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悍妻歸來,誤惹攝政王 > 第八百二十八章 總歸多一份希望

第八百二十八章 總歸多一份希望


  
  冥華聞言,微微陷入沉思。
  片刻后,說道:“鳳颯竟然會有浮曼羅的解藥,這是我沒有想到的。”
  嚴峻先提醒道:“他本就是玉宸國人,而浮曼羅出自玉宸國蘇家,或許鳳颯有什么淵源也說不定。”
  經他這么一說,冥華忽然想起來梅若跟蘇家長老,年輕的時候,其實是有一段感情的,后來被玉宸國先女皇,也就是他外婆給強行擄進了皇宮,于是兩人之后便斷了來往。
  冥華黑眸微瞇,看來鳳颯早就知曉浮曼羅的解藥,只是一直未說。
  想到這些,他立即道:“來人。”
  夜隱立即走了進來,“主子。”
  “掘地三尺,也要將鳳颯給朕找出來。”冥華聲音冰寒徹骨。
  “是。”夜隱一凜,立即下去安排了。
  嚴峻先明白他的打算,遂點了點頭,“也好,若是能找到鳳颯,月兒的眼睛復明的希望會更大,但若是找不到鳳颯,那也只能去北海走一趟了。”
  “嗯。”冥華點了點頭,他確實是這樣想的。
  但其實就算找到鳳颯,他也無把握能逼他交出解藥,但總歸多一份希望。
  ……
  而遠在玉宸國,此時,司衡站在皇陵前,許久,才走了進去。
  走到鳳雅的陵墓前,看著孤伶伶矗立在此的陵墓,司衡久久沉默著,倏而,將手里一束不知名的花,放在墓碑前。
  他良久地看著幕碑上刻著的字,腦海里浮現女子英氣的面容,倏而苦笑道:“鳳雅,我愛司徒殤月,一如你愛我那般深重,這一世,我的心已教別的女子占領,沒有絲毫空余的位置,但我答應你,如果有來世,而你還喜歡我,那我一定娶你。這一世,我們緣份淺薄,便就這樣吧!”
  司衡說完,靜靜地站立著,過了好久,他才對著墓碑鞠了一躬,然后轉身,邁步走了。
  出了皇陵,親衛將一封信箋遞了上來,“候爺,您的家書。”
  “不看。”司衡冷酷道,不用看,他也知道信上的內容,無外乎就是催婚那些事情。
  他今年已是二十有三,確實不小了,別人在他這個年紀,早已是多個孩子的父親了,家里的長輩早已急,所以這三年來,家里的信,像雪片般,一封一封地寄來。
  每次的信,都大同小異,除了催婚還是催婚。
  對此,他深感無奈,因他早已打定主意,這輩子不會婚娶。
  他站在山頂,負手眺望向遠處。
  也不知月兒,今時在何方,一切可好?
  “候爺,又有來信。”另一個親衛的聲音自身后傳來。
  “收著。”司衡頭也未回地說。
  親衛為難道:“可是,這是帝都來的,是皇上派人加急送來的……”
  “你怎么不早說?”司衡眉頭一皺,轉身劈手從親衛手里取過信箋。
  當信箋展開,看到信上的內容時,司衡素來冷酷的臉上,竟然浮起巨大的喜悅,使得他原本冷酷的眉眼間,竟然多了幾分親切之意。
  親衛在旁邊見狀,心里惴惴的,是什么事情令候爺那么高興?
  他忍不住問道:“候爺如此高興,可是有什么喜事?”
  (本章完)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