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互相傷害啊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互相傷害啊

    態度源于實力。
  
      楚休這種行為在下界只是讓贏家老祖等人感覺憋屈,卻不會讓他們感覺太憤怒。
  
      反正昆侖魔教都已經成長到這種程度了,他們也敵不過楚休,憤怒又有什么用?
  
      但大羅天的武者卻都對楚休面色不善,甚至就連已經加入了楚休麾下的凌霄宗和皇天閣的人都感覺到有些別扭。
  
      楚休淡淡道:“我蒙騙大羅天?之前道尊可是說過的,大羅天跟下界同出一脈,大家既然都是自己人,又何來蒙騙之說?
  
      我在下界有昆侖魔教,有基業,但我在大羅天也是一樣有昆侖魔教在,有基業在。
  
      我楚休只是單純的楚休,昆侖魔教也是單純的昆侖魔教,又何來大羅天和下界的區別?
  
      難不成諸位來下界就只是看看走個過場,沒準備建立宗門嗎?”
  
      楚休這雖然是詭辯,不過還是挺有道理的。
  
      大羅天這些宗門耗費時間精力下界來,肯定是為了要在下界建立勢力的。
  
      不論是為了資源還是為了人,反正都是為利益。
  
      這樣一來,他們肯定也是大羅天和下界都有勢力,跟昆侖魔教又有什么區別?
  
      或許本質的區別就是楚休自己。
  
      不過梵教教主顯然沒有興趣聽楚休這些詭辯,他看向道尊,冷聲道:“之前你說下界之前讓大羅天安穩一些,我聽了你的。
  
      但現在都已經到了下界,我要殺你這小子,你還準備攔我嗎!?”
  
      道尊沒有說話。
  
      他跟楚休無冤無仇,同樣也沒有任何的因果在。
  
      所以他沒有害楚休的理由,但卻同樣也沒有救他的理由。
  
      大羅天的眾人都將目光望向楚休。
  
      之前孟星河來找他麻煩眾人是知道的。
  
      那一次孟星河被楚休抬出老蠻王給擊退了。
  
      但這一次老蠻王可不在,他楚休又拿什么來擋?
  
      就在這時,楚休不慌不忙的拿出來一座陣盤,淡淡道:“我這座陣盤連著凌霄宗的靈霄境。”
  
      在場的眾人都是一愣。
  
      你楚休的陣盤連著靈霄境又怎樣?哪怕你連著大羅神宮,梵教教主該殺你還不一樣是殺你?
  
      不過此話一出,道尊、世尊和梵教教主的面色卻都是有些微微變化。
  
      楚休冷笑道:“猜到了?我昆侖魔教的無根圣火你們也都看到了,在接管了凌霄宗后,我第一件事情便是將無根圣火的陣法接入到靈霄境當中。
  
      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天地神物,絕對可以將靈霄境當中的陣法破掉,放出那個……存在!
  
      毗濕奴殿是我滅的,你們梵教的人是我殺的,但那又怎樣?
  
      想殺我,那大家便都同歸于盡!
  
      你們封禁了那位存在五百年,你們猜猜,他若是出世,你們誰逃得掉?”
  
      楚休帶著一臉惡意的笑容,一副來啊,來互相傷害的模樣可惡模樣,簡直讓梵教教主恨的是咬牙切齒。
  
      在場大部分人都是一臉的懵逼,因為他們并不知道那個‘存在’究竟是什么東西。
  
      但梵教教主他們卻是知道的,甚至就是他們的祖輩將獨孤唯我封禁的,所以他們自然知道獨孤唯我有多強,將他放出來又會是什么后果。
  
      秦百源在那邊神色有些復雜的看著楚休。
  
      原來當初楚休這么積極的在凌霄宗內建立陣法,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楚休的舉動雖然是在利用凌霄宗,不過秦百源卻不怎么怨恨楚休。
  
      凌霄宗都已經淪落到要昆侖魔教庇護的程度了,還有什么資格去怨恨人家?
  
      秦百源只是感覺到有些悲哀而已。
  
      凌霄宗明明掌握著這么大的一個殺器,但這么多年來卻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去動用,這是為什么?因為自大,因為自負。
  
      在凌霄宗看來,自家已經足夠強大了,所以沒有必要去用這種不體面的方式來威脅人家。
  
      結果等到凌霄宗真正遇到危機時,自家的底牌卻是沒用上,反而是被現在的楚休來用來威脅一位九重天的至強者。
  
      而且這招還當真很管用。
  
      梵教教主臉上,惡相的那一邊依舊是閃爍著猙獰的殺機,但善相那一邊卻是在抽搐著嘴角說著什么,低聲呢喃,好像是在勸說著自己一樣。
  
      最后道尊沉聲道:“算了,都是我人族,大羅天和下界,自當一視同仁。
  
      別忘了,我們來下界,可不是為了解決這些恩怨來的,抓緊時間去找那東西吧。”
  
      聽到道尊開口,梵教教主這才扭轉過頭去,強忍著沒有繼續選擇出手。
  
      不過就在這時,下界那邊,陸長流卻是看著大羅天的眾人,遲疑的喊了一聲:“祖師?”
  
