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精靈大賢者 > 第216章 舊世界與巫師

第216章 舊世界與巫師


  那圣潔的雙眼類朦朧的金光籠罩,盡管形象模糊,但眾人卻都能感覺到祂的視線、正聚焦在諾蘭的身上。
  “……啊……巫師……多么讓人懷念……和憎惡的氣息……你們竟然……還存在著……”
  疑似‘造物主’的圣潔巨眼發出一陣陣半虛幻的金色波動、在虛無中掀起層層漣漪,并向眾人傳遞了祂語調怪異、抑揚頓挫的聲音。
  和諾蘭以及其他來自物質世界的半神不一樣的是,這雙圣潔巨眼并沒有構筑邊界分明的空間秩序場,就這么毫無防備地與混沌虛無直接接觸。
  但祂不但沒有受到混沌虛無的絲毫侵蝕,甚至還反過來影響了虛無、讓虛無漸漸了‘空間’、‘物質’等等只有根源統御之下才會出現的屬性。
  就好像、這雙眼睛本身就是根源一樣!
  “巫師?你是指魔法師嗎?”
  諾蘭保持著鎮靜,和疑似‘造物主’的圣潔巨眼進行對話。
  “……‘魔法’……噢……一個有意思的單詞……比‘巫術’更加有含義……也……更加讓我厭惡……”
  隨著圣潔巨眼的第二句話傳來,眾人也發現了四周混沌虛無竟然牽無聲息間發生了改變:
  原本是純粹的‘無’、是沒有邊界的虛空,現在卻變成了擁有上下左右前后的確切空間,一個沒有明確邊界、被灰暗云霧由內向外過度到虛無的怪異空間;
  眾人此時就似乎置身一個秩序場,但卻感受不到構成秩序場的概念流動,四周的一切在感知中依舊是‘無’,甚至就連‘空間’概念都感受不但,盡管眾人明確知道自己正處于一個空間之中。
  諾蘭神色凝重,這不是依賴概念維持的秩序場,但卻明顯是以某種未知方式展開類似秩序場的亞空間,并且還是諾蘭這個魔法師都無法在短時間內分析出原理的特殊亞空間。
  顯然,對方所用的手段和物質世界依靠根源的體系完全不同,或者說、對方的根源和這邊的根源完全迥異!
  給我時間和樣本,我一定能用魔法的思維把你給解析個通透!
  諾蘭心中暗恨,但這在現在顯然是不可能的。
  果然,圣潔巨眼再一次發出聲音:
  “……巫師……竊賊……竊取我力量的竊賊……毀滅宇宙……將我驅逐……”
  聲音越來越宏大、語調越來越激烈,這片特殊的亞空間頓時云霧翻滾、電閃雷鳴。
  “……但……我、回歸了……巫師……消失殆盡……他們留下的……讓我憤怒、厭惡的殘骸……必須被摧毀……”
  這疑似‘造物主’的圣潔純白巨眼,話語中充斥著神圣、公正、審判等等正面的感覺,但諾蘭通過‘物質存在’的感應,卻沒來由地感到一陣惡寒,就像是手握珍寶的幼童、被貪婪的怪物盯上了一樣。
  諾蘭心中掀起了重重波瀾。
  這雙巨眼的話語雖然不多,但透露出的信息量卻十分龐大。
  巫師、宇宙毀滅、巫師留下的殘骸……這些信息的背后和諾蘭此前的部分猜測不謀而合,拼湊之下甚至能夠推測一段創世以前的古早歷史!
  被巨眼稱為‘宇宙’的事物,是否就是現在的物質世界創世以前存在的、上一季度的物質世界?而‘巫師’就是舊世界的魔法師?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根據諾蘭此前的猜測進行完善,就會得出:巫師們毀滅了舊世界‘宇宙’、驅逐了某個疑似世界意志的、占據了根源的‘造物主’,但巫師們也因此死傷殆盡,根源在自我演化中又重新衍生了一個新世界‘物質世界’……
  這個推測看似十分完善,但卻有一點不太確定,那就是巨眼所說的“巫師殘骸”到底是什么?為什么祂在提到“巫師殘骸”的時候、會讓諾蘭感受到一股充滿貪婪意味的惡感?
  如果“巫師殘骸”所指的,就是物質世界、就是根源,那么諾蘭此前的許多猜測恐怕就要推翻重來了。
  疑似‘造物主’的圣潔純白巨眼并沒有在意諾蘭在想什么,一團金光在雙眼前方凝聚,并最終勾勒出被重重束縛、痛苦不堪的所羅門的身形。
  “……卑微的凡人……妄圖背叛我……妄圖和巫師一樣、奪取我的力量……你忘記了你先祖的下場!”
