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詭秘之主 > 第五十七章 記者

第五十七章 記者

砰!砰!砰!
  
  克萊恩單手持握從克拉格俱樂部租來的左輪,連續扣動扳機,準確地命中靶子,最差也在八環以上。
  
  經過許多發子彈的喂養,再加上成為“小丑”后對身體有超越普通人的控制能力,他的槍法已算得上相當不錯。
  
  繼續這么練上幾個月,我都可以被稱為神槍手了……克萊恩滿意地打開轉輪,抖出彈殼,在叮叮當當的落地聲里側頭望向塔利姆.杜蒙特,微笑問道:
  
  “還滿意嗎?”
  
  “非常好。”馬術教師塔利姆已脫掉了黑色呢制外套和淺灰色毛衣,擺出拳擊的架勢道,“來吧,讓我認識一下你的格斗水準,我可以坦白地告訴你,我從小就接受見習騎士的訓練,之后一直沒有荒廢。”
  
  身為非凡者,要是連一個只接受過訓練的普通男士都打不過,那,那我就不做人了!克萊恩吐槽了一句,沒脫雙排扣長禮服,放好左輪,側走兩步,對塔利姆做了個可以開始的手勢。
  
  他本想勾勾手指,渲染點氣氛,可一想到對方的實力,又懶得浪費精神了。
  
  塔利姆對此頗有點興奮,原地小跳了幾下,猛地快步向前,打出一記右側的擺拳。
  
  克萊恩左手一擋一抓,順勢矮身轉腰,探出右掌,流暢地來了個背摔。
  
  噗通,塔利姆飛了出去,背部著地——克萊恩最后沒有發力,只是以慣性將對方甩離身體。
  
  “厲害!”塔利姆迅速站起,豎了下拇指,“不愧是知名大偵探,你的槍法和格斗都非常出色。”
  
  只是打敗了你這么個弱雞而已,你從哪里看出我格斗水準很高的?克萊恩腹誹一句,含笑問道:
  
  “既然已經了解,你可以告訴我你的朋友想做什么委托了嗎?”
  
  “呵呵,他等下就到俱樂部,你們自己聊。”塔利姆反手揉了揉背側,“具體是什么委托,我也不知道,對了,他是個記者,《每日觀察報》的新聞記者邁克.約瑟夫,大概是希望得到短期的保護。”
  
  “好的。”克萊恩不再多問,繼續練槍,但不只是左輪,還包括獵槍,單發步槍,連發步槍,務求將來遇到狀況時,周圍有什么槍械都可以飛快上手。
  
  接近12點的時候,他回到一樓,進入自助餐廳,拿了一份烤雞和一塊煎的牛小排,以及俱樂部今天限量供應的奶油芝士焗龍蝦。
  
  放好這些東西,克萊恩又取來費內波特海鮮飯、水果沙拉、牡蠣清湯和侯爵紅茶。
  
  面對這豐盛的午餐,他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在心里贊美了句女神。
  
  如果在外面吃,這一頓恐怕得花3蘇勒……克萊恩交替使用著銀制的刀叉和勺子,吃得非常滿足。
  
  他差不多解決掉桌上的食物時,塔利姆.杜蒙特領著位穿厚重大衣,戴半高禮帽的男子走了過來。
  
  “莫里亞蒂偵探,這就是我說的那位朋友,邁克.約瑟夫,邁克,這位是知名大偵探,夏洛克.莫里亞蒂先生。”塔利姆微笑為雙方做著介紹。
  
  “很高興認識你。”邁克取下帽子,行了一禮。
  
  他外表年齡接近三十,眉毛較為稀疏,皮膚相當粗糙,毛孔異常明顯。
  
  不過,他的五官還算不錯,蔚藍的眼睛尤其迷人,再加上兩撇漂亮的小胡子,很有幾分成熟的韻味。
  
  克萊恩忍不住摸了下自己嘴唇周圍變濃變多的胡渣,起身請對方坐下,并微笑說道:
  
  “今天的奶油芝士焗龍蝦還不錯,你們可以試一試。”
  
  “好的。”邁克.約瑟夫也不推辭,拿著餐盤,繞了一圈,取了很多食物。
  
  “他急著過來,還沒吃午餐。”塔利姆笑著替朋友解釋了一句,并將一疊報紙放到了餐桌上。
  
  “看得出來。”克萊恩擱好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嘴巴,悠閑地喝起了紅茶。
  
  剛才這一頓,他吃得非常滿足。
  
  這時,邁克.約瑟夫端著兩盤食物走了回來,飛快吃了幾口,墊了墊胃,然后抬頭望向克萊恩:
  
  “莫里亞蒂偵探,你有聽說最近的連環殺人案嗎?”
  
  “取走內臟的?”克萊恩心中一動,簡略反問。
  
  旁邊的塔利姆點了下頭,感慨道:
  
  “果然,每一位偵探都在關注這起連環殺人案。”
  
  邁克則翻出其中一份報紙,推給了克萊恩:“這是最新的報道。”
  
  克萊恩接過一看,發現正是邁克供職的《每日觀察報》,他們在頭版頭條寫道:
  
  “11!又一位女士遇害!西維拉斯場束手無策!”
  