      寧玄機就站在人群當中,不過別說是在場的這些下界武者,就算是陸長流一時之間都沒認出來。
  
      畢竟他們不是五百年前的人,而真武教雖然有著寧玄機的畫像流傳下來,不過畫像中的寧玄機卻是仙風道骨,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樣,而不是現在這般邋遢。
  
      下界的其他人都將目光轉向了寧玄機,臉上的驚駭之色更濃了,簡直要比之前知道楚休早就去往了大羅天還要濃。
  
      能被陸長流叫做祖師的還有誰?只有那傳說中的存在,‘仙人’寧玄機!
  
      只不過眼前這位寧玄機,怎么好像跟他們想象中的寧玄機不太一樣?
  
      寧玄機挑了挑眉毛走出來,問道:“你是真武教的弟子?”
  
      陸長流點了點頭,沖著寧玄機行了一個大禮,恭敬的參拜后這才道:“不肖弟子陸長流拜見祖師,弟子如今乃是真武教第七十二任掌教。”
  
      寧玄機瞥了陸長流一眼,淡淡道:“你還真挺不肖的,實力竟然這般弱,連武仙都不是。”
  
      陸長流頓時漲紅了臉。
  
      這話若是其他人說,他肯定噴對方一臉。
  
      自己的實力雖然不強,哪怕排不上江湖前十,前二十總是可以的,而且真武教更是東齊國教,他也是東齊國師。
  
      但說這話的人卻是自家的祖師,他卻也只得受著。
  
      “你師父是誰?”寧玄機忽然問道。
  
      陸長流道:“家師是普玄真人章太賢。”
  
      寧玄機搖了搖頭:“沒聽說過,你師父的師父呢?”
  
      “青云真人陶恭度。”
  
      寧玄機依舊是搖搖頭:“還是沒聽說過,五百年前可能連嫡系弟子都不是。
  
      算了,看來我那些徒子徒孫就沒幾個爭氣的,傳承都沒留下來。”
  
      陸長流連忙道:“祖師,您這次回來,弟子立刻將掌教之位讓出,您接手真武教之后,真武教定然要比五百年之前更強!”
  
      寧玄機淡淡道:“這個掌教的位置你繼續坐吧,我就不摻合了。
  
      我跟真武教的緣分只有那么一世,真武教是真武教,但卻已經物是人非,已經不是我的真武教了。
  
      所以接下來真武教該如何發展,你自己看著來,我是不會去管的。
  
      不過這幫家伙應該會看道爺我的面子,不會出手滅了真武教。
  
      當然你也可以膨脹一下,放一放狠話什么的。
  
      但若是挨了打,只要沒被打死,道爺我肯定是懶得出手管的,所以你們自己掂量著來。”
  
      面對自己的宗門寧玄機都是一副無所謂的姿態,而且他說話一口一個道爺,怎么看都不像是傳說中的那個武道仙人,陸長流該不會是認錯了吧?
  
      其實陸長流此時也是一臉的懵逼,希望自己認錯了。
  
      雖然他也曾聽其他真武教的長輩討論過寧玄機的性格如何如何,結果今日真正見了寧玄機他才知道。
  
      謠言果真不可信啊,寧玄機的性格可是要比傳說當中的還要……惡劣。
  
      寧玄機就這么仿若沒事一般的退了回去,這時候道尊輕輕搖了搖頭,站出來對著在場下界的武者輕聲道:“諸位不用緊張,萬年前你我本是一家,這里也曾經是我們的祖地。
  
      大羅天的武者下界,意在溝通兩界,傳播武道,同樣也是想要找回我們自己曾經丟失的東西。
  
      我們來帶的不會是殺戮,而是一個武道盛世,遠超萬年前的武道盛世。”
  
      聽到道尊這般說,在場那些下界武者的神色都是緩和了一些,沒了之前的那般緊張。
  
      他們能夠看出來,道尊絕對是大羅天這些頂尖武者當中實力最強的那個,他說出來的話,可是絕對算數的。
  
      不過楚休心里卻是冷笑了一聲,他敢說,道尊這話估計就連他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下界不是昔日的大羅天,下界的武者也不是上界的那些蠻族,況且還有寧玄機在,大羅天的武者也不敢大肆殺戮,況且也沒有必要。
  
      但是,大羅天的武者若是要在下界建立勢力,就一定會有沖突。
  
      指望著你好我好大家好,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就在道尊還想要再說些什么時候,兩撥人的中間,空間竟然發出了一陣扭動,好似空間規則都被攪亂了一般。
  
      最后空間被撕裂,鐘神秀的身影從其中大步走出來。
  
      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和人,鐘神秀仿若無人一般的喃喃道:“這次方向沒有錯,不過貌似晚了一些。”
  
      說完之后,鐘神秀看向了道尊等人,輕輕搖了搖頭道:“雖然因果已經亂了,但我知道,這里不是你們應該來的地方。”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