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這重生有毒 > 073 被人跟蹤
“小姐,那你晚上睡哪里?”老實說,李星朗對她來說已經是一個隨時會死的人,所以沒有必要再做無用之功,把人帶回來也只是為了安心而已。
  
  “我晚上不睡。”冷小。
  
  她說的是實話,因為她打算把李星朗的腿治好,所以晚上要觀察他的病情,哪能睡覺。
  
  但飚嬤嬤卻以為冷小小在置氣,所以無奈的把李星朗抱進了她的房間。
  
  現在不是以前,規矩就先放在一邊吧,飚嬤嬤不斷這么全自己。
  
  用規矩約束活了半輩子的飚嬤嬤,現在讓她沒有規矩的行事還真有些難為她了。
  
  飚嬤嬤去做飯了,留下冷小小和李星朗。
  
  “你還想要我干嘛,直說吧,我現在這個樣子也做不了什么了。”李星朗躺在床上,眼睛看著賬頂,一眼也沒給冷小小。
  
  “你這么不想看到我嗎?”冷小小問道。
  
  這個李星朗的樣子,好像挺不待見她啊,要是這樣的話,那她就只能先把他的腿治好,然后放他自由了。
  
  哎,本來還以為要擺脫單身了呢,沒想到這還是個強扭的瓜。
  
  “想不想見到你,你心里沒有數嗎?”李星朗冷笑,臉上的嘲諷非常的明顯。
  
  冷小小摸摸鼻子,原主做的虐,她得還。
  
  “那等我治好你腿,就按照以前說的,解除婚約吧。”冷小小不舍的說,這男人雖然弱雞,但是長相是真好啊,跟他的名字一樣。
  
  “你說什么?”李星朗以為自己聽錯了,驚訝的扭頭看向冷小小。
  
  “對了,我問你個事,你這腿為什么沒有去看醫生?呃……就是大夫。”冷小小記得死豬男人說過,古代稱呼醫生為大夫,為什么叫大夫他也不知道。
  
  李星朗一臉的疑惑,不明白冷小小在說什么,不過聽到一個醫字,于是猶豫著問了一句:“你是說靈醫?”
  
  冷小小頭一歪,心想難道她重生的這個世界醫生叫靈醫,不叫大夫?死豬男人的話果然不能信。
  
  “應該是吧。”冷小。
  
  “若是能求到靈醫的救治,你還會讓我去找什么雪靈參嗎?”李星朗諷刺道。
  
  他是在搞不懂這個大小姐又在想什么?
  
  冷小小依舊冷著一張面無表情的臉,確定這個世界的醫生就叫靈醫,不過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李星朗的腿給治好,不能再拖下去了。
  
  這么想著冷小小就直接動手,雙手伸到李星朗的腰間,準備解開他的褲頭。
  
  “你干嘛?”李星朗警惕的伸手抓住了冷小小雙手的手腕。
  
  “脫褲子啊。”冷小小理所當然的說道。
  
  “你……不要臉……”李星朗的臉漲紅起來,有羞有怒,心想飚嬤嬤是怎么教導她規矩的,竟然隨便脫男人的褲子。
  
  冷小小眼神驚訝的看了一眼李星朗,說:“給你治傷怎么不要臉了?”
  
  “你……你又不是靈醫,怎么會治傷?”李星朗明顯不信,而且雙手死死的扣住冷小小的手腕,堅決不讓她動手。
  
  冷小小嘆氣,古代男人都這么害羞嗎?算了,誰讓他是她名義上的男人呢,讓著他吧。
  
  然后冷小小把脫褲子改成……
  
  “撕拉……”一聲,褲子從大腿處撕了下來。
  
  李星朗僵化。
  
  然后冷小小就看到一雙慘不忍睹的腿,不過在末世什么傷沒有見過,慘不忍睹只是對別人。
  
  這腿做過簡單的止血包扎,但是骨折沒有接骨,腿傷也化膿了,包扎的布條解開,立刻就看到傷口冒濃水。
  
  讓冷小小慶幸的是,腿骨雖然斷了,但卻不是粉碎性骨折。
  
  腿骨幾個月就能好,就是傷口有些麻煩,沒有消炎藥。
  
  而且,最嚴重的還不是傷口,而是他的腳筋被利器割斷了,腳筋就算能接好,想要恢復也要花費最少半年的時間。
  
  等李星朗回神,發現冷小小正盯著他的雙腿的傷口看,原本他想嘲諷的說一句,現在確定我沒有利用價值了吧,但是看到她認真的樣子,這句話怎么也說不出來。
  
  “你這腿想好要些時間。”冷小小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你會靈術?”李星朗問道,聲音顫抖,是疼的。
  
  “靈術?不會。”冷小小搖頭。
  
  “你能請到靈醫?”李星朗臉上的紅暈已經退去,聽到冷小小的話臉色不好,因為他覺得冷小小在耍他。
  
  心想這就是這個大小姐把他帶到她房間的原因吧,想要羞辱嘲笑他。
  
  “請不到。”冷小。
  
  “那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我已經聽你的話去做了,現在我的一生也毀了,也要丟了,你還想怎么樣?”李星朗像個受傷的幼獸掙扎著要活著一樣,眼眶因為憤怒而通紅,目光中有著不甘。
  
  “我沒想怎么樣,只是告訴你我能治好你的腿,但是要花費點時間。”冷小小知道對方是把她當成原主了,但是沒有辦法,這鍋她得背。
  
  “好,既然你這么說,那就治吧。”李星朗說完不再看冷小小,一副隨便你對我怎么樣都無所謂的樣子。
  
  冷小小知道對方不相信她,不過只要對方好好配合治療就行。
  
  要是其他病她可能沒有辦法,但是外科她還是精通的。
  
  作為教官的冷小小怎么能不會外科手術呢。
  
  于是冷小小先給李星朗接骨固定。
  
  李星朗面色更白了,但卻一聲不坑的閉著眼睛,要不是滿頭大汗的,還以為他不知道疼呢。
  
  腿上的那雙小手已經離開,李星朗松口氣的同時,猶豫要不要睜開眼睛,還沒等他決定好,發現
  
  臉上被人用布有些粗魯的擦拭了一把汗。
  
  指望單身三十年的末世教官溫柔的擦汗,不要想太多了。
  
  但是,雖然動作粗魯,李星朗心里卻覺得怪異,他真的搞不懂冷小小想要干什么?
  
  “需要什么就叫人,你兩條腿都不能動。”冷小道。
  
  她找不到石膏,只能用木板隨便的固定了一下。
  
  “你到底想要干嗎?”李星朗睜開眼睛,有些壓抑的怒道。
  
  整個人像是炸毛的獅子,讓冷小小有些稀罕。
  
  并沒有因為他的態度有其他情緒,病人嘛,情緒不好很正常。
  
  看看這個少年也就16歲吧,這么點大,被原主欺負,還傷成這樣,沒有罵人就已經是很好的教養了。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