  ——貝克蘭德警察廳的總部在皇后區邊緣的西維拉斯街,所以,他們又被昵稱為“西維拉斯場”。
  
  11?第11起案子了?克萊恩忍住皺眉的沖動,疑惑地往下閱讀,發現果然和自己遇到的那起一樣,目標為女性,都穿著艷麗長裙,并被剖腹取走了內臟。
  
  這是有明顯的崇拜惡魔痕跡的案子,西維拉斯場肯定已經轉交給了值夜者、代罰者或者機械之心小隊,他們要占卜有占卜,要通靈有通靈,還具備各種奇特的有效的非凡手段,怎么到現在都還沒有破案,沒有抓到罪犯?那家伙有豐富的“反偵查”能力,破壞了死者的靈魂?或者說,死者靈魂連同內臟一塊被帶走了,屬于惡魔儀式的需要?嗯,他肯定可以干擾占卜……也是,“惡魔”途徑的非凡者要是沒類似的能力,哪敢連環殺人……克萊恩若有所思地對邁克.約瑟夫道:
  
  “你想做私人的調查?”
  
  “很抱歉,我不能接手,沒有警方的邀請,我不能接手,我得維持和他們的良好關系。”
  
  所謂的良好關系,就是請我去警察局喝茶的關系……克萊恩自我吐槽了一句。
  
  他拒絕的真正原因是,摻合進這起連環殺人案的調查很容易碰到官方的非凡者,其中也許就有女神教會貝克蘭德教區的值夜者們。
  
  “不,不是調查,不,準確的描述是,并非尋找兇手的調查,我只是想完成我的報道。”邁克.約瑟夫吞咽完蝦肉,解釋了一句。
  
  “報道?”克萊恩放下白色釉瓷茶杯,雙手交握,姿態悠閑地問道。
  
  邁克.約瑟夫道:
  
  “如果你明天或者后天購買《每日觀察報》,將看到我對這起連環殺人案做的深度報道,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揭示遇害者們的共同點,提醒相似的人群注意。”
  
  “嗯,有什么共同點?”克萊恩好奇問道。
  
  邁克喝了口咖啡道:“除了女性和穿色彩艷麗的長裙,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共同點。我對受害者的職業做了深入的調查,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她們有的是女仆,有的是紡織女工,有的是裁縫,有的是女教師,表面上看,沒有任何重合的地方,但實際上,她們都曾經做過站街女郎。”
  
  “站街女郎?女教師?”克萊恩略顯愕然地反問。
  
  在魯恩王國,教師屬于中產階級的組成部分,待遇最低也有周薪2鎊,足以讓一位女士過得還算不錯,她完全沒必要去做站街女郎。
  
  邁克動了下嘴角,嘆息道:
  
  “是曾經,她們在找到可以養活自己的工作前,也許都有著非常艱難的時刻。”
  
  “我之前做過一個調查,在貝克蘭德,15到55歲的女性里面,有六分之一的人正在做或者曾經做過站街女郎,呵,這就是我們的國家,所有外國人來到這里,都會感覺詫異,一個很保守的國家,一個繁華的大都市,竟然到處都是站街女郎。”(注1)
  
  這,這數據有點夸張啊……如果是真的,只能說現實比更夸張……這該死的世道……克萊恩一陣咋舌,想了想,故意說道:
  
  “一個問題是,兇手怎么知道被害者曾經做過站街女郎?她們身上又沒有貼著標簽,你也需要深度調查才能發現。”
  
  “不愧是大偵探,這或許就是線索。”邁克.約瑟夫并不意外地回答。
  
  不,如果是“惡魔”途徑的非凡者,那他挑選的標準也許就是看起來墮落過但又沒完全墮落的類型,而他們對墮落應該有著敏銳的直覺,說不定可以直接看到相應的深入的“顏色”,再加上色彩艷麗的長裙這個觸發點,目標基本就被鎖定了……克萊恩在心里自己回答了自己,轉而問道:
  
  “那么,你還想調查什么?”
  
  邁克點了點頭道:
  
  “這11起案子里,有10位女士曾經做過站街女郎,但有一位不是,她現在還是妓女,嗯,就是年齡最小,只有16歲的希貝爾,這顯得很奇怪,很奇怪,我想去‘金玫瑰’,也就是她,額,她工作的那個地方做深入的調查,看能否發現點什么。”
  
  “我擔心詢問會惹惱那里的人,所以打算請你短暫保護我,你不需要教訓他們,只用在最關鍵的時刻保護我逃走。”
  
  “如果什么都沒發生,我給你1鎊的報酬,要是有了打斗,那就提升到5鎊,你的意見是什么?”
  
  克萊恩笑笑道:
  
  “我去洗個手再答復你。”
  
  他禮貌欠身,慢悠悠前往盥洗室,然后拋出硬幣,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注1:這是維多利亞時代末期,關于倫敦的統計。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