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扛著AK闖大明 > 第847章 主將與我們同在

第847章 主將與我們同在

    第二天一大早,朱慈烺伸了伸懶腰又戳了戳一旁還在呼呼大睡的劉鴻漸。
  
      “劉卿,該起來了!”
  
      昨夜二人在帳內啃著烤肉喝著燒酒,一不小心就喝高了,也就是朱慈烺是個門外漢,若是崇禎在這兒肯定要治劉鴻漸個大罪,最起碼也要打幾十板子。
  
      大敵當前,身為全軍統帥帶頭醉酒,還帶壞他的兒子。
  
      “聞聞還有肉香嗎?”劉鴻漸迷迷糊糊的道。
  
      “劉卿說的什么話,烤肉早被龐大伴兒收拾了,哪里還有……咦?還真的有肉香,莫非今兒早上還有肉吃?
  
      劉卿不是我說,現在百姓們雖然生活的好了,但也達不到每天吃肉的地步,士兵們這樣吃戶部的人又該找朕抱怨了。”朱慈烺一邊穿衣一邊道。
  
      自打出征以來在劉鴻漸的鄙視下,朱慈烺終于學會了自己穿衣服,雖然劉鴻漸在家里也是有老婆服侍穿衣。
  
      “嗯,那就好,沒得事兒,還能再睡一會兒!”劉鴻漸說完又沒了動靜。
  
      “那成,朕去城頭瞧瞧,你可別睡太久了。”朱慈烺穿好了龍袍就掀開簾子走了出去。
  
      待上得了城頭,但見放眼望去盡是黑灰,連城頭上的垛口都被大火燒得漆黑,城下不少地方仍舊冒著黑煙。
  
      而那股子經久不絕的烤肉味道便是從城下飄來。
  
      “嘔~——嘔~——”朱慈烺似乎明白了什么,呆愣之余便開始反胃。
  
      “皇爺,您這是怎么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老奴這便去穿太醫!”龐大海一看嚇壞了,趕緊吩咐下人去找齊銘胤。
  
      “大驚小怪什么,朕沒事!嘔~——”說完朱慈烺一溜煙朝著自己大帳跑去。
  
      “劉卿!你快醒醒!你快說說昨晚你給朕吃的什么肉?”
  
      ……
  
      幾乎是同一時間,莫羅佐夫和沙皇阿列克謝一世也端著望遠鏡在眺望布薩根城。
  
      昨夜他倆也沒睡好,烤肉味兒彌漫了整個軍營還整整飄了一夜,這導致羅剎人士兵一晚上都在抱怨伙食不好。
  
      “陛下,布薩根城墻是青磚所筑,大火燒了一夜肯定已經不牢固,今日此城必破!”莫羅佐夫道。
  
      他閉口不提燒城墻的燃料,因為他著實說不出口。
  
      阿列克謝一世沉默不語,朝著早已整隊完畢的羅剎人軍隊走去。
  
      經歷了昨日的苦戰,羅剎人仍舊保持著不錯的士氣,這是屬于哥薩克人的驕傲。
  
      “羅剎的勇士們,昨日你們用自己的勇氣證明了你們的忠誠,我,阿列克謝·米哈伊洛維奇,你們的皇帝,為擁有你們這樣的戰士感到驕傲。
  
      但是,這還不夠,我們的敵人仍舊龜縮在城池中,決戰就在今日,主將與我們同在!”
  
      阿列克謝一世跨上戰馬沖一排排的士兵們訓話。
  
      “烏拉~”
  
      “烏拉~”
  
      “烏拉~”
  
      ……
  
      “劉卿,羅剎人又在烏拉了,不過他們的士氣也真夠可以的。”
  
