛弱的羊羔,他已經痛苦的開始蜷縮。只露出了被削去毛發的赤裸部分。他在劇烈的顫抖,看起來情況很糟糕。
  “天魔!二重!開!”長羽楓擲地有聲的發著低音炮般的恐怖聲響。
  尋荒影的虛弱,越來越肉眼可見。
  長羽楓全身的骨骼作響,身體黝黑的令人發指,黑色的血開始在體內穿行,肆無忌憚的燃燒著正常的血液,沒有恐怖,只有灼熱的血液質感遍布全身,骨骼的作響越發的響。
  【格拉格拉!】
  【格拉格拉!】
  冰藍色的長劍緊握手中,那種可見的黑氣迅速爬滿全身,黑色的烈焰像是暴怒著在空中飛舞。突起的關節處,像是有刀刃強行在體內捅了出來,那雙猩紅的眼睛和可怕的猙獰的嘴臉,越發的可怖起來。那雙額上的角有些縮小,但是異常的尖銳。
  長羽楓也開始不那么疲勞,這絕非是心理效應,而是真實存在的力量涌入體內,還有更多的變化未能夠直觀的感受,五官的靈敏,越發的清晰。甚至在以短暫的提升為起點,越發的強大。
  恰華服少年,英姿颯爽,爆發般的黑氣穿行,飛舞至全身,讓人膽寒。那雙恐怖的眼睛里,全是那個冰藍色的天地。
  那個冰山一般女人,緩緩的走來,四目相對,火花四濺。
  蘭洛。
  原來是個無心之人。
  這是不是……你的弱點呢?
  蘭洛。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