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八百六十七章 人心險惡

第八百六十七章 人心險惡

    PS:感謝書友九歌0v0三萬起點幣的打賞
  
      無論是殺葉坤父子還是滅了葉家,這點都是葉凌從來都沒有想過的事情。
  
      他殺葉廷,是因為葉廷之前欺辱他,積攢了這么多年的恨意在楚休的引動之下,終于變成了殺機。
  
      但葉坤和大公子葉凌卻是并沒有欺辱過他,現在他在葉家也過的好好的,為什么還要他殺人?
  
      葉蕭第一次對楚休產生了明顯的抗拒。
  
      “為什么要殺家主和大公子?”
  
      楚休冷笑道:“當了幾天管事,被人叫了幾聲大人便不知道東南西北了嗎?
  
      你不殺他們,他們早晚也要將你給打壓到底!
  
      你因為你現在能在蕭家出頭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你自己的實力?錯了,靠的是狐假虎威!
  
      葉坤父子認為孫長明看重你,所以才在你身上下功夫,只不過你這段時間表現的越亮眼,你便沒發現他們對你的態度便有著微妙的變化嗎?”
  
      葉蕭茫然道:“什么變化?該做的事情我都做了,家主吩咐下來的任務我都完成了啊。”
  
      “是啊,你完成的很好,好到已經將葉凌給壓下去了。
  
      他才是葉家的繼承人,葉家的大公子,你憑什么做的要比葉家的繼承人都好?”
  
      葉蕭聞言頓時便想要反駁,不過話還未出口,便被他給憋了回去。
  
      他又不是白癡,功高震主這種事情,他還是知道的。
  
      “若是沒有孫長明看重你這件事情,你表現的再優秀,也只是一個旁系弟子,未來可能成為葉家的執事管事,葉家的中流砥柱,但也僅此而已。
  
      但現在的孫長明卻很看重你,這代表著什么?代表著孫長明有可能以江東孫氏的身份插手葉家事務,強行將你扶上葉家家主的位置!
  
      葉家是嫡系的葉家,是葉坤跟葉凌的葉家,但卻唯獨不是你葉蕭的葉家。
  
      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你難道非要等到他們發難之后,再動手嗎?”
  
      楚休的話不斷的沖擊著葉蕭的三觀,他或許還不敢置信,人心竟然會復雜兇惡成這般模樣。
  
      事實上他也的確無法相信,因為之前葉廷雖然經常欺負他,但葉凌卻是幫過他的。
  
      葉坤這位家主在他眼中也是大公無私的模樣,他根本就不敢相信,葉坤竟然會是這么想的。
  
      所以葉蕭直接道:“前輩,你若是讓我干別的事情可以,但若是因為這種無中生有,光憑猜測的事情便要我殺自己的族人,恕我做不到!”
  
      楚休也沒有勉強,他只是笑了笑道:“做不到?話我只說一次,我等你能做到的那天,但我希望那時候,你莫要后悔。”
  
      這葉蕭還是太年輕了,看事情太過簡單。
  
      人家就算是再怎么斗,那也是父子兄弟,而他葉蕭,只是一個普通旁系弟子而已。
  
      昔日葉凌幫葉蕭,純粹是因為想要惡心一下他那個弟弟,順便展現自己的禮賢下士而已。
  
      至于葉坤,作為家主,哪怕是有私心也不能夠展露到臺面上來,至于暗地里,他代表的只是葉家嫡系,心中所想的,當然是自己的兒子嘍。
  
      雖然對于楚休所說的事情葉蕭沒有完全相信,但他還是留意了一下,倒是發現了一些疑點,葉坤父子對他的態度的確是有些不正常。
  
      數日之后,葉家議事。
  
      葉坤坐在主位上,有些頭疼的揉了揉腦袋道:“江東孫氏跟高平陸家雙方翻臉的事情你們應該都知道了。
  
      眼下雙方不僅沒有和解,反而沖突更加劇烈,戰火都已經燒到下面來了。
  
      我葉家為江東孫氏供應了這么多年的礦石,雙方早就已經是一損俱損,一榮俱榮了。
  
      但濟州府內的蔣家卻是已經投奔了陸家,我們兩家同在濟州府內,勢必也會有一戰的。
  
      所以最近來往商隊要謹慎一些了,葉蕭。”
  
      葉蕭精神一振,連忙道:“弟子在。”
  
      商隊正是他所管轄的地方,所以葉蕭還以為是葉坤準備給他增加一些人手,防止蔣家去動他們的商隊呢。
  
      但葉坤此時卻是道:“跟商隊比起來,我葉家的礦山才是根基,所以這段時間,你便去礦山那邊,幫著二叔守著礦山吧。
  
      商隊那邊,我會多派一些家族中的老人來管理的。”
  
      葉蕭一聽這話,他的面色卻是猛的一白。
  
      他并不是白癡,雖然名義上來說,葉家的礦山的確是要比商隊重要,但是,礦山那邊卻是已經有一位葉家的老輩武者守護了,甚至葉坤都要管他叫一聲二叔。
  
      自己一個小輩去了,那基本上就是被架空一條路,葉坤這分明就是在剝奪他的權力!
  
