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華娛之閃耀巨星 > 1484.安排
    有些人注定要失望了。
  
      誰說抽簽就是真的隨機了,實際上看似隨機的幾個簽,卻早就是節目組準備好的。
  
      不僅僅聶唯被分到了周朵朵所在的班級,林亦菲也一樣被分到了周朵朵所在的班級,節目組不可能眼看著兩人因為一個人抽簽被分開,那樣就沒有話題了。
  
      畢竟分成兩個班級,雙方的交集就只剩下午餐和課間,這哪行?
  
      那么多觀眾等的就是要看聶唯和林亦菲互動,而節目內容最多的自然是在課堂,不然干什么叫《我要上學啦》。
  
      眼瞅著聶唯和林亦菲都分到周朵朵那一班,另一班的同學心都快碎了。
  
      沒有聶唯也就算了,連林亦菲也沒有,要不是老師和院長都在,他們怕是都要直接‘造反’了。
  
      在他們認為,這太不公平了。
  
      但實際上節目組這么分是有道理的。
  
      聶唯、林亦菲還有薛謙之這是一組,另一組則是由謝那、張大偉和張慧文一組。
  
      聶唯這一組就是走顏值和名氣路線了,之所以不是張慧文而是薛謙之,是因為一組里總要有一個負責搞笑,活躍氣氛的嘉賓,而且張慧文和林亦菲有些撞型,林亦菲到不怕什么,張慧文這小姑娘要是和林亦菲錄這期,怕是會被比成空氣。
  
      對于劇組來講,這就等于白白損失了一位人氣嘉賓,自然是不能這么做。
  
      而謝那和張大偉這一組顯然就是搞笑組了,但是搞笑也不能太過,搭配張慧文這個愣頭青小菜鳥就很合適了,在她們搞笑的同時有個襯托的,效果會更好。
  
      所以分組什么的是在節目開拍前就確定了,抽簽就是和噱頭。
  
      但是學生們不知道啊,所以難免有人遺憾,小年輕又不會掩藏情緒,一個個失落的耷拉著腦袋。
  
      張慧文感覺心里有些不舒服,她對于京電這群學生心理上是有優勢的,畢竟她已經出道,又是大導演的戲,而這群孩子除了周朵朵和陳飛雨外,其他要么就是沒代表作的小偶像,要么干脆就是沒真正進圈的純新人。
  
      被這幫人‘嫌棄’,張慧文心情自然會稍稍不爽,但好在表情管理不錯,雖然略顯尷尬,到也沒露出什么不滿。
  
      反倒是謝那和張大偉看的很開。
  
      他們在綜藝里做慣了‘丑角’,也很看得清自己的位置,知道自身的明星光環在京電這地方還真是不一定好用,所以心態反而非常好。
  
      “我們你們這是什么表情?是對我不歡迎么?我可是太陽女神呢!”
  
      “是啊,老師你們班學生不歡迎我們,我們不念了。”
  
      謝那和張大偉開始起哄,本來垂頭喪氣的學生們連忙擺手否認,哪怕他們內心卻是想的和謝那他們說的一樣,可這種事情怎么能承認呢。
  
      有幾個外向的孩子干脆就帶頭,和一幫學生們開始喊起了歡迎的口號,氣氛十分熱烈,讓謝那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謝那的笑聲特別有感染力,在加上張大偉的鬧騰,不一會兒功夫,這些學生便開始覺得其實和謝那還有張大偉在一起挺好的。
  
      不像是對面那個班級,見到聶唯和林亦菲的時候,一個個緊張的就像是小企鵝一樣,全身都緊繃著,走路的樣子都不對勁。
  
      “茜茜姐!”周朵朵開心的拉住林亦菲的手:“一會回教室坐我旁邊。”
  
      “好呀,朵朵,幾年沒見你漂亮好多啊。”林亦菲還想要像以前那樣伸手摸一摸周朵朵的頭,卻發現自己已經需要微微抬頭去看這位曾經的小妹妹了。
  
      “你好高啊,你現在身高多少?”林亦菲驚呼道,因為她身高就有一米六八,今天雖然穿的是平底鞋,可周朵朵穿的也是平底鞋啊。
  
      “對外一七二,實際一七四點五。”周朵朵小聲回答道。
  
      “好高!”林亦菲驚嘆道,比她高六點五厘米,怪不得自己要稍微仰頭,要知道六點五厘米已經是一個很大的差距了,兩人站在一起,別人看的話估計會有差小半個頭的差距,非常明顯的身高差。
  
