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特種歲月 > 第701章 為今天最靚的崽干杯!

第701章 為今天最靚的崽干杯!

    靶子被送到了總教官老白毛的面前。
  
      老白毛將他們放在車邊靠著,蹲在那里看了半天。
  
      然后回頭對莊嚴說:“23號,你是南粵人吧?”
  
      “報告教官,我是!”莊嚴趕緊立正回答。
  
      老白毛又回過頭,繼續用一種欣賞文物一樣的目光看那三個靶子。
  
      到臨了,這才站起來,回頭對莊嚴說:“知道你們南粵形容一個人無恥是怎么說的嗎?”
  
      莊嚴的臉微微一紅,不過還是大聲回答:“報告總教官,我不知道!”
  
      “裝!你就繼續裝好了!”老白毛自己都忍不住笑場,說:“爛仔!你們那邊人是這么形容的對吧?”
  
      莊嚴繼續不動聲色,裝傻。
  
      老白毛說:“不過,今天你倒也是贏得光明正大,運氣贏了也是贏,只是方法太爛了點。”
  
      莊嚴大聲道:“報告教官,我不想再洗廁所了!”
  
      “你覺得你贏了?”老白毛問。
  
      莊嚴一直沒看到靶子上的彈痕。
  
      因為老白毛的身體一直遮住了視線,自己又不敢湊上去看。
  
      但是如果沒贏,何必跟自己廢那么多話?
  
      直接宣布自己輸了不就好了?
  
      “我輸了?”他問。
  
      老白毛搖搖頭:“也沒輸,平手。”
  
      他招招手:“過來,看看靶子。”
  
      莊嚴和2號教官得到了批準,上前看靶。
  
      一個個看下來。
  
      莊嚴啞然失笑。
  
      2號教官也啞然失笑。
  
      狙擊環節,莊嚴贏了。
  
      自動步槍環節,兩人平手。
  
      手槍環節,莊嚴還是輸了他開槍雖然很快,幾乎趕上了2號教官的水平。
  
      可惜,2號教官畢竟是經驗豐富的老兵,技高一籌,靶子他先擊中,莊嚴開槍的時候,靶子已經倒了。
  
      但是靶子沒落地,所以莊嚴的三發子彈有兩發打在了靶子上,一發跑靶。
  
      你大爺還是你大爺。
  
      莊嚴看完靶,也心服口服。
  
      他問老白毛:“總教官,那我是免了洗廁所還是……”
  
      “平手,沒輸,也沒贏,我不給你加碼,你也別想免單。”老白毛說:“不過你可以喝他們輸掉的可樂。”
  
      說著,指指那些場邊的老特們。
  
      似乎……
  
      這個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很公道。
  
      雖然作為一個上等兵能將2號教官這種狠角色逼成平手實際上已經是一種勝利。
  
      可敢上場,就別說什么客觀理由。
  
      所以,莊嚴不打算爭辯。
  
      教官就是教官,跟教官別說理,教官本身就是理。
  
      回到隊伍里,所有人一擁而上,都在問莊嚴結果。
  
      “怎樣了?”
  
      “平手?”
  
      “怎么會平手嘛!和教官打成平手,那就是勝了。”
  
      “已經很厲害了!”
  
      最激動的莫過于蘇卉開,上來要抱莊嚴,莊嚴趕緊躲。
  
      “下錯注的兄弟們,待會兒吃飯的時候記得去服務社買可樂,別說話不算話!”蘇卉開此時當然忘不了提醒那些之前不看好莊嚴的人。
  
      今天,“紅箭”大隊算是用實力給自己正了名。
  
      相信這事很快會在各大區的特戰隊里傳開,往后一段時間里怕是也沒人敢說“紅箭”大隊這兩年沒人才的話了。
  
      “集合!”
  
      1號教官吹響了哨子。
  
      所有人趕緊嘩啦啦跑過去集合。
  
      等隊伍被帶回,還站在車旁的老白毛對2號教官說:“陰溝里翻船啊!”
  
