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特種兵之種子融合系統 > 第1824章絞肉機的淘汰方式

第1824章絞肉機的淘汰方式

    “執行盟主的命令!”烏東肅容道。
  
      “聽盟主的話,我們還要一起并肩作戰,我們會帶著你們那一份希望,戰到最后一刻!”馬拉拉朗聲道。
  
      “是!”
  
      四名站著的老窩和巴基的戰士向眾人敬禮,緊咬著牙根,眼淚不斷從眼角冒出,順著堅毅的面容,留下一道清晰的淚痕,滴落在地。
  
      “拿起武器,跟敵人斗戰,吸引火力!”
  
      四名老兵沒有定站在原地,而是在草地上溜了起來,四個人朝著四個方向散開。
  
      這樣做的目力,就是分散兵力,讓子彈盡可能朝著他們掃射。
  
      這時,張陸等人藏在泥潭之中。
  
      一個個鼓起一口氣,伸開四肢,以平躺的方式,增長浮力。
  
      只要他們不亂動,一時半刻倒也不會沉入泥潭里面。
  
      嗚……
  
      低沉的身影響起。
  
      噠噠噠。
  
      子彈狂掃而來,草地上不斷有泥漿飛濺而起。
  
      轟隆隆。
  
      除了肆虐的子彈,還投放了炮彈。
  
      雖然只是演習,但是爆開之后,草皮和泥漿四濺。
  
      “干他們!”
  
      f國站著的老兵,抬起了科爾德kord機槍,朝著天空的直升飛機掃射。
  
      鐺鐺鐺。
  
      子彈射在了直升飛機鋼板上。
  
      但是沒用,這種程度的撞擊,感應器是不會產生反應。
  
      看到下方兩只“螳螂”,自不量力反擊,機槍手將加特林槍頭一轉,密集的子彈朝著他們傾瀉而去。
  
      噗噗噗。
  
      兩名f國老兵身子不停的抖動,身上冒出陣陣藍色煙霧。
  
      “我們是高盧雄雞!干死這群國佬!”
  
      數發大口徑的子彈射在他們的身上,兩人嘴角已是溢出了鮮血。
  
      但是他們卻沒有停止開槍射擊,不屈朝著天空的直升飛機狂射。
  
      “有意思,我倒要看是你們硬氣,還是我的子彈更硬!”
  
      機槍手也被激怒,調轉槍頭朝著他們繼續射擊。
  
      不過這兩名戰士很硬氣,被打在半跪在地上,還在端起科爾德kord機槍掃射,直到打光了所有子彈,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
  
      重型加特林機槍繼續推進掃射。
  
      僅僅十分鐘過去,就將子彈打光,機槍手打開了身旁的箱子,將黃澄澄的子彈鏈條裝入機槍之中。
  
      短暫的歇戰,飛機員駕駛著直升飛機低空掠過,有些訝異道:“這些人果然不怕死,作戰意志太頑強了。”
  
      “頑強有什么用,還不是陣亡!”機槍手冷笑道:“那些人還不是像老鼠一樣藏在草地里,要是他們敢躲在泥潭里,一陷進去,誰也救不了他們。”
  
      羅夫用望遠鏡在觀察,除了兩人半跪在地上,其他人都藏了起來,立即下令道:“將飛機的紅外掃描開啟,將敵人全部揪出來,進行絞肉機淘汰方式!”
  
      紅外掃描的存在,讓試圖利用雜草掩蓋身體的特種兵,將會一個個暴露。
  
      唯一的辦法,就是全部沒入泥潭。
  
      飛行員迅速按動各種按鈕,開啟了紅外掃描。
  
      現在飛行員充當了觀察手,不斷出聲匯報敵人的藏身位置。
  
      “下方5點方向。”
  
      “7點方向。”
  
      “4點方向。”
  
      “……”
  
      機槍手立即按照飛行員匯報的位置,兇猛掃射。
  
      噠噠噠。
  
      子彈如同雨點,成片射向了那些區域。
  
      這還不夠,飛行員投放炸彈,一枚枚炮彈落在被紅外掃描掃出來的特種兵。
  
      轟隆!
  
