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遲來的麻煩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遲來的麻煩

    重生之魔教教主正文卷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遲來的麻煩楚休在天門之內挑選了兩門佛門功法和一門道家功法,其實在天門內,魔道的功法數量也是不少的,但楚休卻并沒有看上眼的。
  
      他一身魔功傳承大部分都是源自于獨孤唯我,又怎么可能看上其他魔功?
  
      再說楚休還有造化魔道在身,這也是一門能夠直指大道的至強魔功,起碼在魔道功法這方面,楚休是不缺的。
  
      至于天門內的神通,經過魏書涯等人的整理匯總,足足有著十一門之多。
  
      要知道這可是神通,每一式神通的出現,都代表其祖上有位驚才絕艷的武仙境界強者。
  
      武仙能夠創造出神通,但卻不是每一個武仙都能夠創造出神通來的。
  
      楚休曾經向陸三金打聽過,整個皇天閣內的神通也就只有那么五六門而已,現在天門的珍藏,可是已經超過了皇天閣。
  
      不過那些神通楚休都翻看了一遍,他卻是一個都沒選。
  
      眼下楚休手中的神通,十字蓮花印消耗小,但局限性強,專克陰邪詭異屬性的力量。
  
      法天象地乃是力量極致,且楚休最為熟練,可以變幻自如。
  
      青天照影威能強大,但消耗也是異常的驚人,需要謹慎動用,而且還要看場合。
  
      眼下這幾門神通已經從弱到強都給囊括了,楚休再去費心力感悟其他神通并沒有太大的意義。
  
      像是君無神所施展的火龍點燈的神通的確是強的很,但卻也未必就強的過楚休的法天象地。
  
      天門內的神通,基本上都是像君無神那火龍點燈這個級別的,所以就算是修煉成功,對于楚休來說也沒有太大的作用。
  
      楚休唯一感興趣的便是君無神曾經暗算過他的釘頭七箭。
  
      這式神通奇詭狠辣,毒絕無比,可以說是非常有趣。
  
      楚休曾經嘗試過想要去修煉,不過卻發現他根本無法契合這式神通,強行修煉也是無用。
  
      神通不是功法,功法哪怕跟你再不契合,只要你想學,也是能學個入門的。
  
      但神通跟你不契合,那不會就是不會,不存在入門與大成的說法。
  
      不過楚休也沒有在意,似他這等光明磊落之人,跟釘頭七箭這種陰險歹毒的神通不契合,也很正常。
  
      商天良等人的收獲也不小,天門的功法武技太多太多了,道佛魔雜家煉體,數不勝數,幾乎每個人都有收獲。
  
      所以昆侖魔教這幫人,直接霸占了昔日屬于天門神將的大殿,開始準備潛修。
  
      楚休也是準備閉關一段時間的。
  
      他突破武仙三重天突破的有些莫名其妙的,完全沒有準備,勢必也會導致自身境界不穩,所以需要閉關一段時間來穩定境界。
  
      不過還沒等楚休去閉關,袁吉大師卻是傳來消息,大羅天那邊有人找他,是南域天魔宮的副宮主袁空城,貌似很焦急的模樣。
  
      楚休跟袁空城合作絞殺過極樂魔宮,現在天魔宮已經是南域魔道第一大派了,雙方合作的還算是不錯,所以袁空城來,應該不是找麻煩的。
  
      楚休這邊也只得暫時放下閉關修煉的事情,先行回到南蠻,再通過南蠻之地的陣法回到了大羅天。
  
      步入蒼南府的會客大廳內,楚休的臉上帶著笑容道:“袁宮主大駕光臨,在下之前在閉關修行,未能及時迎接,還望袁宮主莫要見怪啊。”
  
      袁空城面容古怪道:“楚大人,你竟然還笑得出來?這段時間內,你就當真沒有聽到一絲一毫的風聲嗎?”
  
      楚休詫異道:“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自從大羅神宮結束之后,楚休便將精力都放在了下界,畢竟重創君無神之后,楚休必須要用最快的時間把天門給解決,否則等君無神養好傷之后,這個難得的時機可就白費了。
  
      所以大羅天這邊,楚休還真沒有特殊注意。
  
      袁空城沉聲道:“楚大人,你在大羅神宮內的表現我都聽說過,的確是亮眼的很。
  
      以天地通玄兩招斬殺踏入武仙境界的辛伽羅,這種戰績萬年來幾乎是鳳毛麟角一般。
  
      大羅神宮排位,你是最強的六人之一,與三清殿的天驕俊杰許歸山等人并列,一步跨越天人之隔,邁入武仙境界。
  
      可以說你在大羅神宮內的表現,絕對是歷代進入大羅神宮歷練的武者,最為出彩的一個。
  
      但是,你難不成就沒想到,這一行你得罪了多少人嗎?
  
      你逼得天下劍宗的弟子自廢一臂,丟盡了臉面。
  
      還殺了古月尊者、鎮龍神將、凌天劍尊這三位古尊的傳人。
  
      要知道人家古尊培養一位傳人本就不易,結果你倒好,一下把人家的傳人都給端了。
  
      雖然我形容的有些不恰當,但你這般做,跟讓人家斷子絕孫有什么區別?
  
