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悍妻歸來,誤惹攝政王 > 第八百九十二章 抑制不住怒意

第八百九十二章 抑制不住怒意


  
  “昨天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當時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中了毒一樣,我想大哥跟我也是一樣的……但是后面又沒事……”
  她原本以為自己中了傳說中的媚藥,可后來又沒事了,所以這種猜測,被她否決了。
  冥華聽得她的話,心里一動。
  “你昨天在司衡府中吃過什么?”
  “我也沒吃什么,就是黎若給我做的桂花糕。”殤月說完,看了看冥華的面色,見他蹙眉沉思,忍不住說道:“我不想為自己辯解,但是大哥,他并沒對我做什么,希望你不要怪罪他。”說到這里,心里擔憂起來,不知大哥怎么樣了,傷勢有無好些?昨天那一劍,他刺的很深,是因為他覺得冒犯了自己。可除了怕冥華生氣外,她其實并不怪他。
  冥華一看,就知她心里在想什么,心里抑制不住地升騰起一股怒意。
  縱然知道她沒有別的心思,可見她掛念別的男人時,他心里依舊抑制不住怒意。
  殤月沒來由打了個哆嗦,忽然覺得周遭空氣變冷了,她下意識地搓了搓雙臂。
  冥華俊臉沉靄,忽然抬手便來剝她的衣服。
  昨夜的陰影,籠上心頭,殤月脫口道:“不要碰我……”
  冥華動作一滯,抿了抿唇,卻并未停下給她脫衣的動作。
  殤月見他這樣不顧她的感受,不由怒了,“冥華,你不要以為我不反抗,就能任你為所欲為……”昨夜她不想反抗,是因為她心里確實有些心虛和愧疚,可是若冥華一而再地欺負她,她也不是那種能任人欺侮的人。
  突然,頸間一涼,緊接著一股淡香傳來。
  殤月一怔,未說完的話,生生梗在喉嚨,再說不出口。
  冥華手里不知何時,多了一個白玉的瓷瓶,輕柔地將一種白色的膏藥涂抹在她的頸間。
  殤月愣愣看著他專注的眉眼,突然,美眸中涌起薄霧。
  “月兒,下面可能會有些刺痛,你且忍一忍。”
  耳畔傳來男人低柔的聲音,殤月回過味來,一張臉立即羞紅了,連忙壓住裙擺,可憐兮兮地望著冥華,“不要,我沒事……”
  “月兒,乖,必須上藥。”冥華柔聲輕哄著,一只手繞到她頸后攬住她,另一只手,已經強勢地拉開了她的裙子。
  殤月聽得他溫柔的聲音,正有些恍惚,下面一涼,冥華的手指醮著藥膏,已經抹了上去。
  正如冥華所說,藥膏抹上去的時候,還是有些刺痛的。
  殤月輕喘了口氣,便將一張滾燙的臉埋入冥華頸間,不再吭聲。
  藥膏的清香味道,飄散在床帳內。
  冥華看著她紅腫的地方,一種難言的懊惱充斥在心間。
  月兒如此嬌嫩,他怎么忍心對她那樣粗暴?
  片刻后,殤月感到他的動作停了下來,卻并未退出,不由有些惱怒,“還沒好嗎?”
  冥華聞言,將手撤了出來,低頭吻住她的唇。
  殤月原本有些抗拒,但他動作憐惜,不似昨晚那般粗狂,便按捺了下來,但是卻無論如何不肯回應他。
  吻了她片刻,冥華見她身體僵硬,知她還在想著昨夜的事情。
  他不由伏在她肩上,喃喃低語道:“月兒,昨晚的事情,可以忘了么?”
  (本章完)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