  話音一落,巨大雙眼的下方,金色的濃霧橫向裂開,露出了一團黑紅混雜、仿佛凌亂拼湊的詭異血肉,詭異血肉中央是數圈同心圓排列的牙床、包裹著最中心處的一個視線無法穿透的巨大血肉洞窟。
  這一刻,圣潔與墮落在視覺上并存、統一于一體,但諾蘭卻只感到越來越深的惡意在向自己襲來。
  仿佛巨口的那道裂縫猛然大張,一口將動彈不得的所羅門吞入。
  “……‘命運’……有意思的道路……但、我更喜歡巫師的殘骸……還有、初次見面的魔法師……”
  滲人的裂縫兩端微微上上揚起,和上方的一雙散發著圣潔氣息的巨大眼睛構成了一張笑臉、凝視著正全神戒備的諾蘭。
  而當祂似乎感知到諾蘭正在解析自己力量本質的時候,‘笑容’頓時消失,裂縫再次猛然大張、雙眼也睜地近乎兩個圓并快速變大。
  整張扭曲了的怪異‘臉龐’不斷靠近諾蘭,再次傳出了聲音:
  “……你……魔法師……你正在竊取我的力量!你讓我想起……那些該死的巫師!”
  諾蘭毫不猶豫,馬上激發了能量積蓄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的‘物質存在’,魔法術式在一次簡單地轉動后,經過了四維空間意義上的變換、從原本直徑數百米剎那間就膨脹到超出了這個怪異亞空間極限的大小。
  ‘物質存在’形成了一個反過來完全包裹這處亞空間的秩序場。
  諾蘭想要用和剛才對付所羅門的‘命運之海’時一樣的手法、來對付這個疑似‘造物主’的怪物。
  同時,在將整個怪異亞空間都納入了‘物質存在’術式的權能范圍之內后,諾蘭馬上將自己等人和那怪物的距離設置到‘無限大’,并在秩序場從外部摧毀亞空間的同時、在亞空間內部不計消耗地施放各種概念魔法。
  “諸位,現在的情況大家也都知道了,有什么手段都用上吧,這次不比剛才、是真正的你死我亡!”
  祖龍和月者都沒有猶豫,各自使出了壓箱底的手段。
  由于諾蘭并有像之前所羅門困住眾人時那樣、將一切有利于實力發揮的概念都從秩序場中排斥,因此剛才憋屈不已的三大祖龍此時總算是展現出祖龍應有的實力、雙翼裹挾著足以摧毀物質世界一個大陸的恐怖威能朝怪物扇去;
  而月者這個本來開局跪的太古真靈,也展現出自己作為最古老的太古真靈一員應有的權能,竟直接將物質世界的‘月亮’召喚來了這里,銀色的月光照耀下、亞空間翻滾的云霧不斷崩解;
  至于魔網女神雪莉,她知道自己的最大輸出不如這些太古真靈以及諾蘭,她只是勝在無限能量以及無限免咒施法上,因此她知道,在現在這樣敵人只有一個的情況下、自己的參與并不能影響戰局,因此干脆就不對外攻擊、而是源源不斷地替諾蘭提供魔力以及精神力,幫助諾蘭更多更快的施放組合概念魔法。
  怪物發出一陣難以言述的吼叫聲,充滿血腥、墮落意味的巨大裂縫大開大合,不斷吞噬咀嚼著諾蘭等人的攻擊,亞空間被崩解的速度也大為降低。
  “有效!”
  三大祖龍和月者精神一震。
  諾蘭補充說道:
  “而且這個怪物的行為略顯呆板,除了這個怪異的亞空間之外,似乎也不懂得運用概念一級的力量本源……估計不是本體,而是一個依托所羅門降臨的分身。”
  “我們要趁這怪物本體鎖定這里之前,將祂徹底毀滅!”
  無論是祖龍還是月者,祂們都清楚‘造物主’的事情,因此也都對眼前這個怪物是否是‘造物主’本體有所懷疑。
  諾蘭也贊同快速消滅這個疑似分身的怪物,因此開始激進地使用起‘物質存在’的部分高危權能。
  “諸位,不要出靠近我的視界前方、盡量在保持在我的身后。”
  ‘物質存在’的某些特殊高危權能是需要現實觸發媒介的,比如視線或聽覺之類的,因此諾蘭才讓眾人不要靠近、以免被誤傷。
  三大祖龍和月者雖然不知道諾蘭要做什么,但清楚概念領域詭秘莫測的祂們,毫不猶豫地依言退后了一段距離、離開了諾蘭的視線范圍內。
  諾蘭的雙眼頓時變得純白一片、散發著微弱的光芒,乍一看和對面怪物的那雙圣潔的巨眼遙相呼應,然而諾蘭的這雙‘純白之眼’不但沒有虛偽地透露出一種圣潔氣息,反而毫不掩飾自己的惡念與敵意。
  只見諾蘭視線范圍之內,翻涌的灰暗云霧、飛濺的能量洪流以及怪物散發的白光與金光,都在瞬間消失無蹤、歸入徹底的‘無’!