      還有梵教那里,辛伽羅可是梵教新一任毗濕奴殿的殿主,未來前途不可限量的人物。
  
      原本梵教是打算讓其在大羅天內便踏入武仙三重天,然后回到梵教之后,進行三神灌頂,立刻還能再暴漲三重天,徹地穩定毗濕奴殿的局勢。
  
      咦?你從大羅神宮出來時不是二重天嗎?現在怎么也變成三重天了?算了,先不說你了。
  
      梵教打算的好好的,結果你一出手,連讓人家進入大羅神宮的機會都沒有,就把人家給弄死了,梵教豈能善罷甘休?
  
      需知道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啊,你做的這般絕,其他人怎么可能沒有反應?
  
      這次我已經得到了消息,由天下劍宗牽頭,‘鎮龍神將’許天涯,‘古月尊者’方白渡,還有‘凌天劍尊’盛九淵都要來找你的麻煩,其中梵教說不定也要來人。
  
      楚大人,上次你跟我天魔宮合作的很順利,你我也算是有些交情的,所以我才來提醒你這次的。”
  
      楚休輕輕挑了挑眉毛,對袁空城一拱手道:“多謝袁宮主提醒了。
  
      做人留一線的道理我是知道的,只不過,我想留一線,他們卻沒想著要留一線。
  
      況且中州本身就是一場殺局,死了也很正常不是嗎?
  
      自己技不如我被殺,現在還有臉來找我的麻煩,呵呵,這些所謂的成名古尊,一個個都玩不起啊。
  
      對了,古尊傳人游歷江湖被殺是很常見的事情,這三位現在來找我的麻煩,豈不是壞了規矩?”
  
      袁空城苦笑道:“規矩這種東西只是一種默認的潛規則,變通一下也沒人會去管的。
  
      盛九淵等三人自然不會明目張膽的來找你麻煩,但若是天下劍宗邀請他們來幫忙,那總是沒有問題的。
  
      我來之前,天下劍宗已經在商議這件事情了,我在路上又耽擱了一些時日,怕是他們已經趕來了。
  
      總之,這件事情楚大人你還是要及時做好準備,我便先告辭了。
  
      畢竟我也是南域宗門的人,被他人見到我在這里,總歸是不好的。”
  
      袁空城急匆匆的離開,不過讓他感覺有些奇怪的是,楚休的臉上似乎并沒有什么畏懼和擔心的神色。
  
      要知道他如今可是被天下劍宗還有數位武仙甚至是梵教都盯上了,一個皇天閣可護不住他,他怎么顯得有恃無恐的?
  
      袁空城沒有多問,他來給楚休帶著個消息,只是出于投機而已。
  
      他跟楚休只是合作過一次,并沒有太大的交情。
  
      因為同是南域宗門,互相之間肯定在對方的宗門里埋了釘子,天下劍宗商量這些事情的也并沒有太過隱秘,被他知道也正常。
  
      所以這件事情,他可以說,也可以不說。
  
      但袁空城卻始終有一種感覺,楚休此子將來能夠走到的高度,或許會超乎他的想象。
  
      在他還是天地通玄境界時自己就已經看不透他了,現在更是如此。
  
      所以通知一下楚休,結下一個善緣,將來楚休死了,他沒沒有損失,萬一楚休挺過來了,這可就是一個人情了。
  
      在袁空城走后,陸江河與梅輕憐也是走了進來。
  
      楚休詫異道:“你們兩個沒去閉關?”
  
      梅輕憐搖搖頭道:“紅蓮魔尊的紅蓮業火便足夠我一直鉆研了,所以其他功法我只是選擇了兩門錦上添花的尋常秘法,用不到去閉關,聽到大羅天出事的消息,我便上來看看,有沒有需要幫忙的。”
  
      陸江河點點頭道:“俺也一樣。”
  
      楚休隨意一擺手道:“沒什么大不了的,無非就是有人輸的不甘心,所以來找麻煩而已,我早就料到的。
  
      正好,老陸跟我一趟凌霄宗,輕憐你鎮守在大羅天這邊,順便告訴那些蠻族,一旦發現有南域武者前來,立刻通報。”
  
      對于袁空城說的這件事情楚休的確是不意外,甚至都已經有了準備。
  
      他向來都習慣以最大惡意去揣測別人。
  
      大羅天內他殺了這么多人,保不齊就會有人來找他的麻煩。
  
      至于古尊不能出手這條規矩,楚休其實自己都不太相信。
  
      因為大羅天內,基本上沒有什么規矩能夠束縛得住武仙強者。
  
      只是楚休沒想到,這幫人竟然還湊在了一起找他的麻煩。
  
      楚休的對策也很簡單,上次他廢了那么大力氣救下方應龍,可不是白救的。
  
      現在這個人情,也該輪到他凌霄宗來還了。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