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悍妻歸來,誤惹攝政王 > 第八百八十五章 美人哭訴

第八百八十五章 美人哭訴


  
  黎若見狀,憂愁地皺起了眉,小聲勸道:“娘娘,空腹喝酒傷身,您還是先吃點東西吧。”
  “我不餓。”殤月淡淡道,端著酒杯,小小的抿了一口。
  冥華的目光掃過來,見她在喝酒,眉心一擰,眸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痛意,但他卻并未似往常般斥責她。
  手一招,尚文軒將斟滿酒的杯子放到他手里。
  冥華仰頭,便將一杯酒飲盡。
  “再倒。”他沉聲道。
  尚文軒暗暗嘆了一口氣,不敢違拗,只得繼續倒酒。
  這帝后之間的疏離冷漠,明眼人都看得出來。
  原本今日是個喜慶的日子,本該氣氛輕松喜悅的,但大殿中的氣氛卻沉悶而壓抑,今日是月夕節,也是慶功宴,可最大的功臣震威候,卻并沒有到場,這讓眾人心里起了一些疑慮。
  眾人覺察到了,卻并不敢將疑慮說出來,只沉悶地坐在那里喝酒吃東西,心里祈盼著宴會盡早結束。
  冥華喝了幾杯酒后,似乎才察覺過來眾人的拘束壓抑般,他偏首對尚文軒道:“傳歌舞。”
  “是。”尚文軒聞言,親自去傳了歌舞。
  沒片刻,絲竹歌樂,便悠揚地響了起來,緊接著,舞娘從殿門處魚貫走進來。
  有了歌舞助興,殿中壓抑的氣氛,舒緩了不少。
  眾人便欣賞起了歌舞。
  這次的舞娘,個個樣貌姣好,身段婀娜。
  一些年輕的鐵軍將士,也不由被吸引了目光。
  他們哪里會知道,這些舞娘,正是殤月當日將她們充進教坊司的美人?
  殤月淡淡瞥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即便喝得少,但是殤月酒量淺,很快便醉了。
  她抬起瀲滟的眸子,看著殿中的歌舞,見美麗的舞娘們,目光頻頻望向冥華的方向,其意,不言而喻,她嘴角勾起一個譏誚的笑。
  若是在平日,她還會出手教訓她們,但今日,她異常疲憊,什么也不想做。
  她抬手揉了揉額角,以圖緩解昏脹的腦袋。
  冥華目光一直注意著她這邊,這時見她似有不舒服,心里一緊,當即皺起了眉。
  這時歌舞停歇,舞娘們魚貫退出。
  突然,其中一個舞娘,目光一閃,朝冥華的方向跪了下去,“皇上,奴婢們有冤,還請皇上給奴婢們作主。”
  舞娘話音一落,全殿皆靜。
  那些原本要退出的舞娘們,面面相覷片刻,突然也咬唇跪了下來,伏倒在地,“請皇上給奴婢們作主。”
  冥華皺眉看著她們,“何冤之有?”
  舞娘們看了眼殤月的方向,終于鼓起勇氣道:“奴婢們本不是舞娘,是各地進獻上來的美人,卻因皇后一句話,奴婢們便淪落成了舞娘,奴婢們不甘心,還請皇上為奴婢們作主。”
  “是啊,皇上,皇后縱然貴為一國之后,可也不能如此蠻橫,若皇后不喜奴婢們,可直接將奴婢們遣送出宮,又何必這樣羞辱奴婢們呢,請皇上給奴婢們作主啊……”
  美人哭訴的樣子,別有一番美感。
  殿中的大臣們已被她們柔弱委屈的樣子,給迷惑住了。
  其中幾個臣子,原本便對殤月有很大的意見,這時聽得美人們受的委屈,當即義憤填膺道:“皇后貴為一國之后,應當大度寬容才是,怎地連幾個美人也容不下?這實在有失皇后的氣量。”
  (本章完)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