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精靈大賢者 > 第215章 降臨

  翻涌不停的金色海洋瞬間靜止。
  并不是平復,而是仿佛時間被暫停了一樣。
  高高躍起的浪尖固定在最巔峰的一刻‘’浪花中沉浮的純白光點也不再明滅、而是仿佛固定成一顆實質的寶石被金色的湖泊固定著;在金色海面上方如風暴一般回蕩的金色流光也徹底固化、似乎成為了金色的固體水晶……
  整片空間中還能夠表現出活動痕跡的,除了三龍兩精靈一人之外,就只有諾蘭身邊那個龐大、復雜到讓人看之眩暈的奇異魔法術式了。
  這個奇異的魔法術式仿佛是四維空間的物體在三維空間中的投影,每一次轉動變換都會在整體結構上發生極大改變,暗含規律、卻根本無法被人計算出來。
  這正是諾蘭的‘物質存在’概念、比‘命運’這等偽根源更加高位格的概念、不完全的根源‘存在’。
  所羅門雙眼圓睜,這個魔法術式是堂而皇之地出現在祂‘命運’權柄的籠罩中的,但‘命運之網’不但不能像之前對付其他概念那樣、將其迅速同化,反而被這個魔法術式反過來壓制得完全無法反抗。
  “這不可能!‘命運’現在已經融合了幾乎所有類型的概念,甚至連許多屬性相互沖突的概念都納入了其中,怎么可能會被這么一個魔法術式所壓制?!”
  所羅門完全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切。
  盡管祂的計劃因為諾蘭的不確定性導致被迫提前開啟,但說實話、所羅門的目的已經玩蹭了最少七成,尤其是在概念集合這一塊,盡管沒有吞噬到一個真神的神格,但‘命運’目前所吞噬同化的概念之多,幾乎已經能夠用來表達一個完整的物質世界了!
  所羅門認為自己即將成為新世界的神!
  但就是在這種看似優勢盡在手中的時候,被所羅門千算萬算總算是設計入局的變數諾蘭,竟然一個魔法術式就將所羅門視作后續計劃依仗的、同化了絕大多數概念的‘命運’給壓制住了。
  “諾蘭所掌握的概念魔法雖然豐富,但數量上絕對無法和我此刻的‘命運’相比,而那個魔網女神不過是諾蘭的一個試驗品,根本不需要考慮……就算加上三大祖龍的概念,也遠遠無法和我的‘命運’相比,為什么這個奇怪的魔法術式卻能壓制‘命運之網’?”
  所羅門心中思緒翻涌起伏,但手上卻并沒有放棄對抗。自從‘命運之網’的同化開始之后就一直沒動的所羅門,此時顯得有些艱難地抬起右手、指向諾蘭。
  原本被‘物質存在’完全物質化、定格住的這片空間,在一聲晶體破碎的聲音中恢復了活動,原本隨意翻涌的金色巨浪開始集中朝著諾蘭涌去,從高處看去、就像是一圈圈反向朝中心聚攏的巨浪漣漪一樣。
  此時諾蘭剛剛計算完剩余能量能夠將‘物質存在’這個術式發揮到什么程度,見所羅門這艱難反擊的姿態,心中有些明悟。
  “不管所羅門在后續的計劃中有什么布置,起碼在這個階段,祂其實是進行得很困難的,可能稍有不慎,就會陷入和當年一樣的、被‘命運’同化的結局……”
  當然諾蘭并不會同情所羅門,自己和祂已經是完全敵對了,對于各自行為的后果,都需要自行背負。
  面對一層層向自己卷來的‘海嘯’,諾蘭右手一揮,‘物質存在’術式隨著他右手的擺動發生了快速的重構和變換,整體和剛才比起來似乎發生了一些結構性的變化,同時對同樣被‘海嘯’包圍的祖龍和雪莉說道:
  “都靠過來一點,可別在等下這個‘命運之海’重新變為世界之漏的時候、被卷入混沌虛無中了!”
  三位祖龍依言靠近,將原本極其龐大的體型縮小到普通巨龍大小、進入了‘物質存在’術式的籠罩范圍內;
  而作為‘魔網女神’的雪莉其實并不懼怕被卷入混沌虛無,但為了保全秘法之域,她也是依言帶著已經被諾蘭縮小成一個水晶球的秘法之域、進入了‘物質存在’的籠罩范圍。
  “哼!這是‘空間’魔法術式吧?雖然我從天空祖龍那里奪去了部分權柄,但并沒有同化‘空間’,也難怪你能夠借此暫時和‘命運’對抗……不過,你還是低估了概念和根源之間的差距,‘空間’就算再怎么奇異,也無法和已經向根源邁進的‘命運’相抗衡的!”
