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絕天武帝 > 第四百五十六章 自以為是

第四百五十六章 自以為是

“你怎么說話?”司徒夫人俏容浮現絲絲冷意。
  
  夏輕塵頭也不回,揚長而去。
  
  他跟司徒夫人已經無話可說!
  
  “我問你話!”司徒夫人異常惱火!
  
  就憑夏輕塵那不知感恩的態度,她給予對方無量洞的機會,已經是格外開恩!
  
  他不懂得珍惜,居然還惡言惡語!
  
  什么叫做瞎了眼?
  
  說得好像司徒家虧欠他很多似的!
  
  要看夏輕塵充耳不聞,司徒夫人身影一閃,上前將其攔截住。
  
  面容含著深深冷意:“今天話不說清楚,就不要走!”
  
  這都是什么人吶!
  
  夏輕塵眼神瞇起來:“想動手?”
  
  司徒夫人冷道:“動手又如何?”
  
  話剛說完,就后悔起來。
  
  夏輕塵可是公良老祖格外重視的人。
  
  真敢以大欺小,公良老祖未必會輕易罷休!
  
  “夫人!對付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人物,何必臟了您的手?不如交給我吧!”張固負手走過來。
  
  這種簡單,又能博取司徒夫人高興的事情,平時根本輪不到他來。
  
  如今機遇擺在眼前,怎能錯過。
  
  聞言,司徒夫人面色微松,不動聲色的挪移開腳步。
  
  等公良老祖問起來,欺負夏輕塵的是張固,又不是夏輕塵,有何可怕?
  
  張固負手而來,淡淡道:“夏輕塵,是不是外面多認識點人,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他一臉教訓口吻,冷眼道:“跪下給司徒夫人認個錯,我考慮從輕發落!”
  
  夏輕塵止住腳步,冷淡道:“你在跟我說話?”
  
  不久前,他還在貴賓室里給過此人一點教訓,這么快就忘記痛了?
  
  張固怡然不懼,自袖中取出一根古怪的金屬筒。
  
  “別以為小星位就了不起,你大概忘了,世上還有一種叫做涅器!”張固將金屬筒對準夏輕塵。
  
  黑黝黝的洞口里,隱隱閃爍著密密麻麻的針!
  
  只要催動,里面的鋼針會瞬間全部射出來!
  
  司徒夫人目光輕輕一閃。
  
  這應該是他二叔的三階涅器,天女花筒!
  
  里面的針含有劇毒,并且速度極快無比,即便是小星位,能夠成功躲避開的并不多。
  
  夏輕塵這點修為,在天女花筒面前,脆弱的不堪一擊。
  
  “如果你不知道這是什么的話,我不介意浪費時間給你介紹一下。”張固淡淡道。
  
  夏輕塵轉過身,眼神一冷。
  
  他心中有氣,正愁無處發呢。
  
  此人送上門,他還客氣干什么?
  
  他腳步一邁,向著張固行去。
  
  后者微微后退一步,面現忌憚:“夏輕塵,你只要跪下認個錯就好了,何必非要自討苦吃?”
  
  可夏輕塵充耳不聞,大步走來。
  
  張固忌憚其小星位的實力,只得獰聲道:“你自己找死的,可別怪我!”
  
  說著,便催動涅器!
  
  瞬時間,數以百計的黑針從里面射出來,密密麻麻!
  
  且速度極快!
  
  普通小星位根本就無法躲避!
  
  但,夏輕塵并非小星位。
  
  而且,他也不打算躲避。
  
  嗖嗖嗖_
  
  毒針眨眼即至!
  
  張固仿佛已經看到,夏輕塵渾身被毒針插滿的情景!
  
  然而,當毒針射來,卻全都定格在夏輕塵三尺之外,無法再進片刻!
  
  隱隱可見一層磅礴的氣流環繞夏輕塵身邊,將諸多毒針給抵擋住!
  
  “什么?”張固大吃一驚!
  
  司徒夫人都怔住,注視著夏輕塵周身的氣流,眼瞳一點一點睜大。
  
  口中更是情不自禁發出驚呼:“小星位巔峰?”
  
  那等實力,不是小星位巔峰又是什么?
  
  兩人驚訝間,夏輕塵星力猛然一震,數百鋼針以更快的速度倒卷而回。
  
  噗噗噗……
  
  一聲聲慘叫中,張固被射成篩子!
  
  劇烈的毒素立刻爆發,令他當場昏迷!
  
  冷冷看了眼他,夏輕塵揚長而去!
  
  司徒夫人冷然盯著他離去,喝道:“姓夏的,永遠不要再踏入司徒世家一步!”
  
  夏輕塵頭也不回道:“求我都不來!”
  
  烏煙瘴氣之地,還來干什么?
  
  司徒夫人氣得不行,眼睜睜看著夏輕塵離開后,前去給張固解毒。
  
  “雖然是個廢物,但好歹還算忠誠!”司徒夫人淡淡道。
  
  待張固醒來后,司徒夫人坐在家主之位,淡然道:“張固,你表現還不錯,我把司徒燕許配給你,如何?”
  
  張固立刻清醒,一個激靈道:“謝謝家主,謝謝家主!”
  
  司徒燕是司徒世家里不錯的族人。
  
  不僅長得美,實力也不錯。
  
  能夠娶到她,比他本次的預期好得太多!
  
  他不僅在內心里好笑,幸虧有夏輕塵襯托。
  
  否則哪里能便宜到他呢?
  
  正在說話間,從地牢里出來的司徒歸鳳,風風火火回來。
  
  “無量洞都安排好了吧。”她隨意問道。
  
  司徒夫人頷首:“萬事俱備!”
  
  驀然間,司徒歸鳳發現張固在此,秀眉一擰:“他怎么在?”
  
  司徒夫人笑了下道:“好歹他是你組員,給他一次機會又如何?”
  
  司徒歸鳳冷冷盯了眼張固:“你是家主,你做主。”
  
  她環視四周,道:“夏輕塵呢?”
  
  馬上就要去無量洞,怎么不見他?
  
  司徒夫人淡然道:“趕走了。”
  
  趕走?
  
  司徒歸鳳怔了怔:“為什么?”
  
  司徒夫人厭惡道:“我反感挾恩自重的人!”
  
  “仗著提醒有恩,就把我們對他的好當做理所當然,這種人,敬而遠之!”
  
  司徒歸鳳沒聽明白:“我們對他哪里好了?”
  
  夏輕塵初次前來提醒,被家主懷疑,都要動手抓他了!
  
  她也因為偏見,對其冷言冷語。
  
  何曾給過其好處?
  
  而且,夏輕塵遵守規則,相助他們處滅修羅世家,理所應當拿到一個修煉機會。
  
  怎么把人給趕走了?
  
  “家主,你是瘋了不成?”司徒歸鳳覺得家主簡直不可理喻!
  
  司徒夫人不悅:“我這樣做,還不是為了你?”
  
  “我?”她更難理解。
  
  “你可知道,你救了夏輕塵,他是怎么說的嗎?他居然說,沒有遇到過半點危險!”
  
  “你都傷成這樣,居然還說沒危險!可見,你對他的好,對方全都當成了驢肝肺,覺得理所當然!”
  
  “這種人,不趕走留著干什么?”
  
  聽完,司徒歸鳳氣得渾身發顫,咬著牙道:“自以為是的蠢女人!!”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