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悍妻歸來,誤惹攝政王 >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泥人還有幾分土性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泥人還有幾分土性


  
  然而白青眼尖,早已看到了她,見她要走,三步并作兩步地追了上來,攔住白央的去路。
  “白央,你是不是很得意?“白青聲音尖利道,一雙眼睛,噴火地瞪著白央。
  白央皺了皺眉,“我不明白你說什么?“
  “還敢裝傻?“白青火冒三丈,看著越發嬌俏的白央,眼中惡毒之色一閃,她抬手撩了撩鬢邊的發,怒道,“若非你在震威侯面前說我壞話,他會削我的發?“
  白央聞言,這才注意到她鬢邊的頭發少了一大截,看上去參差不齊,有些難看,她驚愕地說:“是侯爺削的?“
  白青面色難看,尤其看到白央這樣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心里的恨意便越甚,她嘴角勾起諷刺的弧度,“白央,你便是用這樣副模樣勾引得震威侯吧?真是看不出來,原來你的骨子里,就跟你的娘一樣騷,專門勾引男人,你就跟你娘一樣賤,都是**……“
  隨著她的話音剛落,突然“啪“的一聲脆響傳來。
  白青捂著自己的左臉,不敢置信地瞪著白央。
  “白央,你是什么東西?竟然敢打我!“
  白央放下揚起的手掌,身子微微有些發抖。
  她從未打過人,便是小時候,被家中兄弟姐妹欺負打罵,她也不曾與他們動過手,因為那時她不想連累到娘親,便總是默默忍受著,她也沒有放在心上,可是她不能容忍別人辱罵她娘。
  “打的就是你!“白央本身很大的眼睛,此時瞪得大大的,怒恨地看著白青,“是你說話太過了,你怎么能那樣說我娘?你有什么資格?“
  白青從未見過這樣的白央,白央是庶女,是白家最不起眼的一個女兒,又因為不祥之名的關系,不受家中長輩待見,便理所當然地成為了家中兄弟姐妹們出氣的對象。并且她性子綿軟,向來逆來順受,從不會反抗。
  猛然出手打人,又是一副這樣怒意騰騰的樣子,饒是刁蠻如白青,心里也不由有些犯憷了,但也只是一下子,她便回過神來,大聲罵道:“你娘本就是那樣的人,難道還怕別人說?若非她風騷,憑她一個下人的身份,是怎么爬上爹爹的床,繼而生下你這個賤種的?“
  白央聽到她越說越不堪,當即怒紅了眼睛,忽然抬起一腳,便將白青踹翻在了地上,緊接著,欺身而上,壓在了白青的身上。
  “你嘴巴怎么這么賤?看我不撕爛你的嘴!“白央一手拽著白青的頭發,另一手,“啪啪“煽在她臉上。
  泥人還有幾分土性,更何況白央這樣孝順的人,她怎能容忍白青那樣辱罵她的娘?
  白央怒紅了眼睛。
  活到這么大,她還從未如此生氣過。
  白青平日里嬌生慣養,而白央卻做慣了粗活,力氣自然比她大。
  白青被動地被壓在地上,根本無力抵抗,只能任由她煽打自己,嘴里發出慘叫的聲音。
  “啊……白央你這個賤人,快放開我,否則爹爹不會饒過你的……“
  (本章完)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