      不過他也不敢當面反駁葉坤,只得點頭同意。
  
      在場其他葉家的弟子看葉蕭的面色都帶著一絲微妙的感覺。
  
      這段時間以來葉蕭可是風光的很,但人嘛,最好還是低調一些,莫要太囂張了。
  
      現在好了吧,又被打回原形了。
  
      葉蕭憋屈收拾行禮前往的的礦山,其實結果早就已經注定了。
  
      礦山這種地方雖然是葉家的根基,但向來都是葉家養老的地方。
  
      以前葉凌負責礦山,那也只是偶爾去一趟,都是由自家一些老人常駐的。
  
      葉蕭這么一個年輕一代的杰出弟子,結果現在卻是被派去礦山那里養老,這意味著什么很明顯了。
  
      等到葉凌走后,葉坤這才嘆息道:“可惜了啊。”
  
      葉凌詫異道:“可惜什么?”
  
      葉坤淡淡道:“我葉家不是不能容人,但是這葉蕭先是被孫家公子看重,現在又展現出了這種實力,不壓下他,將來這葉家說不定是誰的。”
  
      說到這里,葉坤還瞪了葉凌一眼:“你若是能夠爭點氣,壓下那葉蕭,為父又何必來做這個惡人?”
  
      葉凌一臉的郁悶之色,誰能想到,那之前平平無奇,甚至還有些窩囊的葉蕭在去了一趟孫家之后,竟然修為突飛猛進,讓他都感覺到了一絲壓力。
  
      被打發到礦山一個月的時間,葉蕭已經快要憋瘋了。
  
      嘗試過力量和權勢的滋味兒后,沒人能夠放得下。
  
      同時葉蕭更是感覺到濃重的憋屈和不甘。
  
      這段時間來,他兢兢業業的帶領著葉家商隊來往東齊各處,速度可是要比之前那些磨洋工的葉家老人快多了。
  
      結果現在,他立下了這么多的功勞,卻是被發配到了這里,憑什么?
  
      楚休的聲音幽幽的在他耳邊響起:“現在我說的話,你可信了?你現在回到葉家,說不定還會有驚喜等著你呢。”
  
      葉蕭一咬牙,這次他終于聽了楚休的話,直接不辭而別,偷偷摸摸的趕回到葉家。
  
      回到葉家之后,他最先去看的便是自己的父親。
  
      這么多年來,葉蕭拿出自己的例錢去維持他父親的生命,可以說整個濟州府都知道葉蕭的名聲,雖然有些人說他傻,但也不得不承認,他是個至孝之人。
  
      不過等到他回到葉家,回到自己的院落后,他卻發現自己的院落中竟然空無一人,之前侍候的丫鬟沒了,他父親竟然也沒了。
  
      葉蕭的心中頓時一沉,他連忙跑出去,拉過一名葉家的下人大聲問道:“我父親呢?我父親哪去了?”
  
      那葉家的下人一愣,詫異道:“葉蕭公子,你怎么在這里?”
  
      “我問你,我父親哪去了!?”
  
      那下人被葉蕭赤紅的雙目嚇了一大跳,他連忙道:“您父親在半個月之前就已經去世了。”
  
      葉蕭猛的一愣,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我明明已經吩咐丫鬟照顧我父親了,我每個月的例錢都給了她們,他怎么會走的?為什么沒人告訴我!”
  
      那名下人一縮脖子道:“在您走之后,大公子便將您的例錢消減到跟之前一樣了,那點例錢根本就養活不了那么多丫鬟,更別說是療傷藥了,至于為什么沒告訴您,這點我也不清楚。”
  
      葉蕭尸魂落魄的站在那里,他沒想到,自己的隱忍,竟然換來這么一個結局!
  
      就在這時,他回來的消息也被葉凌得知。
  
      葉凌氣沖沖的走進來,冷聲道:“沒有家族的命令,誰讓你擅離職守的?”
  
      葉蕭紅著眼睛道:“為什么消減我的例錢?為什么我父親出事都不告訴我消息?”
  
      葉凌皺眉道:“你之前乃是商隊管事,現在你去了礦山,又不是掛著管事的頭銜,我把你的例錢恢復到之前,這有錯嗎?況且眼下我葉家跟蔣家暗中摩擦不斷,哪有時間來管你的那些事情?”
  
      葉蕭赤紅著雙目,直接轉身便離去,只留下他身后的葉凌冷哼了一聲道:“走?擅自離守,等下去族中領取懲罰!”
  
      長街外,葉蕭赤紅著眼睛喃喃道:“為什么?為什么!”
  
      楚休的聲音在葉蕭耳邊幽幽響起:“為什么?因為你不是家主的兒子,因為你的存在,擋了某些人的路啊。
  
      你還以為每個家主都是大公無私的,都會為了整個家族著想?葉坤要是有這種覺悟,葉家現在也不會是這般模樣。
  
      小子,你還沒看明白嗎?從你父親為了家族重傷殘廢,而你那個所謂的家族除了最開始扔了點錢,后面便不管不問開始,其涼薄的本性便已經能夠預見了。
  
      現在,你應該知道你該干什么了吧?”
  
      葉蕭紅著眼睛,握緊手中的劍,冷聲道:“殺!”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