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武煉巔峰 > 第兩千九百零九章 龔刖

第兩千九百零九章 龔刖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等了并沒有多久,前后不過半個時辰的功夫,在場的六人便忽然察覺到一股陌生而強大的氣息朝這邊飛過來,武匡義和花雨露等人暗暗皺眉,倒是那羊泰面含喜色,朝那邊張望過去。
  
  片刻后,一個頭發花白的半大老者來到幾人面前,凌空而立,沖幾人輕輕頷首。
  
  “龔兄!”羊泰立刻抱拳,熱情洋溢。
  
  “勞羊兄久等了。”那龔姓老者面含微笑地回應,顯然與羊泰也是熟稔之人。
  
  “無妨無妨,我們也是才匯合沒多久。”羊泰呵呵一笑,事實確實如此,他們在這里等楊開等了好幾天功夫,等楊開趕到才算真正地匯合在一處。
  
  轉過身沖武匡義等人道:“這便是羊某要等的那位了,武兄你可知他是何人?”
  
  武匡義眉頭皺的厲害,瞧了他一眼,回想此前羊泰之言,隱隱有所猜測:“閣下姓龔,莫非與天河谷龔家有什么關系?”
  
  此言一出,花雨露也是眼前一亮,饒有興致地打量起那龔姓老者來。
  
  若這半大老者真是來自龔家的話,倒真是一大助力。
  
  羊泰呵呵笑道:“武兄果然見多識廣,龔兄確實是來自天河谷龔家。”
  
  武匡義冷冷道:“天河谷龔家名聲遠揚,武某雖然孤陋寡聞,卻也有所耳聞。”他依然有些氣惱羊泰之前的做法,覺得羊泰背棄了三人的約定,抬頭望著那半大老者道:“尊駕怎么稱呼?”
  
  龔姓老者微微一笑:“龔刖!”
  
  “龔刖……”武匡義沉吟了下,忽然神色一震,抱拳道:“原來是龔家前家主,真是失禮了!”
  
  他顯然也聽說過龔刖的名字,知道他的來歷,當下不敢托大,給予了對方應有的尊敬。
  
  龔刖微笑擺手道:“我如今不過一閑散老兒,閑來無事四處走走,不必如此。”
  
  羊泰道:“前些日子我去過天河谷龔家討教那禁制陣法的問題。恰逢龔兄出關,見了這禁制陣法,龔兄甚是喜愛,所以便想一起過來看看。龔兄之請小老兒實在不好拒絕,這才有了今日這么一出,小老兒在此先給諸位陪個不是,武兄你莫要生氣。”
  
  武匡義冷著臉道:“沒有的事,羊兄多慮了。”
  
  龔刖道:“是龔某不請自來。諸位要怪的就怪我好了,羊兄也是被逼無奈。當然,龔某只是對那上古禁制陣法有些興趣,想要親眼看上一看,若能參與破解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不過諸位若是覺得有什么不妥的話,那龔某這就打道回府也未嘗不可。”
  
  天河谷龔家,雖不算什么頂尖勢力,但也極為不俗了,而它的揚名則與陣法之道有關,因為這個家族是專門研究陣法的。族中有許多陣法大師,南域的許多宗門在布置陣法的時候都要請龔家的人出山協助。
  
  花雨露之前也想過去龔家請教一下關于那上古洞府的禁制陣法的問題,不過也只是起個念頭,并沒有真的去。
  
  現在看來,跟她有一樣想法的人還有羊泰,而且羊泰似乎與這個龔刖還有些熟悉,這才能說上話。
  
  龔家的人癡迷陣法,尤其是上古失傳的奇陣,驟然得知那樣一個禁制陣法,能引起龔刖的興趣不請自來也是情有可原。
  
  想明白這一點之后。在場眾人立刻知道此前羊泰為什么要說那些話了,若是龔刖的話,那對他們這一趟的尋寶之旅確實大有幫助,這位可是天河谷龔家的前代家主。在陣法之道上的造詣登峰造極,世間鮮少有人能與之比肩,若得他相助,破解那上古陣法應該不是什么問題。
  
  武匡義沉吟良久,眼角瞄著花雨露,暗暗傳音交流著什么。
  
  他并沒有隱藏。所以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也猜到他們到底在說些什么。
  
  片刻后,武匡義開口道:“敢問龔老家主,你這一趟過來,只為了那上古陣法么?想必你也知道我們要去做什么,若是在那上古洞府中得了什么好處……”
  
  龔刖立刻道:“陣法于我是大道,是唯一,是永恒!”
  
