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重生野火時代 > 第五百零三章 撞槍口上

第五百零三章 撞槍口上

    “那么大的太陽,你也敢在外邊曬著,小心發燒!”陸坤大手在小光頭頭頂上揉了揉,這小子的發茬兒刺手,但卻有種莫名的舒適感,就跟刷子在掌心輕輕刷過一樣。
  
      小孩子這一冷一熱的,特別容易發燒發熱,有些體質不好的,曬個十來分鐘,然后到陰涼處稍微被冷風一吹,過一陣子立馬發梢或者感冒流鼻涕。
  
      “爸爸,明哲弟弟好笨呢吶!”小光頭雙手糾在一會兒,扭扭捏捏道。
  
      陸坤一愣,“怎么了?”
  
      好端端的,怎么提到弟弟聰明不聰明的問題了。
  
      他倒是沒別的想法,反正小光頭這兩兄弟還是挺好養的。
  
      這一轉眼,當初醫院產房抱出來的小紅孩子,現在已經成了虎頭虎腦的小子了。
  
      “你倒是說話呀?”陸坤見這小子一臉糾結,不禁催促了一句。
  
      小光頭脖子一紅,“卓然弟弟都會坐了,坐得挺穩當了,可明哲弟弟還翻身都不怎么會。”
  
      “你嫌棄自個兒親弟弟了?”陸坤假意把臉色一橫,嚴肅道。
  
      “沒有沒有”,小光頭連忙擺手,“我...我就是覺得明哲弟弟太懶了,整天吃飽了就是睡、睡醒了又接著吃,跟小豬一樣。這么懶,以后不聰明。”
  
      陸坤暗自翻了個白眼,“你以前也一樣,可現在不是挺好的。”
  
      梁卓然比陸明哲大了一個多月,現在會翻身、并且翻得熟練,并不出奇,坐得穩當這事兒,只能說是天賦異稟吧。
  
      “才、才沒有,媽媽說我剛會坐的時候就會幫她擇菜了,很愛勞動。”小光頭見自個老子把自己和懶得跟小豬一樣的弟弟并列,老大的不愿意。
  
      “得了吧,你那叫搗亂。”陸坤白了他一眼,緩了緩才道,“今天打包了一桌子好菜回來,快喊媽媽姐姐他們出來吃。”
  
      “又打包。”小光頭嘴角抽了抽,而后轉身慢騰騰地挪動步子。
  
      好東西天天吃也是會膩的,家里的大黑貓都快胖成球了。
  
      “你這倒霉孩子!”陸坤損了依據,把打包的好菜擺盤。
  
      他也不是有意的呀,誰知道今天遇到那個神經病呢。
  
      劉麗萍出來了,臉色有些不好看,“咱家干脆別開伙得了,天天吃飯店,也不嫌膩。外邊的偶爾吃吃還行,哪能天天這么弄,這也比不上家常菜養人吶。”
  
      陸坤面色訕訕,“放心,這段時間不會老往家里打包飯菜了。”
  
      劉麗萍招呼仨孩子坐下,給他們依次盛了碗湯,而后抿了一口道,“算了,記得提前讓人打電話告訴家里就成,別家里頭做了一桌子菜,你還往家里打包。”
  
      “成,記住了。你試試這酸筍,味道不錯的。”陸坤給她夾了一筷子,順便把這個話題終結掉。
  
      ......
  
      書房里。
  
      “趙副省,是我,陸坤。”陸坤躺在搖椅上,撥通了趙副省的電話,對日招商引資這事兒當初就是趙副省點的頭,現在他打算拆臺,得跟他通個氣才行。
  
      “哦,稀奇,稀奇,怎么想到給我打電話?”對面的趙副省很是納悶,看了看墻上的鐘,快下午兩點了。
  
      陸坤笑著道,“趙副省,我康師傅集團的事兒你是知道的吧?”
  
      日本鬼子有意打康師傅集團的主意,這個陸坤肯定不能答應,得先給趙副省打個預防針才行,省得他滿口大話答應了日本人,到時候派人來當說客,搞得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這么點小時,也值得你專門給我打電話?”趙副省顯然是聽到了這方面的消息,也知道個中內情,“這個事情我是清楚的,他們剛提出來的時候就被我給否決了。”
  
      “哎,那我可得謝謝您。”陸坤松了一口氣,省了一番功夫。
  
      “省里有些人就是見不得本土企業冒頭,三番五次地以他們喜好為中心,給地方企業添亂!”趙副省的語氣有些沖,“也不想想,招來的金鳳凰,終有一天會飛走的,哪像家養的老母雞,會趴窩。”
  