      2號教官笑了笑道:“這小子,還真有那么點嚼……”
  
      他不知道用什么來形容莊嚴的性格。
  
      到最后,搖頭苦笑起來:“是我從沒有被不是我們分隊的人逼到這份上,這小子完全就是個滾刀肉類型的家伙,不行就跟你賭運氣,沒辦法,他運氣是真的好。”
  
      老白毛盯著遠去的隊伍,歌聲在昏暗的空中飄揚,營區里的排房已經開始出現點點燈火。
  
      “走吧!今晚要小測試了。”
  
      倆人一起往營房方向走。
  
      2號教官看了看表,說:“今晚幾點集合?”
  
      “吃完飯,讓他們休息到八點吧。”老白毛說:“這一趟不容易,估計要淘汰不少人,讓他們享受這一頓美好的晚餐吧。”
  
      莊嚴和戰友們當然不知道老白毛的安排。
  
      今晚有夜訓,這事都知道。
  
      可是沒人知道是什么夜訓。
  
      那天晚上在飯堂里,莊嚴是全場的焦點。
  
      幾乎各個大區的老特們都端著杯子,裝著可樂過來向莊嚴祝賀,為他超群的槍法干上一杯。
  
      莊嚴的掛名師傅的閆明當然很高興。
  
      作為“紅箭”大隊到預備隊參選的最高軍銜老兵,閆明舉起了杯子,對所有人說:“來!兄弟們!今天為咱們隊里最靚的崽莊嚴同志,干一杯!”
  
      “一!”
  
      “二!”
  
      “三!”
  
      “干!”
  
      其實,所有人那么興奮,那么高興也事出有因。
  
      單挑教官,平手;挑戰“北槍王”,勝出。
  
      這個戰績,恐怕很快會傳到首長的耳朵里。
  
      在部隊,訓練好不好可以靠個人努力,但是能不能露臉,能不能被重用,那還真得要上面的首長知道有你這么一號牛人才行。
  
      不然你再厲害,充其量就是一個兵而已。
  
      部隊里不缺兵,不缺牛人,缺的是機會。
  
      莊嚴現在已經算是露臉了,既然露臉了,恐怕未來的前程當然是一片光明的。
  
      老白毛看著飯堂里一片歡騰的場景,將自助餐托里最后的一點食物扒拉進嘴里,朝另外幾個教官丟了個眼色。
  
      “早點吃完,到我房間來,對照一下路線圖。”
  
      “好!”
  
      另外幾個教官點著頭,異口同聲回答。
  
      ……
  
      一個多小時后。
  
      所有人在營房里都有些坐立不安。
  
      平常的夜訓從七點半開始,今晚靜悄悄的。
  
      七點半早過了,沒教官在排房外吹集合哨。
  
      奇了……
  
      “今晚是怎么了?”蘇卉開站在排房的窗邊,朝外看了又看:“我怎么看不到教官呢?”
  
      不光是蘇卉開,其他人也感到有些不對勁。
  
      太靜了。
  
      教官們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吃完飯回來,沒人看到教官們出現在營房周圍。
  
      越是安靜,越是令人不安。
  
      平日里天天折磨人折磨得跟鬼似的,今天教官們集體吃錯藥了?
  
      都不來折騰人了?
  
      “看!教官來了!”
  
      蘇卉開手指著窗外,那是草坪的方向。
  
      話音未落,排房外響起了急促的集合哨聲。
  
      嗶嗶嗶嗶
  
      “預備隊的!全員、全裝,3分鐘內到草坪上集合!”
  
      整個安靜的營房,突然全炸窩了。
  
      上一章看到有讀者罵我斷章了。
  
      其實我想說,寫書就像拉大便,屎意來的時候,你擋都擋不住要一瀉千里。卡文就像便秘,無論你拿著多么精美噴著香水的手紙在蹲位上呲牙咧嘴多少個小時,仍舊一無所獲。斷章就像拉出來的便便,它要斷,我難道還伸手去捧著它不讓它落地么?
  
      屎到盡頭自然斷,這章節嘛,它到了那里,自然斷了,我也沒轍……哇咔咔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