      “現在的孩子竄的都很快。”聶唯在一旁笑著說道。
  
      要是放在新世紀初那會,林亦菲的身高放在娛樂圈絕對是頂尖的,那時候女演員大部分都在一米六到一米六五之間,很多甚至連一米六都不到。
  
      所以那時候的女演員身高謊報非常嚴重,基本資料上一米六五的,實際上能有一米六二那樣,就已經算很有良心的了。
  
      但現在的孩子不一樣了。
  
      像是周朵朵一米七四點五的身高,放在以前估計特別顯眼,能拿出來當新聞話題報道的那種,但是現在就不會,雖然大家也會覺得周朵朵挺高的,但不會覺得多意外,因為同樣有很多高的女明星存在。
  
      男演員也如此,最近出道的年輕男孩子,大部分都在一米八以上,很多甚至超過了一米九的身高。
  
      “我記得那時候你哥剛出道的時候,導演還嫌棄過他的身高呢。”林亦菲笑道,說完之后忽然想到了什么,指著周朵朵不遠處的陳飛雨:“就是他爸,當初想找你哥演《梅蘭芳》來著,可看到聶唯之后就放棄了,因為你哥太高了。”
  
      “還有這種事兒么?”周朵朵聽完哈哈大笑,完全沒想到自己老哥還有被導演刷掉過的經歷。
  
      “呵呵,也不知道誰,演《金粉世家》的時候什么都不會,讓你程坤哥黑臉,說再也不要和她合作。”聶唯笑呵呵的說道,揭短誰怕誰。
  
      “他那時矯情!”林亦菲不滿的抱怨道。
  
      “可你表現確實不怎么樣啊。”聶唯回答道。
  
      “你討厭!”林亦菲說不過聶唯,伸手就要打,聶唯自然不會傻到站著不動挨揍,伸手就去擋,兩人笑笑哈哈打打鬧鬧,引來無數人關注。
  
      于峰在一旁笑的像是偷到雞的老狐貍,因為這就是他想要的畫面啊。
  
      周圍的‘小企鵝’們見狀也是忍不住偷笑,不知不覺也放松不少,畢竟聶唯和林亦菲這兩位大前輩看上去沒那么嚴肅嘛。
  
      兩人沒有打鬧多久,片刻就停下來,畢竟是公共場合,不能像私下里那樣肆無忌憚的玩鬧。
  
      聶唯趁著去教室的功夫,也問了問林亦菲怎么會來上節目的。
  
      “還不是你們公司那位導演,說你也參加了,而且點名讓我也參加,我心想閑著也是閑著,就參加唄,所以就來了。”林亦菲倒是沒隱瞞什么,直接把于峰賣掉了。
  
      實際上他看到于峰拿著帶聶唯名字的名單找上她的時候,就猜到了于峰打的什么主意,只不過她自愿入套。
  
      “我猜也是這樣。”聶唯笑著說道:“上一下綜藝節目也好,這個節目也不累人,要是《無限挑戰》邀請你,能拒絕就拒絕吧,那個才是坑呢。”
  
      聽到聶唯的話,林亦菲沒什么反應,周朵朵卻打了個哆嗦。
  
      就在八月初的時候,她和隊友一起上了一次無挑,經歷至今她都不想要回想,太慘了,就沒有見過這么整嘉賓的節目。
  
      她都算好的,像是楊小鯉這樣的在節目里哭了不止一次了,節目組喪心病狂的吧她們扔到無人島上,美名其曰‘荒島生存’,培養大家獨立自主的個性,但實際上就是吃苦吃苦再吃苦。
  
