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網游之金剛不壞 > 第七十六章 惡僧牛大春

第七十六章 惡僧牛大春


  嘴上說著話,王遠手里可沒閑著,禪杖一甩對著云中鶴的雙腿就砸了下來。
  幾個回合的交手,王遠也看出了云中鶴的武學特點。
  這瘦竹竿是暗器流高手,身法極高,但是手上功夫相對而言并不算太強,只要把云中鶴狗腿打斷,云中鶴基本上就廢了一半。
  當然,打斷目標的雙腿這也是王遠最常規的操作,不排除這和尚自己身法低,所以要報復社會的可能。
  可誰知那云中鶴身法之高,遠超王遠想象。
  不帶王遠禪杖落下,云中鶴雙手往下一推地面,整個人斜著往后飄去,剛好躲過了王遠的攻擊。
  這時,云中鶴背后的杯莫停見狀,二話不說提劍便刺。
  云中鶴不慌不忙,半空中一個轉身,繞開了杯莫停的長劍。
  “這尼瑪!”
  云中鶴這廝的輕功,再次引起一片驚嘆。
  “你們這兩個混賬,給我等著!”
  擺脫王遠二人后,云中鶴撂下一句狠話,縱身便往遠處飛去。
  “想跑!?”
  王遠聞言當即往前助跑幾步,手中禪杖對準云中鶴后心,右臂猛地一甩。
  “走你!”
  隨著一聲暴喝,禪杖如同標槍一般被王遠投了出去。
  那云中鶴硬挨了王遠兩記大韋陀杵,實力有所下降,身法也不及剛開始那般迅捷。
  王遠天生神力,勢大力沉,這一甩之下,禪杖亦是飛的極快,眨眼間就飛至云中鶴背后。
  眼見云中鶴就要被禪杖刺穿,云中鶴聽聞而后風聲起,心下一驚,下意識的側身躲避。
  “噗!”
  只聽得一聲悶響王遠的禪杖插在了云中鶴右肩和腋下之間。
  要說這云中鶴身法就是牛逼,這種情況下還能避開了要害,若不是先前挨了王遠兩棍子,恐怕這一下是打不中他的。
  “擦!”
  見沒有擊中云中鶴后心要害,王遠臉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然而就在所有人以為云中鶴要飛走的時候,云中鶴卻在半空中身形一晃,直直摔落在地。
  -5746
  與此同時,一個巨大的傷害數字在云中鶴腦袋上飄起,云中鶴的血條再降四分之一。
  落地后,云中鶴躺在地上,一臉驚恐的望著天空,整個人渾身哆嗦,儼然再也提不起了氣息。
  “???”
  看到這一幕,王遠和杯莫停頓時一臉懵逼。
  這特么怎么回事?剛才那兩棍子一棍子砸后腦勺,一棍子夯在胸口,加起來才打掉云中鶴四千血而已,這一下都打偏了竟然把云中鶴打成了這幅模樣,屬實有些讓人摸不到頭腦。
  為了防止云中鶴再次逃跑,王遠二人快步來到了云中鶴跟前,杯莫停長劍一揮,就要將其刺死。
  “慢著!”
  王遠隨手將杯莫停攔住道:“我找他還有別的事,先打斷他的腿。”
  說著,王遠提起禪杖就要往云中鶴腿上砸。
  “……”
  “你是魔鬼嗎?”
  見王遠如此執著于砸斷云中鶴的雙腿,杯莫停一陣無語。
  “不用麻煩了!”
  這時,躺在地上的云中鶴由出氣無進氣的說道:“我的氣門被打破了……現在已經是個廢人,求你們給我個痛快的!”
  “氣門?”
  此時王遠和杯莫停終于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來王遠這一下雖然沒有擊中云中鶴的后心要害,但卻直接命中了云中鶴的氣門。
  所謂氣門,就是所修煉功法的運氣中樞,尋常人的氣門都是丹田氣海,想不到云中鶴的氣門卻在腋下。
  武林中人,一身的修為全靠內力催動,氣門要害被擊中,云中鶴一時間提不起內力,自然變成了現在這幅德行。
  “嘿嘿嘿!”
  聽云中鶴這么一說,王遠臉上浮現出了陰險的笑容:“給你個痛快沒問題,不過佛爺超度亡魂都是三斗三升米粒黃金起步,輕易是不會出手的。”
  “啊?”
  云中鶴聞言一臉茫然。
  剛才追著要殺自己的人就是這和尚,現在自己躺在這里讓他殺他卻又不殺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沒聽明白?”王遠見云中鶴悟性這么低,直截了當道:“你算什么東西,讓我給你痛快就給你痛快,我們少林師門任務還給獎勵呢!”
  “我,我沒錢……”
  云中鶴嘴角一陣抽動,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特么的,求死有這么難嗎?這狗曰還要錢……自己好歹也是江湖豪客,這混的也太沒尊嚴了吧。
  杯莫停也不解道:“你跟他磨嘰什么,一棍子砸死就是了。”
  “你懂個屁!”王遠白了杯莫停一眼,然后又道:“沒錢沒關系啊,有沒有什么神兵利器武林秘籍什么的,我不嫌多。”
  “這……”
  云中鶴歪了歪腦袋,看了一眼掉落在地的鋼爪,然后顫顫巍巍的掏出一本秘籍遞給王遠道:“我身上東西就這些……”
  《鶴蛇八打》
  類型:暗器/掌法
  品質:中級
  介紹:四大惡人之一窮兇極惡云中鶴的獨門絕技。
  學習條件:身法47悟性22
  ……
  “垃圾!”
  王遠啐了口唾沫,隨手將秘籍塞進懷里,然后惡狠狠地說道:“這種東西我殺了你肯定會爆,我要那些你爆不出來的東西。”
  “!!!”
  聽王遠這么一說,云中鶴驀的一驚,眼神慌張道:“沒,沒有……”
  “是嗎?”
  王遠冷笑一聲,一棍子砸在了云中鶴的腿上。
  “咔嚓!”
  云中鶴左腿應聲而斷。
  “有種你就殺了爺爺!”見眼前這妖僧竟然要折磨自己,云中鶴也急了。
  “呦呵!還挺倔!”
  王遠再次手起棍落。
  “咔嚓!”
  云中鶴右腿也被打斷。
  打斷云中鶴雙腿后,王遠摸出一顆丹藥,左手一捏云中鶴下巴,云中鶴嘴巴一張,王遠右手一彈,將丹藥丟進了云中鶴嘴里,云中鶴氣血瞬間恢復了一些。
  見王遠如此熟練,云中鶴直接就傻了,眼神中的憤怒瞬間變成了恐慌。
  作為四大惡人之一,云中鶴也是壞事做盡的主,今天算是遭了報應,遇到了一個更狠得……而且這貨還是個佛門弟子,你說這往哪里說理去。
  “嘿嘿嘿!”
  做完這一切,王遠嘿嘿一笑:“你最喜歡玩娘們是吧,你再嘴硬我就把你給閹了,然后扒光你的衣服吊在城門上,當你的快死的時候,就再喂你吃藥,放心,我有的是時間和你耗。”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