      這種轟炸,就像是二戰時期的空軍地毯式轟炸,一枚枚炮彈一路轟炸過去。
  
      泥漿不斷翻涌,藏在泥潭附近的特種兵,不是隨著上涌的泥漿涌了出來,就是爆炸太近,感應器感應到沖擊波,自行判斷陣亡。
  
      就這一波轟炸,f國憲兵隊瞬間陣亡了六名戰士,只剩下最后的四人。
  
      而不遠處的西摩爾等人,看到對方利用炸彈轟炸泥潭,有人從泥潭之中鉆了出來。
  
      其實不管他們是繼續藏在泥潭,還是出來,都沒有多大區別,除非他們能避開紅外探測的掃描,否則結局都是一樣。
  
      頓時七名y國空勤團戰士陣亡,煙霧滾滾,那升騰的煙霧之中,那是一張張不甘,但淚流滿面的堅毅面孔。
  
      走到這一步,他們已經很接近勝利,就這樣被淘汰,饒是鐵血的軍中漢子,內心都是悲壯不甘。
  
      第二梯隊,海豹、三角洲和sat三支突擊隊不愧是世界最強突擊隊,非常有經驗。
  
      而且一個個心理素質強,他們將腦袋完全沒入泥沼,甚是如同泥鰍一般,還往泥潭下方鉆去,利用這樣的危險方式,避開了紅外探測掃描。
  
      實在憋不住了,還吞吃著泥巴,強忍著窒息感,在泥潭下方死撐。
  
      泥潭一陣涌動,但是他們鉆入了下方一點,倒也沒事。
  
      涌動的頻率變小,一個個腦袋破出了泥沼,大口了呼吸。
  
      泥沼都是腐爛的淤泥,這股惡臭比臭雞蛋要濃烈得多,一個個都忍不住,吐得膽汁都出來,狼狽不堪。
  
      辛姆斯特朗忍著翻江倒海的反胃,看著飛機已經飛向了第一梯隊,也就是張陸哪里,朝一旁的老狐道:“身后的f國和y國應該陣亡得差不多了。”
  
      “但前面的同盟國,好像沒有什么動靜,也沒有煙霧冒出,這些人藏哪里了?”
  
      辛姆斯特朗臉上泛起濃濃的狐疑,耳畔可是聽到了爆炸聲,第一梯隊可是五國聯盟,人員眾多,怎么可能沒有人陣亡?
  
      老狐吐了幾口嘴巴里的臭泥,用望遠鏡觀察。
  
      這一看,臉色浮現出一抹驚駭。
  
      半空中驚險爆炸。
  
      炮彈還沒有落入地上,怎么會爆炸?
  
      老狐略微愣了愣之后,看到不斷在半空爆炸的炮彈,目光近乎于呆滯。
  
      對方竟然在狙擊炮彈!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敢相信?
  
      現在是在演習,使用的是空包彈,不是穿甲彈,可以一槍穿透炮彈的堅硬外殼,引爆內部。
  
      想要射爆炮彈,唯一的辦法,那就是射中炮彈的導引線。
  
      問題是,怎么打?
  
      炮彈高速旋轉落下,看都看不到,根本就沒法打!
  
      老狐四人都是狙擊手,戰略級狙擊手,可以說是狙擊金字塔上最頂尖的一小撮人。
  
      但捫心自問,讓他們射,那是一槍都不敢有把握,更遑論是槍槍都命中。
  
      此刻,姆巴勒,西摩爾,辛姆斯特朗和老狐等人,呆呆抬頭,看著漫天爆炸的火花,好像炸開的煙花雨!
  
      他們都看多煙花,但他們發誓,從來沒有見過這么震撼,這么璀璨,這么猛烈的戰場煙花!
  
      那是狙擊手可以做到的嗎?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特種兵之種子融合系統》,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