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這重生有毒 > 114 舍不得
    都會屯糧了,這變異植物是本性呢還是長了腦子?
  
      不管怎么樣,這變異樹吃肉就對了,它可不會區分是不是人肉,說不定吃過人肉后覺得更好吃了呢。
  
      “我試試用冰,看看能不能把這樹根凍僵,然后打碎。”邢昊對林小小說。
  
      林小小點頭,想到邢昊看不見,于是嗯了一聲。
  
      她也沒有閑著,拳頭用了五成力道試了試這嚴實的樹根。
  
      “砰……”林小小根據自己的拳頭被震的發麻,不過還好,這樹根不是毫無反應,至少裂開了一些,雖然是很小的縫隙。
  
      只要她連續幾拳下去,相信能夠脫離,只是脫離后可能又被纏回來。
  
      邢昊這邊卻已經發大招,把樹根凍成冰塊后一個拳頭下去,碎了。
  
      然后立刻發大技能把樹根全部凍住,雖然可能撐不了多久,但只要他們脫困就行。
  
      林小小這邊也脫困了,不過她剛脫困就撲倒了困住兔子的那個牢籠。
  
      邢昊知道林小小想什么,于是只能無奈的幫忙,兩人把兔子弄下來后就扛著跑。
  
      兔子這個時候還在樹根牢籠里,林小小和邢昊沒有放它出來。
  
      可能是因為空間太小的原因,所以這兔子即便是五階也破不開牢籠,因為它的腿發不了力。
  
      變異樹僅用了幾秒就掙脫了邢昊的囚牢,這個時候兩人剛跑出不到十米,樹根緊隨其后,兩人連回頭看都不敢,用了最快的速度拼命往前跑,他們不知道變異樹的活動范圍,所以只希望能跑多遠跑多遠。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風在耳邊呼呼吹過,所以兩人不能辨別那樹根還在他們身后嗎。
  
      直到跑的脫離了,心想要是還沒跑出來的話,那他們就等死好了。
  
      最先撐不住的林小小,因為她就算是逃命也沒有把兔子丟下,五階的兔子啊,值得她冒險,邢差點沒被她氣死。
  
      本以為她肯定半途丟掉了,沒想到竟然撐到現在,難怪速度跟他的一樣,還先撐不住停下,換誰抗只兩三百斤的兔子跑這么就也會扛不住。
  
      “你……你也真是要錢不要命!”邢昊喘著氣說道。
  
      “一會兒你別吃。”林小小白了邢昊一眼。
  
      “那不行,我們誰跟誰啊。”
  
      “那你還說我。”
  
      “該說的還是要說,但是吃也是肯定要吃的。”
  
      林小小氣呼呼的瞪著邢昊,真的是越來越不要臉了。
  
      邢昊:臉是什么?
  
      “好啦,我們還是先往前走吧,得找個安全點的地方,不行也得找個空地呀。可不能再往林子里面鉆了。”邢昊是真的怕了。
  
      “對,得想辦法把里面的兔子宰了再把牢籠破開。”林小小說。
  
      五階啊,不說靈珠了,就這兔子估計也能讓邢昊的異能提升一個等級吧。
  
      要是不能的話加上靈珠呢,不過,這靈珠給邢昊用真有點心疼。
  
      于是林小小喵了一眼邢昊,心里有些小糾結。
  
      “怎么了?真舍不得給我吃啊?”邢昊發現林小小最近一段時間看他的目光總是奇奇怪怪的,有些看不懂。
  
      “舍不得是肯定的,哼!”林小小傲嬌的扭開頭。
  
      邢昊一挑眉,有些訝異的看向林小小,這么老實?
  
      不過就算老實他也不可能不吃,那可是五階的兔肉,就算死皮賴臉也要吃到,更何況,他很喜歡看到林小小臉上那肉疼的表情。
  
      幸好林小小不知道他的惡趣味,不然別說兔肉了,估計連空間袋都會收回來。
  
      兩人最后也沒找到像之前他們住過的那種比較安全的山洞,于是找了一片空地,確定那里的樹木沒有變異,視野也比較廣闊。
  
      幸好他們有先見之明先裝了不少水放在空間袋里,不然的話這地方也不知道去哪里找水。
  
      “噼啪……”干柴被燒得爆開的聲音響起。
  
      兩人也沒弄多復雜的,把兔毛給剝了,然后烤著吃。
  
      順便考了幾朵蘑菇和白菜,這是剩下的最后一顆,因為不是完整的所以沒有丟出去。
  
      其他的都進了兔子的肚子,別說,這兔子消化的夠快的,他們殺兔子的時候發現它的肚子也空了。
  
      “我們沒有偏離路線吧?”林小小問。
  
      因為地圖在邢昊那里。
  
      “放心吧,大方向沒有錯,不過我們卻不能再走原本得出的路線了,實在是太危險,只要大致方向沒有錯我們就選擇安全一點的路走。”邢昊決定道。
  
      “你自己看著辦吧,反正是你急著出去。”林小小后面那句說的很小聲。
  
      “你說什么?”邢昊沒有聽清楚。
  
      “沒什么,我說希望早點出去。”林小小看邢昊一臉的不信,于是又補了后面一句。
  
      心想異能者的耳朵真尖,她就這么嘀咕一句都被他聽到了。
  
      兩人吃飽喝足后,體力異能都恢復的差不多了,不過天色也暗了下來,今天晚上肯定是不可能趕路了。
  
      “喏,這個給你。”林小小把一個靈珠遞給邢昊。
  
      “這是,兔子的靈珠?給我?”邢昊驚訝。
  
      “給你就給你,要不要?不要我收回啦。”其實林小小拿出來已經有些后悔了,看到邢昊這么磨磨唧唧的,她更加想要收回了。
  
      “當然要!”邢昊并沒有直接拿靈珠,而是伸手抓住林小小的手腕,然后往他懷里一帶。
  
      林小小懵了一下,眨眨眼,抬頭看邢昊,發現只能看到他的下巴,靠這么近才發現邢昊比她高這么多。
  
      等等……這不是最重要的,邢昊這是在干嘛?
  
      “小小……謝謝你!”
  
      “謝謝就謝謝,難不成你就想用一個擁抱還清了?”林小小覺得邢昊怎么這么會做生意呢?
  
      邢昊一噎……
  
      去特么的還清,他在跟她表白好吧,難道擁抱還不足以表明他的意思嗎?
  
      “行了,行了,大不了不用你還就是了。”林小小很大氣的拍拍邢昊的后背,結果拍到他的后腰。
  
      邢昊無語望天,連浪漫的擁抱都能被林小小曲解成這樣,他也是真服氣。
  
      難道是場合不對?
  
      還是因為他剛說的那一句謝謝讓她誤會了?
  
      那他是不是應該再多說點什么?
  
      算了,等出了這林子再說。
  
      大概是他現在形象太狼狽,等出去以后整理整理再說吧。
  
      邢昊嘆氣,然后松開了林小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