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悍妻歸來,誤惹攝政王 > 第八百七十二章 早就不恨了

第八百七十二章 早就不恨了


  鳳瑾氣得全身發抖,美麗的臉上,露出猙獰的表情,似乎恨不得撲上去將冥華咬死一般。
  殤月轉身的剎那,看到她那樣的表情,心里徹底涼了下來。
  冥華怎會有這樣一個母親?
  把自己的兒子當仇人一般恨著,怎會有這樣的人?
  她皺著眉,心里極為不舒坦。
  這時,一個重物砸過來,重重砸在了冥華背上。
  鳳瑾在背后瘋狂怒罵,“孽種,你會不得好死的,還有司徒殤月你這個賤人,你害得雅雅慘死,你以為你便能善終?”
  殤月又驚又怒,回身就想給鳳瑾結實的一鞭子,卻被冥華制止了,他眸光淡涼,“讓她罵吧,罵到沒力氣,她便不會罵了。”
  說罷,便拉著不甘的她出了幽寧宮。
  殤月極是氣悶,但冥華不愿與鳳瑾計較,她也不好再多做什么。
  采兒見狀,忙也拉了鳳菱出去。
  鳳菱回頭看著往日尊貴的母親,這會披頭散發,赤足站在狼藉的殿中的樣子,心里驀地一軟,甩開采兒的手,便踅了回去。
  “母皇,您不要再罵了,我這就去求冥華放你出宮,好不好?”
  他話一落,鳳瑾忽然一個耳光煽在他臉上,“滾,不要讓我看到你,你們都是一條心,虧我辛苦將你們生下來,一個個都是白眼狼,去把你父后找來,我要見他,讓他帶我離開這里,我不要待在這個鬼地方……”
  鳳瑾歇斯底理的聲音,響徹在殿內。
  鳳菱大概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一向敬重的母皇,會伸手打自己。
  他傷心落寞地站在那里,本就瘦削的身軀,此時看去,更顯得單薄。
  采兒看著這樣的他,心里難受起來。
  當初飛揚跋扈的少年,早已不見。
  看著他臉上五條鮮紅的指印,采兒眉心狠狠一擰,上前拖了鳳菱就走,“你這個傻瓜,做什么湊上前去挨揍?這就是個沒有心的女人,你理她做什么?”
  鳳菱落寞地任由采兒拉著出了幽寧宮。
  出了幽寧宮,鳳菱突然掙脫采兒的手,快步追上冥華。
  “你為什么非要將母皇軟禁在宮里?”鳳菱質問道。
  冥華看了他一眼,“我做什么,不需要向你解釋。”
  鳳菱冷笑一聲,想到什么,忽而嘆了口氣道:“我知你還在記恨小時候的事情,可那已經過去那么久了,并且你現在也好好的,就不能放下嗎?母皇她年紀大了,她其實身體并不好,你封了她的武功,又把她關起來,她現在就好像一個廢人般,也難怪她脾氣會那么不好了。你可以放她走嗎?只要你放了她,我可以帶她離開楚國,再也妨礙不到任何人。”
  冥華聽著他說的話,第一次正視著這個同母異父的弟弟,末了,忽然道:“鳳菱,我早就不恨了。”
  鳳菱怔了下,看著眼前這個兄長,心里涌起復雜的滋味。
  以前,他一向看不起這個同母異父的兄長,他雖長自己幾歲,他卻從未將他看在眼里,甚至,還一貫地幸災樂禍,還總是拿他出生時,差點被母皇溺殺一事,來刺激他,現在想起來,當初的自己真的壞透了。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