  這個回答已經足夠了,天地之間大道三千,龔刖追求陣法之道,其他的東西就算再貴重,恐怕也沒有一個上古奇陣難得。
  
  羊泰呵呵笑道:“龔兄也只是想去瞧瞧那陣法,參與破解一下,并沒有別的要求,當然,如果大家覺得不妥的話,龔兄剛才也說了,他可以打道回府,不會勉強大家的。恩,前提是我們這些人當中,有人能夠破解掉那陣法才行,否則咱們必定要空手而回。”
  
  他與武匡義花雨露等三人籌備半年,不止是為了尋覓一個可靠的幫手,在這半年時間內肯定要為那陣法做過很多準備。
  
  花雨露本想去天河谷龔家請教,只是幾個月前楊開卻將陣法的事攬了下來,所以花雨露也就沒去成天河谷。
  
  而武匡義那邊,請來的那個面色冷淡的男子顯然也對陣法有些研究,因為此時此刻武匡義正在望著他,似乎在征詢他的意見。
  
  那叫方濁的男子默然了許久,輕輕頷首。
  
  武匡義心領神會,開口道:“既然大家都沒有什么意見的話,那就請龔老家主與我們隨行,這一趟也要仰仗龔老家主了。”
  
  “好說好說,老朽必定竭盡所能。”龔刖微笑撫須。
  
  楊開就在這時往前跨出一步,開口道:“尊駕真的是龔老家主么?可能證明自己的身份?”
  
  一言出,眾人面色微凜,武匡義仿佛也被驚醒了一下。
  
  他之所以信任對方號稱龔刖的身份,一來是因為他聽說過龔刖這個人,知道他是龔家的前任家主,二來有羊泰之言給他先入為主的念頭,讓他深信不疑。
  
  現在被楊開一提,這才忽然警覺。
  
  他沒見過龔刖,自然不知道龔刖長什么樣子,眼前這人或許真是龔刖,或許……也有可能不是。若真是龔家的前家主,倒是可以信任一二,可對方若是冒名頂替的話,那可就要小心了。
  
  想到這里,武匡義悠悠地朝羊泰瞧了一眼。
  
  羊泰依然笑瞇瞇地,轉頭望向楊開道:“這位楊九小兄弟真愛說笑,龔兄之名難道還有人冒充不成,這話問的不對啊。”
  
  “不明白的東西就要問清楚,哪里不對?”楊開也轉頭瞧著他,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羊泰皺了皺眉頭,開口道:“羊某以自己的名義保證,龔兄就是龔兄,天河谷龔家的前任家主。”
  
  楊開笑而不語,羊泰似乎也知道自己這保證一點分量都沒有,在此之前他與楊開連面都沒有見過,豈能保證什么?而且瞧武匡義似乎被說的有些疑神疑鬼,頓時苦著臉道:“哎呀,這可怎么弄?要不先去一趟天河谷求證一番?”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事,天河谷距離此地甚遠,一來一回最起碼兩個月功夫,誰有那時間老是耽擱,他這個提議等于沒說。
  
  羊泰越是這么說,武匡義越是起疑,眼珠子不斷地在羊泰與龔刖身上轉來轉去,似乎是想瞧出些什么端倪。可讓他失望的是,羊泰沒有任何可疑之處,龔刖雖被質疑也依然老神在在風度翩翩,盡顯大家風范。
  
  這讓他不禁懷疑是不是這個楊九有些太過小心了。
  
  龔刖道:“我身上雖有龔家的信物,但想必就算拿出來也沒什么用。這位小兄弟的既然質疑,那么龔某自當證明一下自己,可是我要怎么證明呢?小兄弟可有合適的方法?”
  
  楊開微微一笑道:“既關于陣法,那用陣法證明便可,幾位誰對陣法有研究?”
  
  他這么說,眾人隱約明白他什么意思了。
  
  武匡義連忙朝方濁望去。
  
  方濁雖然沉默寡言,但心思卻是極為玲瓏,一下子就洞悉了楊開的念頭,往前跨出一步,一言不發地取出幾枚陣旗,雙手變換法決,一桿桿陣旗被他丟入虛空之中隱沒不見。
  
  他的動作行云流水,在陣法之道上果然有些研究,甚至造詣不凡。
  
  龔刖面上微笑不減,似乎猜到了方濁的打算,放任他去施為。
  
  而在方濁的一番動作之下,一大片虛空忽然變得扭曲起來,等他將最后一桿陣旗打入相應的位置之后,龔刖所處之地忽然變換起來,然后整個人消失不見。
  
  眾人神念查探過去,只覺得那邊有一個陣法阻擋,肉眼看不出分毫。
  
  “哦?原來方濁兄也精通陣法之道?”羊泰露出意外的神色。
  
  方濁惜字如金:“略懂。”
  
  旋即他背負起雙手,瞇眼朝自己的陣法中打量過去。
  
  這顯然是一個困陣,雖不具備什么殺傷力,卻能將人困在某個位置動彈不得。
  
  若被困在陣法當中的龔刖真是龔家的前代家主,那么破解起來應該不會太難,可若是冒名頂替的話,必定沒有相應的陣法水平。
  
  這種測試簡單明了,雖然不能完全確定龔刖的身份,可最起碼能消除眾人對他的懷疑。
  
  一時間,眾人都屏氣凝神地朝陣法之中關注,想知道最后結果如何。(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w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