      陸坤面色一滯,趙副省這話雖說話糙理不糙,但絕對不好聽。
  
      “還有第三港鐵廠的事兒...”陸坤試探著問了一句。
  
      陸坤最顧忌的就是那位溫市長強行推動,一個處理不好,到時候雙方容易結緣。
  
      溫市長擺明了還有繼續往上走的可能,這次要是把他往死里得罪,將來的日子,能好過才有鬼了。
  
      “這個不好辦,這個事情是溫市長在抓,我不好插手。”趙副省皺了皺眉,過了好一會兒,才解釋了一句,“我跟他的關系,想必不用多說了吧?”
  
      “明白。”陸坤點點頭。
  
      趙副省和溫市長歷來不太對頭,也正因為如此,陸坤才一直沒跟溫市長走得過近,以免造成什么誤會。
  
      “那這事兒怎么處理?”陸坤想聽聽趙副省的意見。
  
      “這事,你愛怎么辦就怎么辦!在省政府這一層,我幫你兜住,其他的,我一概不管,也管不了。”趙副省斬釘截鐵道,沒有絲毫的猶豫,看樣子,他對溫市長好大喜功的做法,也同樣是心有不滿。
  
      陸坤撇撇嘴,有些不以為然。
  
      兜住省政府一層有什么用,自個兒往后可是還要在溫市長手底下討生活呢。
  
      要是被針對了,即便趙副省使勁兒,到時候自個兒依舊會有無窮的麻煩。
  
      “這可涉及到國有資產流失呢。第三鋼鐵廠屬于妥妥的優質資產,好好整頓一番,擺脫負債就在眼前。可真要是按照日本鬼子的方案進行合資設廠,第三港鐵廠就完了!往后就得仰日本人鼻息。”
  
      陸坤算是聽明白了,趙副省這是攛掇著他出頭拆溫市長的臺呢,“您和各位大領導都不在乎,那我就更不在乎了。我小大小鬧一番,頂多給人溫市長留點不好的印象,可只要把股本拿回來,我立馬撤還不行?這事兒誰愛管誰管。”
  
      “你已經知道小鬼子的打算了?”趙副省愣了一下,隨即釋然,陸坤在安桂、尤其是南明這一畝三分地,想要打聽點什么消息,的確是少有能瞞過他的,“行了,溫市長那我幫你擺平,你不要鬧得太大就行。”
  
      “那您可得給個標準,鬧到什么程度?”陸坤可不吃他這套,即便溫市長不往上走,那也不是可以隨便得罪的,要不然往后時刻都得擔心被人溫市長下絆子。
  
      “我的意思是第三港鐵廠這事攪黃,但其他的事兒你可別全攪黃了!這次的招商引資,省里付出的代價可不小,真要是鬧得顆粒無收,看到時候書記收拾你不!”趙副省干脆把這事兒擺在明面上說透。
  
      “那行,我心里有數了。”陸坤認真點點頭。
  
      有了準話,他就知道該怎么操作,該操作到什么份上了。
  
      無非就是不要把這把火燒到日本人身上,盡量歸咎于第三港鐵廠的領導班子唄。
  
      解歸園那家伙不就是一個很好的頂雷的角色嗎?正巧這王八蛋昨天狠狠地得罪他,以為傍上了日本人就可以不給他半點面子。
  
      干脆借著這事兒把屎盆子全扣到他頭上得了。
  
      次日,陸坤和約好的第三港鐵廠社會資本股東在清風茶藝社聊了一個上午,把各種細節都敲定了,才溜溜達達地回家。
  
      傍晚。
  
      燈紅酒綠開始慢慢出現。
  
      劉麗萍正在給陸坤打領帶。
  
      “行了沒有?這都站了多久了?”陸坤往穿衣鏡瞧了瞧,有些無奈。
  
      雖說收拾得很利落,整個人看上去帥氣干練了不少,但劉麗萍還是不往上下仔細打量著他,過了一會兒又往他頭上噴點啫喱水定定發型,再過一會兒又往他臉上涂點什么東西潤膚保濕增亮。
  
      “差不多了。”劉麗萍繞著陸坤轉了一圈,然后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樂呵呵道一句“搞定!”
  