      吃的沒有,喝的沒有,連住的地方都沒有,全都要自己動手,節目組就給了工具。
  
      幾個小姑娘哪來的什么野外求生知識,要不是還有幾位男主持人,怕是第一夜就給崩潰掉。
  
      一群人在荒島住了兩天一夜,再回到大城市,吃以前嫌棄的很的方便面,都仿佛在吃山珍海味一樣,有些人也不求什么進口礦泉水了,一塊一瓶的純凈水也喝的甘之如飴。
  
      當然,節目播出后反響也是非常好,收視率破5,也算是對幾位身心都受到傷害的女孩們有了稍稍的安慰。
  
      “茜茜姐,聽我哥的話,那節目千萬別上。”周朵朵打了個哆嗦,然后急忙忙的和林亦菲說道。
  
      可她忘了一句話,有些時候,你越是不讓,可那人就越好奇。
  
      此時此刻繁星大廈的馬冬正在和無限挑戰的節目組導演商量下一期節目的嘉賓名單。
  
      “你們聽說我們聶總和林亦菲一起上咱們公司那檔新綜藝了么?”有人忽然問道,立刻一大堆人點頭。
  
      “我覺得聶總最近應該挺閑的。”馬冬說道,又是一大堆人點頭。
  
      “要不咱們邀請一下?”馬冬又問道,自然又是一大堆人點頭。
  
      “林亦菲也邀請一下?行了,我知道你們會點頭,不用點了,現在站出來一個,誰去邀請?”馬冬話音剛落,所有人全都看向他。
  
      馬冬心里一慌,下意識的叫道:“看我干什么!?”
  
      “馬總,每次邀請聶總參加節目不就是您么?”節目組導演在一旁幽幽的說道。
  
      聶唯不知道馬冬正在打他和林亦菲的注意,跟著一群人來到教室門口,就聽到一旁林亦菲驚喜的叫道:“我們以前的教室誒。”
  
      “一點都沒變!”等到大家走進教室,林亦菲眼神中的驚喜之色更濃了。
  
      因為這間教室和她記憶里的教室一模一樣,桌椅板凳,墻上掛著的窗簾,甚至連打掃衛生的笤帚和拖布擺放的位置都差不多。
  
      “聶唯,找一找啊,我們的桌子。”林亦菲揣著驚喜,開始掃視教室里的桌子,聶唯開口道:“左邊第三張桌子。”
  
      聶唯找到了,因為那個桌子有很明顯的特征,一個角缺失了一塊。
  
      聽著聶唯的話,林亦菲也很快找到了目標,連忙跑了過去:“聶唯,就是這樣桌子,還有我們刻的名字呢。”
  
      林亦菲的呼喊聲讓所有人都好奇的望過去。
  
      實際上這些桌子都是昨天學校臨時從倉庫里找出來的,這些年京電的硬件設施更新換代好多遍了,怎么可能還讓學生用新世紀初的桌椅呢。
  
      所以大家也好奇呀,很十分想看啊。
  
      班主任是最后進的教室,結果一進來就看到自己的學生抻著脖子往林亦菲那邊看,而林亦菲則是盯著一張桌子來回的看,畫面非常好笑。
  
      “都按座位做好。”班主任笑著說道:“林亦菲,你就做在那里吧。”
  
      “聶唯,你坐在林亦菲的后面。”
  
      北電的教室要比標準教室還大,但是學生卻要少的多,尤其這一次還把一個班分成了兩個班,人就更少了,十來個人坐在教室里,空空曠曠的。
  
      因為之前錄制節目考試耽擱了不少時間,現在距離中午下課的時間只剩下不到一個小時,老師便讓大家自習,真正的大課等到下午再上。
  
      老師離開之后,以往這時候教室里應該是特別熱鬧,可今天卻仿佛都改了性子一樣,教室里顯得很靜,最多有一些竊竊私語聲。
  
      而大家的目光,若有若無的都望向幾位嘉賓。
  
      這時候聶唯站了起來,走上了剛才老師的位置,然后朝著所有人笑著說道:“大家好,我是聶唯。”
  
      “今天很開心能和大家見面,在接下來的一段日子里,我們會成為同學,一起學習,一起進步。”
  
      “我先做一個簡單的自我介紹,我是一名演員,也是一名導演,出道十九年,下面讓林亦菲同學給大家做自我介紹。”
  
      林亦菲笑著站起來,介紹道:“我叫林亦菲,是一名演員,出道也是十九年。”
  
      林亦菲說完朝著聶唯笑了笑,她倆都是通過《金粉世家》這部電視劇出道的。
  
      “我叫薛謙之,大家知道我應該是在微博上,很多人都一位我是一位段子手,其實我本職是一位歌手,當然我也可以做一名演員,偶爾也會參加一下綜藝。”
  
      等到薛謙之也做完自我介紹后,聶唯朝著下面的同學問道:“我們已經做過自我介紹了,那么同學們是不是也上臺做一下自我介紹?”
  
      聶唯這個提議,讓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
  
      這怎么看都是一個能在聶大導演心里留下印象的好機會啊,所有人都開始躍躍越試,聶唯想了想,朝著周朵朵說道:“朵朵,你來做個示范吧。”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