  在諾蘭身后眾人看來,就像是諾蘭前方,一片無限延伸的扇形區域,一下子被徹底抹除,從秩序場與亞空間的混雜中瞬間歸于‘無’。
  諾蘭這是利用自身的‘視野’作為觸發媒介,借由‘物質存在’中不完整的‘存在’部分,刪除了視野范圍內一切事物的存在、讓其歸于混沌虛無。
  在動用了‘物質存在’的這一個高危、不穩定權能之后,即便是諾蘭、即便他同時有著魔網女神無盡能量的實時補充,但也陷入了衰弱狀態,雙眼在恢復正常之后更顯黯淡、四周維持秩序場的魔法術式也灰暗了幾分。
  這種類似過載的情況,在諾蘭掌握‘情緒源質’以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更別說是現在的諾蘭、并且還有這雪莉的輔助了,可見動用這一個權能對諾蘭的負擔有多大,同時也說明了這個權能的威力有多恐怖……
  但即便是這樣,那怪物卻依舊沒有被抹殺,只是被刪除了其所散發的白色與金色兩種能量。
  怪物的真正面目終于在眾人面前暴露無遺:
  那雙純白、圣潔的雙眼的核心處,竟然是兩截被攔腰撕裂的女性尸體,大致可以判斷出那應該是來自同一位死者,而兩截遺骸的斷口出,無數散發著微弱白光的血管狀絲線從中蔓延而出,在兩截遺骸外盤繞了一圈又一圈、形成了兩個巨大的球體;
  兩個由純白血管編織而成的巨大眼球后方,兩叢由多根粗細不一的血管纏繞而成的觸須向著虛無深處無限延伸,不知其另一端在哪里;
  而那道巨大裂縫背后的可怖血口,則是由無數類人生物遺骸平湊而成的黑紅色肉球,肉球前端正如諾蘭等人所見、是一張形似環節生物口器的猙獰巨口;
  巨大肉球上的遺骸有的已經徹底淪為黑紅二色模糊血肉的一部分,有的則仍然保持著一定的獨立性,甚至極少部分還在散發著微弱的能量光芒,其中光芒最濃烈的、則是肉球上端某個仍然保持住人性的所羅門;
  所羅門看起來仍然活著,但卻完全動彈不得,祂的表情似乎因為劇烈的痛苦而出現了扭曲,但奇怪的是、諾蘭卻無法從中感受到驚慌的意味,這讓諾蘭心中有些猜測……
  這三個詭異的事物就是剛才眾人所見的、那張圣潔與墮落并存的巨臉,現在看來,竟然是兩截女性遺骸以及一團猙獰血肉?
  “這是什么東西……這就是‘造物主’?”
  深藍之主感到有些荒謬,自己幾位兄弟諱莫如深的‘造物主’,竟然是這么一團扭曲的血肉怪物?
  “這應該是一個分身無疑了,這些遺骸……很有可能就是被祂吞噬了的生命,就像所羅門那樣……”
  月者冷靜地分析著,但從祂的表情中還是可以看出祂內心的動搖。
  諾蘭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但他卻沒有其他人那么心情震動,他更多地是想到了剛才那怪物所說的話中透露的一個信息。
  “巫師的殘骸……這些就是所謂的巫師的殘骸嗎?‘造物主’利用這些疑似祂往日敵人的遺骸、制造自己的分身?雙眼和口器為什么差距這么大?”
  “從口器上那些遺骸散發的能量波動來看,這些遺骸被吞噬的時間前后差別極大,有的估計是數千上萬年前就被吞噬,而有的卻仿佛前不久還活著,能量最活躍的一具遺骸、甚至只比所羅門稍差……”
  “‘造物主’到底是什么東西?虛無的深處到底有什么?”
  諾蘭滿腹疑惑,不過,這怪物顯然并沒有被殺死,祂只是被諾蘭‘刪除’了大部分能量而已,祂其實仍然能夠活動。
  怪物并沒有給諾蘭太多思考時間,在能量被刪除、陷入了短時間的衰弱之后,就陷入了暴怒,再次散發出恐怖的能量波動。
  一個帶有強烈憤怒情緒的聲音,夾雜著隱晦的貪婪,在眾人意識中響起:
  “……魔法師……巫師……魔法師和巫師……都該死!”
  ……
  未完待續(先更后改,兩章合一)。
  今天家里斷網了,手機碼字又太慢,只能用電腦碼好兩張的字數,然后數據線傳手機上再兩章一起發了。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