      “大丫兒,幫爸媽帶好弟弟妹妹啊,記得電視最多看到九點半,就給把他們倆趕去睡覺......”劉麗萍有一大堆的東西要囑咐這幾個孩子,擔心自己夫妻出去,幾個孩子在家鬧出亂子。
  
      “蔣嫂,明哲就麻煩你了。”陸坤沖蔣嫂笑笑道。
  
      他就特擔心這小子待會兒睡醒了,見爸媽都不在身邊,然后哭起來沒完沒了。
  
      “先生、太太,你們放心出門吧,我會照顧好小少爺的。”蔣嫂面色慈祥道。
  
      “嗯。”陸坤點了點頭,拉著劉麗萍就往外走,“時間快趕不及了,再磨嘰待會兒遲到了,丟臉事小,得罪人是大。”
  
      紛紛揚揚的雨絲飄飄灑灑,細密如牛毛,偶爾鉆進行人的脖子里,刺激得人一個激靈,身子一顫,然后快步行走。
  
      南明國際大酒店。
  
      燈紅酒綠,人頭攢動。
  
      “中日兩國一衣帶水,人文交流源遠流長......讓我們相互攜手,共鑄中日未來美好新篇章!”
  
      市委副書記也就是溫市長致祝酒詞,市里的幾套領導班子領導都難得地聚集在側,可見南明市政府對這次的招商引資工作有多么重視。
  
      溫書記話剛說完,場中就響起了掌聲,先是稀稀拉拉,過了一會兒就變得熱烈起來。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仿佛把自己最真誠的一面都已經完全展示出來。
  
      但事實究竟是怎么的,誰又知道呢?
  
      反正陸坤夫妻倆的演戲功夫不差,面上嘴角微扯,似笑非笑,雙手輕輕相合,含蓄而又不失禮節。
  
      “很榮幸訪問安桂、尤其是南明這座綠色之城,更榮幸能代表此次訪問團致辭,南明市民的淳樸熱情和美好的自然風光,深深地感染了我......讓我們共同攜手,加強在機械、狂野、農業、日化、化工等領域的深入交流與合作...”
  
      代表日方發言的是個老頭子,個子瞧著還不到一米七,穿著得體的西裝,留著一撇八子胡,話說得很是漂亮,動不動就鞠躬感謝。
  
      這對一些人來說,心目中對日本人的印象,好了極大的改觀。
  
      畢竟長期的妖魔化宣傳之下,蠻+貪婪+血腥+殘忍+滅絕人倫...等印象早已深入人心。
  
      “怎么了?”陸坤注意到劉麗萍神色有異,不禁在她掌心捏了捏,關心道。
  
      劉麗萍搖搖頭,咬了咬嘴唇,過了一會兒才在陸坤耳邊小聲說道,“這日本人,跟我想象的,有點不一樣。”
  
      陸坤笑笑,“怎么不一樣法?難道你以為日本人全跟電視上演的,見到個女的就岔著腿,跟螃蟹一樣走路,然后大喊一聲‘花姑娘?”
  
      劉麗萍神色一滯,隨即面色訕訕。
  
      “看人哪能看表面。”陸坤伸手撫了撫她的長發,“壞人永遠得把自己裝扮成好人,做壞事的成功率才越高。”
  
      “武田響聲,我敬你一杯,再次歡迎你的光臨,希望你和代表團此行能夠有圓滿的收獲。”溫市長舉著斟了大半杯的紅酒,一飲而盡,然后發出爽朗的祝愿聲。
  
      “非常感謝!”被稱為武田先生的日本人,深深地彎腰鞠躬,幾乎鞠到地上,同樣豪氣地一飲而盡。
  
      溫市長見這小日本鬼子給面子,同樣很高興,臉上掛著柔和的笑容。
  
      “武田先生果然是性情中人。”招商局的廖局長,上前給這位武田先生鞠了個躬,而后攀談起來。
  
      陸坤眼尖,往某個地方瞥了一眼,發現陳局長在給小日本鬼子鞠躬的一瞬間,這一幕被相機記錄下來。
  
      算你倒霉!
  
      陸坤嘴角扯了扯,本來只是讓人找個幾乎,好造聲勢,沒想到這位陳局長,竟然撞到槍口上來!
  
      這次溫市長要是不把第三鋼鐵廠摘除出合資項目之外,過幾天省里的報紙,怕是有看頭了。
  
      按照后世的說法,無圖言吊,有圖有真相。
  
      甭管什么原因,堂堂招商局局長給日本人鞠躬,怎么都不合適,媒體怎么瞎編,在這張照片的“鐵證”下,都顯得有理有據。
  
      在加上某個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爆料,“還原”事實經過,整個南明市招商辦,就是一身是嘴也說不清楚。
  
      好事不出門,壞事行千里,造謠容易辟謠難的道理,不用多說也明白。
  
      :。: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