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漢興 > 第647章 南征準備

第647章 南征準備

    “這有什么好奇怪的?”賈時飛笑著說:“江南繁華,卻不是他們的繁華。”
  
      機會來了!
  
      賈時飛暗自給自己鼓勁。
  
      現在就是展示自己腹中才華的時候!
  
      “要說江南繁華,這對父女這樣沿街跑馬賣解的,都是最下九流的行當,有再大的本事,每天求一飽而不可得。”
  
      “他們最好的下場,大概就是女兒嫁入殷實人家做妾,做父親的能跟著進去做個管事了此一生吧。”
  
      “但若是因此說江南不繁華……,呵呵,不知小哥聽沒聽說過幾句諺語?”
  
      “大叔?什么諺語?”
  
      那對父女正在休息,準備接下來的表演,略感無趣的徐代煣把注意力轉移到賈時飛身上,把他當成個茶館里講故事的說書先生了。
  
      當然不只是她,徐代灼徐代煥同樣很好奇。
  
      賈時飛清清嗓子,朗聲說道:
  
      “第一句:賈不假,白玉為堂金作馬。”
  
      “第二句:阿房宮,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個史。”
  
      “第三句:東海缺少白玉床,龍王來請金陵王。”
  
      “第四句:豐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鐵。”
  
      兩個小孩子一臉茫然:“什么意思啊?”
  
      徐代灼倒是聽明白賈時飛這話什么意思了——四個很有錢的江南大姓唄。
  
      “賈、史、王、薛,此乃江南四大豪族,以上四句諺語,就是形容他們家豪富的。”
  
      “這四大豪族無不作用良田萬頃,美屋千間。然而他們只知每日縱情享樂,完全無視一墻之隔的地方就有流民無數!”
  
      賈時飛憤慨的說道: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江南如今的繁華,就是這么回事而已!”
  
      “剛才吾聽聞小友來自江北,所以吾才會對小友說這些話——如今的天下,當為江北所得!吾日夜所想,就是江北大軍南下,將賈、史、王、薛這等不思社稷,只曉得夸贊積富的蛀蟲,徹底清除,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
  
      賈時飛的內心當然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樣激憤,但他認為自己今天的表現很好,完全達成了目的。
  
      他剛才那番話隱含著這么幾件事:
  
      第一,四大豪族很有錢,干掉他們能搞到很豐厚的收益。
  
      第二,四大豪族為富不仁,名聲很臭,干掉他們不會有名聲上的麻煩。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我賈時飛雖然身在江南,但卻是希望華夏帝國統一天下的。
  
      賈時飛并不指望徐代灼能立刻聽明白這幾點,但他覺得這個年輕人能夠慢慢琢磨過來。
  
      等到江北大軍南下抵達金陵的時候,他應該就會想起應該抄了四大豪族的家,到時候自己這個首倡功臣說不定還能從中撈一筆。
  
      當然,更重要的是,一定要讓這位北朝的皇太孫記住自己這個身在南方心在北的小臣,這樣,等他登基,自己將來一定有大展宏圖的機會!
  
      而徐代炫默默的看著眼前這個慷慨激昂的中年男子,一句話都沒有說。
  
      ……
  
      共和1794年漸漸進入尾聲。
  
      這一年,帝國的整體國力再上一個臺階。
  
      由于吞并了扶桑,帝國的總人口在一年內邁上了一個新的臺階,達到公、平民1370萬人,庶民550萬人,奴隸1100萬,總人口3000萬的龐大數字。
  
      不過這個數字其實并不健康,因為增長最快的是庶民和奴隸,絕大部分是從扶桑直接通過戰爭掠奪來的人口。
  
      這些不可靠人力的數字已經遠遠超過帝國核心人口,毫無疑問,這是非常危險的。
  
      但是帝國的發展卻又不得不依靠這些庶民和奴隸——至少要讓他們負責繁重而危險的農奴、礦奴工作,以釋放核心人口到更重要的崗位上去。
  
      這成了一個矛盾:帝國需要大量庶民和奴隸,但庶民和奴隸數量太多很危險。
  
      解決這個矛盾的唯一辦法,就是快速增加核心人口數量。
  
      徐世楊沒有讓漢人的孩子一夜之間全都長大的能力,帝國的生育率不算低但頃刻間也沒法生出那么多核心人口。
  
      因此,辦法只剩下一個——把江南吞并進來,用江南漢人人口稀釋江北的庶民和奴隸比例。
  
      江南有五、六千萬人口,絕大部分是漢人,稀釋、消化千多萬庶民和奴隸不會有絲毫問題。
  
      何況江南還是帝國向南洋擴張的大本營,是非常合適的工業區和原材料產地,同時也是帝國商品的銷售市場。
  
      種種原因導致了,帝國在北方已經沒有擴張空間的情況下(秦王即將開始的擴張是附屬國間接擴張,對帝國的影響很小,屬于贏了大賺輸了也不會心疼的那一種),消滅大周,吞并江南已經勢在必行。
  
      為此,帝國開始了一輪靜悄悄的備戰工作。
  
      首先是野戰軍部隊開始悄然擴充,帝國把原有的十萬野戰軍陸軍直接擴充到兩倍二十萬人。
  
      兵員來自預備役重新征召和少數民兵,部隊并未擴建編制,而是給每個單位增加一倍人手,實行一個老兵帶一個新兵的制度。
  
      由于江南也是漢人的核心區域,標榜漢人帝國的華夏這次不打算動員以往作戰經常使用的外蕃士兵,免得出現外族士兵在漢人帝國的指揮下搶劫殺戮漢人的情況,那樣帝國一直以來的民族主義宣傳就成笑話了。
  
      在總參謀部的計劃中,這次南征Z治意義大于實戰意義,因為大周軍隊并無多少戰斗力,最大的軍事阻力可能來自徐世松,他手下倒是有一支忠于大周朝廷的武裝力量,但兵力不多,火力孱弱(相對華夏來說),而且補充困難,實際上是一支一次性軍隊。
  
      只要打垮了徐世松的部隊,那么大周剩下的軍隊,不管是禁軍還是廂軍,都不足為慮。
  
      但是,總參謀部再三強調,這次絕對不允許出現類似在扶桑和遼東的屠戮和搶劫行為!
  
      這次的一切繳獲,哪怕是一張紙,都得上繳存檔!不允許任何人私自保留任何戰利品!嚴禁搶劫和騷擾平民!
  
      總的來說,徐世楊開始在部隊中輸灌類似“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之類的思想,準備把南下的野戰軍打造成一支軍紀極為嚴明的“威武之師、文明之師”。
  
      為此,徐世楊專門給預定南下的部隊配備了超比例的憲兵。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