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北宋大丈夫 > 第119章 給禮房上課

第119章 給禮房上課

大抵這輩子就沒被人這么靠近過,更沒人敢來拍自己的肩膀。
  
  所以張八年一下有些懵逼。
  
  那深凹進去的眼睛里全是愕然,顯然是震驚了。
  
  沈安拍了一下也覺得不對勁,可既然拍了,他自然要多拍幾下。
  
  于是他真的就拍了幾下,然后干笑道:“后面那年輕人看著一表人才,張都知這是要帶著他去相親呢?”
  
  “咦!”
  
  沈安詫異的道:“好高的個子,得有六尺吧?”
  
  趙仲鍼拉了他的袖子一下,臉上全是木然的道:“那是親從官。”
  
  沈安尷尬的道:“那個啥……走了啊!張都知有空去家里喝酒,和折克行一起喝酒精。”
  
  張八年不知道自己是在想什么,竟然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
  
  沈安見他點頭,頓時腸子都悔青了,然后干笑著和趙仲鍼走了。
  
  “那是親從官,個子必須要在五尺九寸一分六厘,上下相差只能是一點……”
  
  趙仲鍼覺得需要給沈安補補課了,于是就一路給他說著宮中禁衛的情況。
  
  “親從官是最親近的,宮門的鑰匙都在他們的手中,宿衛和灑掃也是他們在做……親事官就要差一些了,只是看門,看守宮門和殿門,外人都說他們是看門狗,沒出息……”
  
  這條件真是牛叉了啊!
  
  差不多六尺,按照以后的折算,就是一米八的標準身高。
  
  這就是大宋的儀仗隊吧。
  
  “親事官還得要武藝高強呢……”
  
  好吧,還得是高手,不然也無法拱衛皇城。
  
  “沈待詔,沈待詔……”
  
  沈安聽到這個聲音臉頰都抖動了一下,而趙仲鍼已經回身了……
  
  “喲!是小郡王?”
  
  趙仲鍼就這么遭遇了唐仁。
  
  “怪道我早上出門踩到一泡童子尿,果然是遇到了貴人啊!”
  
  唐仁的五官本就擁擠,這么一笑,頓時就沒法看了。
  
  沈安在邊上聽他滔滔不絕的拍著趙仲鍼的馬屁,就打斷道:“我說你上次進了皇城司,沒掉一層皮?”
  
  唐仁馬上就一臉正色的道:“本來他們要用刑拷打,可某卻寧死不屈……”
  
  沈安打斷了他的自吹自擂,說道:“你找我啥事?”
  
  唐仁正在吹捧趙仲鍼,被打斷了之后,就像是撒尿撒到一半被叫停了般的難受,“沈待詔,樞密院禮房想請教以后如何同遼人打交道。”
  
  “我那就是運氣……”
  
  沈安不想摻和進去,不然以后出事了算誰的。
  
  唐仁低聲道:“沈待詔,是陳都知……”
  
  是陳忠珩說的?
  
  那么鐵定是趙禎的交代。
  
  沈安瞬間就凜然道:“雖然沈某并未在樞密院任職,可只要是有利于大宋之事,沈某不會去計較得失,啥時候去?”
  
  唐仁一臉的驚嘆,覺得沈安的應對和大義凜然真的比自己強多了,值得學習。
  
  ……
  
  當看到小貓兩三只坐在下面時,沈安覺得這是對自己的輕視。
  
  唐仁尷尬的道:“那些同僚大多有事……”
  
  有個屁的事,只是不想聽罷了。
  
  沈安干咳一聲,說道:“許多事都是一開始就被注定了,你們的選擇會讓自己多一些成功的可能,而有的人卻選擇了離開……那么這就是命,究竟誰的命好,且拭目以待。”
  
  唐仁坐在下面,攤開紙筆,然后看了其他人一眼。
  
  默然。
  
  沈安在想著皇帝是不是想讓自己轉到樞密院禮房來任職,可唐仁干的不錯,再往上的話就是專管禮房的樞密院副承旨,他的資歷還差了些。
  
  “沈待詔……”
  
  下面有人提醒了一聲。
  
  沈安驅散這些揣測,然后說道:“當初之事我也只是揣摩兩國之間的關系,從而得出了那個結論,所以我想告訴的大家的是……”
  
  沈安輕輕的拍了一下桌子,說道:“別害怕!”
  
  就這個?
  
  下面的人有些不以為然,都停下了筆。
  
  如果沈安就這點水平,那上次還真有可能是他忽悠的。
  
  沈安恍然未覺的繼續說道:“兩國相交首要在于關系。大宋和遼人的關系就是暗中的對頭。兩國之間的戰火暫時熄滅了,可大宋如何在和平時期和他們打交道?”
  
  “首先咱們要學會分析……一個國家的幾個要點,第一就是武力,這個大宋壓根不是對手,這也是你們害怕的根源。”
  
  “其次便是經濟,也就是錢糧。這個大宋卻是能頂好幾個遼國。”
  
  “再次就是人口和工匠,這個大宋依舊能碾壓遼人……”
  
  沈安突然停住了,然后苦笑道:“大宋也就是差在馬匹不多,可怎么就……”
  
  剩下的話他沒說,但下面的都自行腦補了:怎么就誰都打不過呢?
  
  “打不過……咱們得說的過吧,這就是禮房存在的原因。”
  
  沈安說道:“正如同我上次所說的那樣,目前是三國鼎立,西夏最弱,但西夏也是最重要的……”
  
  門外站著宋庠,他在聽著,等身后有人搭上了他的肩膀時,他被嚇了一跳。
  
  “官家……”
  
  身后竟然是陳忠珩,再后面點就是趙禎。
  
  趙禎微笑點頭,然后指指里面,示意先聽聽。
  
  “……別幻想耶律洪基是個不殺生的皇帝,若非遼人當年在西夏人那里鎩羽而歸,我敢打賭,大宋就是他的下一個目標,為啥?”
  
  沈安虛點了三個點,說道:“三角最穩固,大宋的武力最差,但人多,錢糧多,能拖……”
  
  這人竟然把大宋說的這般不堪?
  
  “……遼人把咱們打的滿頭包,然后就準備歇歇再打。誰知道西夏人卻陡然崛起,那就先弄死他們,后面的事你們也該知道了,遼人碰了個頭破血流。”
  
  沈安正色道:“在這個三角關系里,西夏人最重要,他們能有效的牽制遼人,所以現在的太平日子,實則西夏人出力最大。”
  
  這個……
  
  宋庠覺得沈安把大宋文武的努力全都無視了。
  
  他臉上帶著怒色,準備進去駁斥一番。
  
  趙禎一聲輕咳,然后走到了前面,看著里面的沈安開始激情四射。
  
  “這就是大宋對外交涉的基礎,覺得憋屈不?”
  
  沈安見下面的人面色凝重,就說道:“肯定憋屈。戰場上拿不回來的東西,必須要在桌子上討回來,這是你們的職責,所以你們必須要弄清這些關系,然后……別膽小!”
  
  沈安覺得大宋的外交工作一團糟,歸根結底就是膽怯。
  
  “當年若非是寇相公咬死不肯多給,澶淵之盟就會成為大宋的跗骨之蛆,每年都會耗盡錢糧……哎!崽賣爺田不心疼啊!”
  
  我……
  
  這次輪到陳忠珩要瘋了。
  
  你這話是暗指真宗皇帝啊!
  
  “……所以別怕,要把遼人看做是紙老虎。記住了,耶律洪基此人不肯冒險,所以除非能解決西夏人的側翼威脅,否則他不敢和大宋展開傾國之戰!”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