      朱慈烺似乎很佩服城外的羅剎人,他覺得大明的士兵也不過如此,甚至于傷亡如此大他都不敢保證大明的軍隊能保持如此旺盛的士氣。
  
      “你還是不懂兵啊!”劉鴻漸微微笑著搖了搖頭。
  
      想讓士兵們賣命吃飽給足只是先決條件,但并不是決定性條件,真到了那一步只要你小朱這的拼命,捋起你的皇袍往前一沖,大明士兵絕對會用行動證明什么叫衷心。
  
      “啟稟皇上、王爺,羅剎人的火炮兵又上來了!”孔二愣子虎虎生風的走過來稟報。
  
      “知道了,城頭的火炮都拆卸下來了嗎?”劉鴻漸道。
  
      “回王爺,按照您的吩咐都拆下來了,目前全部放在城中。”孔二愣子又道。
  
      “嗯,去知會巴巴喇總督,倘若城墻有倒塌的可能,立即命令士兵下城據守,莫要死守。”劉鴻漸說完便帶著朱慈烺下了城。
  
      一刻鐘后布薩根攻防戰在羅剎人的炮火聲中打響了。
  
      依然是昨日的戰術,只是城墻上除卻AKM的突突聲,再沒有榴彈炮的影子。
  
      被燒了一夜的城墻果然不再堅固,羅剎人的火炮只一輪便將東城的城墻打得搖搖欲墜,巴巴喇立即命令東城上的士兵緊急撤退。
  
      轟轟——轟——轟轟轟——
  
      城墻要塌了,孔二愣子直勾勾的盯著東城墻。
  
      轟——隨著一聲巨響,東城中間一段足有五六米的城墻轟然倒塌。
  
      “烏拉~!烏拉~!”羅剎人士兵們興奮的吼叫著。
  
      “敵人發起沖鋒了,榴彈炮準備!”孔二愣子也沖不下吼道。
  
      “烏拉~!烏拉~!烏拉~!”
  
      “開炮!”
  
      轟轟——轟轟轟——
  
      早已等候多時的大明火炮營士兵們幾乎同時啟動了榴彈炮,炮彈在蜂擁而來的羅剎人騎兵中間爆炸,羅剎人陣營頓時人仰馬翻。
  
      “迫擊炮準備!開炮!”
  
      見羅剎人啟稟已經沖入了小鋼炮的射程范圍,孔二愣子立即向部下下令道。
  
      又是一陣轟鳴,迫擊炮炮手們的操作愈加純熟了,八十門小鋼炮的炮彈幾乎無死角覆蓋了城墻缺口處。
  
      羅剎人本以為攻破城墻就是勝利在望,他們踏著昨日羅剎士兵的骨灰沖向這勝利,完全沒想到城墻后頭還是另外一個地獄。
  
      眼看著同伴一個個倒下,不少羅剎士兵心中生出莫名的恐懼。
  
      莫羅佐夫在咆哮,他憤怒的命令督戰隊射擊退回來的士兵,并派出更多的士兵參與沖鋒。
  
      “林河!”劉鴻漸面容冷冽的道。
  
      這一招其實是險棋,雖然對于羅剎人來說有點出其不意,但若是掌控不好被羅剎人沖進來戰局還真不好說。
  
      “卑職在!”林河一跺腳算是行了個軍禮。
  
      “火槍營準備,以楔形陣列布陣,勿要讓一個羅剎人沖進來!”
  
      “卑職得令!”林河隨即小跑著離去。
  
      羅剎人一波一波的沖鋒,但從射程上被明軍榴彈炮、迫擊炮以及火槍兵、擲彈手們阻擋在城墻缺口處。
  
      戰斗的慘烈程度比昨天更甚,很快的城墻缺口處便堆滿了羅剎人的尸首,饒是如此羅剎人仍舊悍不畏死的發起著沖鋒。
  
      一個多時辰后,尸首堆積如山,榴彈炮由于射角問題已經幾乎打不到尸山上的羅剎人。、
  
      “王爺,榴彈炮已經排不上用場了,而且炮彈也快消耗光了,迫擊炮也是如此!”由于炮火聲太大,孔二愣子扯著嗓子道。
  
      “巴巴喇,你那邊準備好了嗎?”劉鴻漸沒有理會孔二毛,而是扭頭對盟古總督巴巴喇道。
  
      “王爺,俺的騎兵早已饑渴難耐,就等著您的命令了!”巴巴喇聞言舌頭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興奮的道。
  
      ……
  
      PS:哥薩克人,嚴格來說哥薩克人不能稱之為一個民族,它是由韃靼人、俄羅斯人、立陶宛人和波蘭人組成的混合人群。
  
      嚴格來說俄羅斯帝國是一個沒有帝國民族的帝國,所謂帝國民族是指帝國內部,存在某個在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上占據主導地位的族群團體,帝國在某種程度上是屬于它們的,比如大明之漢族。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