  所羅門一邊維系著‘命運之網’和自身的微妙平衡,一邊盡力影響著世界之漏中的金色海洋,并譏諷諾蘭的白費功夫。
  對于所羅門的譏諷,諾蘭也是不吝言辭,反駁道:
  “所羅門,錯估了概念和根源之間差距的人,是你!”
  話音一落,完成變換的‘物質存在’猛然定住,七彩光芒流轉的術式結構發出了輕微且頻率極高的震動,整個世界之漏在這一刻仿佛失去了一切聲音,但在所有人的意識中,又有一聲不可名狀的奇特嗡鳴聲響起。
  下一個剎那,已經被‘命運之網’完全同化了的這片空間、以‘物質存在’術式為中心無聲崩解。
  無論是金色的巨浪海嘯、純白的沉浮星辰、流動的半實質金色流光……
  一切的一切都在牽無聲息間徹底的湮滅,就連空間本身都像是在烈日暴曬之下的初春積雪一樣、迅速消融,遠處只留下沒有任何秩序的混沌,以及純粹的虛無。
  很快,整個被‘命運之網’同化的世界之漏就徹底瓦解了,包括諾蘭在內,祖龍、雪莉、秘法之域、所羅門,以及之前被‘命運之網’吞噬的所有半神真靈,此刻都深陷混沌虛無中。
  而且并不是原本世界之漏那樣的物質世界內的‘缺口’,而是真正來到了物質世界外的虛無中。
  至于原本物質世界內世界之漏所在的地方,則發生了大范圍的空間塌陷,原本世界之漏所占據的那片區域,整體坍縮成一個點,而與這些坍縮區域相連的空間,則像是被拉扯的橡皮糖一樣、出現了各種各樣的怪異扭曲,將世界之漏坍縮所造成的這片空間缺失填補上……
  物質世界之外,混沌虛無中,被突然拋出物質世界的諾蘭也是一愣。
  他本意只是將被‘命運之網’同化的那片空間整體破壞,重現之前的那個物質世界與混沌虛無鏈接的世界之漏,但卻沒想到竟然會直接被拋出物質世界之外。
  “是天空祖龍嗎?”
  諾蘭向正在匯聚力量形成秩序場、抵抗虛無侵蝕的三位祖龍問道。
  慣例還是深藍之主回答了諾蘭的問題。
  “我們并不清楚,在你的‘物質存在’發動的同時,切斷了我們和兄長之間的聯系,而現在我們來到混度虛無中,‘龍’之概念更是無法跨越存在于虛無的壁壘形成連接,因此我們也并不清楚剛才發生了什么。”
  對于深藍之主這番話諾蘭還是比較相信的,但經過所羅門一系列陰謀洗禮的諾蘭,現在對很多事情都有點神經過敏,一旦出現不可控的跡象,就忍不住去想是不是又被人算計了……
  搖了搖頭、不去想這些,諾蘭一邊維持住‘物質存在’蓄勢待發的狀態,一邊看向了所羅門,以及和那些漂浮在虛無中、正在將醒未醒中被虛無侵蝕著的半神們。
  所羅門的臉色有些漲紅,須發飄動著,似乎正在強忍著什么,而祂的身體四周被金光纏繞,且金光正在不斷在祂體表蔓延,同時有顏色各異的流光從祂體內析出。
  而這些析出的流光,正式那些失去意識的半神們之前被祂吞噬同化的概念……
  這些概念從所羅門身上析出的速度越來越快,而所羅門身上纏繞的金色流光也越來越濃重,漸漸地,一片模糊的金色海洋投影開始緩緩在所羅門上方浮現。
  ‘命運之網’受到某種因素的牽引、開始降臨了。
  諾蘭知道,所羅門怕是陷入了‘命運’的反噬和侵蝕中了……
  終于,所羅門在聲音無法傳遞的虛無中發出一下無聲的慘叫,身體內瞬間沖出大量顏色各異的事物,有流光、也有晶塊,這些事物在沖出所羅門身體之后迅速朝那些正在被虛無侵蝕的半神們靠近。
  這時‘命運之網’仿佛受到刺激、降臨的速度一下大增,同時一道道和纏繞所羅門的金色流光一樣的光芒、從已經半實質化的‘命運之網’中射出,纏繞向那些正向自己本體回歸的概念。
  諾蘭當然不可能任由‘命運’自行壯大,于是果斷出手阻攔。
  此時不再有‘命運之網’壓制能量恢復的諾蘭也不再需要其他人的幫助、獨自一人就能夠完全發揮‘物質存在’的力量。
