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這重生有毒 > 113 兔子追來了

113 兔子追來了

“雖然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好的心情才更有助于傷口的愈合。現在先給你接骨,接腳筋的話要做點準備。”冷小道。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我的腳筋還能接起來?”李星朗當然知道腳筋斷掉代表的是什么,就算是靈醫,也不是一般的靈醫能夠治好的。
  
  “當然可以。”冷小。
  
  “你為什么會靈醫才會的靈術?”李星朗并沒有完全相信冷小小的話,但是腿上的措施,讓他心里起了一點希望。
  
  “我不會你說的那個什么靈術。”冷小。
  
  “那你為什么會治傷?”李星朗皺眉,這個時候要是還察覺不到冷小小的不同的話,他這開元國最年輕的將軍就白做了。
  
  “會殺就得會埋。”冷小。
  
  “什么?”李星朗疑惑。
  
  “意思是,會殺人就得會救人。”
  
  這是什么道理?李星朗懵逼。
  
  不等李星朗再問什么,外面突然響起了吵鬧聲。
  
  “掃把星,克星,滾出來。”
  
  “滾出我們村子。”
  
  “克星,滾出我們村子!”
  
  在廚房的飚嬤嬤聽到動靜,連忙跑出來。
  
  “滾出去……滾出去……”
  
  村民們聲聲討伐,手里拿著……鍋碗瓢盆,還有各種農作用具。
  
  “滾出去……”
  
  “滾出去,掃把星……”
  
  飚嬤嬤看著圍在他們院門前的村民們,臉色黑的能滴出墨來。
  
  “你們在干嘛?”飚嬤嬤的大嗓門立刻把村民的呼聲鎮住了,前面的村民甚至后退了兩步。
  
  可見飚嬤嬤的威懾力還是不錯的,不過等村民回神卻鬧的更加厲害了。
  
  “你們家小姐是掃把星,滾出我們村子。”
  
  “飚嬤嬤啊,看在我們村子收留你們的份上,你們走吧,不要讓災難降臨在我們村子。算我們求你了。”說話的是一個頭發有些花白的老人。
  
  聲音誠懇,語氣哀求。
  
  “村長,你們這是什么意思?你們為什么讓我們在村子里住下來,村民們不知道,難道你不知道嗎?”飚嬤嬤卻并沒有因為他的話就心軟。
  
  “那那還不是我們好心,現在你們家夫人死了,被你們小姐克死了,未婚夫也被她克得快死了。我們可不敢再讓你們在村子里住下去了。”村長有些心虛的說道。
  
  “你,年前跟我們借了五十斤米糧。我們夫人一句話不多說就借了。”飚嬤嬤指著一個拿著鐵鍬的男人說道。
  
  男人心虛的往后躲了躲。
  
  “你,兩個月前,夫人病重,還借了五個銀幣給你。”
  
  “還有你,前幾天還來我們院子摘了菜。”飚嬤嬤一個個的指過去說。
  
  “其他各種小恩小惠老仆就不多說了,當時夫人也沒說要還。如今她死了,你們卻這樣欺負她的女兒,你們的良心就不會不安嗎?”
  
  飚嬤嬤厲聲喝道。
  
  “我我們是受了你家夫人的恩惠,但也不能因為這樣就讓我們一村子的人去死吧。仙使大人都說了,她是掃把星轉世,除了克盡一切親人外,和她一個村子的我們也會受到牽連的。”借了五十斤米糧的那個男人越說底氣越足。
  
  “沒錯,因為些小恩小惠就讓我們送命,憑什么啊!”
  
  “就是啊!”
  
  “滾出我們村子。”
  
  “掃把星……”
  
  冷小小聽了半天,終于聽明白了,關鍵那就是他們口中的那個什么仙使。
  
  “你們說的仙使在哪?”冷小小開口。
  
  明明只是很平常的一句問話,卻讓原本激憤的村名安靜了下來,而且不敢再吵鬧。
  
  “村長,你來回答。”冷小小看向頭發有些花白的老人說。
  
  村長脖子一縮,不知道為什么,明明冷小小并沒有做什么,但卻給他一種壓迫感,起不了反抗心理的感覺。
  
  “仙使在老朽家里。”村長回答道。
  
  “那么,誰去請一下這位仙使大人?”冷小小的目光掃了一眼村長周圍的幾個人。
  
  很淡的一眼,卻讓他們心里升起了心虛恐懼。
  
  飚嬤嬤這個時候卻有種自家小姐被夫人附身的感覺,因為太像了。
  
  “我我我去……”好可怕啊,一個拿鐵鍬的男人丟下鐵鍬連滾帶爬的往村長家里跑。
  
  這個時候,村長家里,一個一身白色長袍的男人正優雅的而又嫌棄的看著桌子上的雞鴨魚肉。
  
  心想要不是為了那什么開元國的公主,他怎么會來這鬼地方,更不會在這吃飯,這都是什么東西,真的落后的村莊。
  
  “仙仙使……那掃把星冷小姐說要請您親自去一趟。”男人一身的冷汗,就算是到了所謂仙使的面前還是心有余悸。
  
  “你說什么?”白袍男人驚訝,作為仙靈宮的仙使,還沒人敢說要請他走一趟的。
  
  “那冷小姐聽說仙使的事情,說讓您去一趟。”男人摸了一把汗,心里忐忑著說。
  
  不知道為什么,他下意識覺得這個什么仙使氣勢還不如冷小小。
  
  “好,很好,我倒要看看她見了本仙使能干嘛?”原本還覺得沒有必要出手,讓村民把人趕出去就行了,一個殘廢未婚夫,一個老婆子還能護住她不成,沒想到對方膽子還不小,敢挑釁他。
  
  男人急忙在前面帶路,身上已經被汗濕了。
  
  而冷小小這個時候心里卻有些疑惑,因為原主的記憶里,好像并沒有這些事情,仙使,靈醫,這些記憶里都找不到。
  
  “仙使大人到……”
  
  男人大喊一聲,然后村民們紛紛讓出一條道來,然后又全部跪下恭迎。
  
  飚嬤嬤看到對方一身的裝扮,腿一軟,跟著跪了下來,正想拉冷小小一起,冷小小卻在這個時候開口。
  
  “你就是仙使?”
  
  冷小小挑眉,看向一臉裝逼的白袍男人,這個就是什么仙使?
  
  “大膽,見到仙使還不下跪?”村長非常狗腿的爬到那仙使的腿邊,沖著冷小小喝道。
  
  “鄉親們起來吧,不是說了不用行這么大禮了嗎?”仙使并沒有理會冷小小,而是一臉和善的對跪著的村民說道。
  
  村民聽到白袍男人的話后立刻就站起身,然后各種對仙使的感激。
  
  “仙使真是平易近人。”
  
  “仙使大人真是心善。”
  
  “仙使大人……”
  
  各種發自內心的感激夸贊,讓冷小小看的嘆為觀止。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