  只見‘物質存在’術式迅速完成了一次重構變換、變更了結構形式,頓時一片比‘命運之網’投影降臨還要大上數倍的空間被從虛無中定義出來、‘命運之網’頓時成為這個物質化秩序場中的一片小小‘浮云’。
  緊接著陷入‘物質存在’術式構建的秩序場中的‘命運之網’投影,就被這片空間的規則定義為‘永遠無法實質化的存在’,徘徊在無限接近真實降臨的邊緣,卻始終無法真正降臨;
  而它所滲透出來的那些如同觸手的金色流光,則反而像是之前的世界之漏一樣、被完全實質化,完全實質化的這些金色‘觸手’,在追上到虛幻的概念具現物時,完全無法產生接觸、向處在平行的時空一樣相互穿過,隨后就遭遇莫名力量的徹底湮滅;
  而那些朝自己本體靠近的概念具現物,諾蘭也是毫不客氣的將它們完全禁錮在一片單位距離為‘無限’的回廊空間中,并順手把已經開始逐漸恢復意識的半神們也禁錮在了另一個安全、但同樣無法逃離的回廊空間內……
  已經恢復意識的半神們一下就感知到概念與自身的分離、感受到了靈魂撕裂的劇痛感,紛紛驚怒地看向顯然控制著現場局勢的諾蘭。
  諾蘭暫時懶得和祂們解釋,他靠近了因為自己將同化過中斷而逃過一劫的所羅門,想要和這個算盡一切最終還是失敗了的‘人王’好好談談有關‘造物主’的事情……
  但還沒等諾蘭完全靠近,原本被諾蘭利用已經逐漸完善的‘物質存在’定義為‘永遠無法實質化’的命運之網投影,突然從虛幻的幻影瞬間凝實,頃刻間就跳過了中間的所有過渡完成了實質化、降臨在這片秩序場中。
  突然降臨的‘命運之網’幾位暴躁,極短時間內就擴張了好幾倍、將禁錮這一片區域的秩序場撐得七零八落,同時也將所羅門以及少數幾個諾蘭來不及收回的概念具現物裹挾了進去。
  諾蘭神色大變。他知道,造成這一切的必然就是那位‘造物主’了。
  “雖然我動手已經足夠快了,但‘造物主’的來臨還是太快了!”
  見無法再阻止‘命運之網’的降臨,諾蘭也沒再維持如此龐大的空間、將秩序場縮小到直徑數百米大小,那些逃過一劫的半神和概念具現物也都被聚攏在這里。
  在剛才秩序場被撐破的一瞬間,部分實力較強的太古真靈趁機和自己的概念具現物重新融合、恢復了實力,這些太古真靈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脫困后紛紛向虛無深處逃竄,但這些逃竄的太古真靈,無一例外都被已經完全降臨的‘命運之網’輕松捕獲。
  只有那名由‘月亮’人格化誕生的太古真靈月者,沒有選擇逃竄、而是靠近了三位祖龍,顯然是老相識……
  但諾蘭此時已經沒精力去管這些了,他從現在的‘命運之網’中,感受到了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與危機感。
  而這些感覺的來源正是此時正在與‘命運之網’相對峙的‘物質存在’!
  ‘命運之網’不再維持金色海洋的形象,而是散成一團云霧,金色云霧中、緩緩凝聚出一雙純白發光的巨眼。
  這雙眼睛散發著圣潔的光芒,仿佛承載了世間萬物的意志,但同時又透露出一種對萬物的漠視……
  諾蘭雙拳緊握,與圣潔的巨大眼睛對視著。
  就算諾蘭原本有千百種計劃、用以在‘造物主’降臨前盡可能的朝根源靠近,但計劃總趕不上變化,就這么毫無防備的、所羅門挑破了神代以來微妙的平衡,隨后‘造物主’降臨……
  ……
  未完待續(先更后改……好嘛、二合一了,給你們看看我的長!)
  順便提一嘴,本書還沒這么快完結,最快也應該還會有個把月左右吧,所以現在的劇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