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八十四章 越女宮的謀算

第七百八十四章 越女宮的謀算

老鐵^一秒鐘^記住3^3^小^說^網ω`ω`ω.З`З`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項隆想一出是一出,楚休卻是不會陪他一起瘋。
  
      正好莫冶子大師已經將他的天魔舞給煉制成功,楚休便暫時去東齊躲一躲。
  
      項隆若是再來催的話,也只能撲空。
  
      再次來到東齊,陸江河倒是有些感慨。
  
      “中原之地,總歸是要比那極北蠻荒之地好得多。”
  
      楚休挑了挑眉毛,在心中道:“你還看不起北燕?”
  
      他倒是沒看出來,像是陸江河這等級別的武者,竟然也會玩地域黑這一套。
  
      陸江河冷哼了一聲道:“本尊便是東齊之人,當初本尊初入江湖之地,中原武林競爭有多激烈,根本就不是北蠻之地的武者能夠想象的。”
  
      路上總歸無聊,楚休便一邊跟陸江河扯蛋,一邊徑直來到鏡湖山莊。
  
      這次守門的人倒是立刻便認出了楚休,恭敬的將楚休給迎了過去。
  
      不久前的正魔大戰可是吸引了無數江湖人的目光,除了正道武林和拜月教的武者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外,最為出彩的外人其實只有兩個,一個是楚休,另一個則是陳青帝。
  
      這一次楚休也算是大出風頭了,哪怕有人沒見過他,但也肯定聽說過他的名字。
  
      看到楚休前來,莫冶子帶著一臉的興奮之色道:“你的天魔舞已經煉制成功,比我想象當中的還要順利,效果也是更好。”
  
      莫冶子這也算是第一次嘗試著將外物器靈給融入到兵器當中,沒想到效果竟然是出奇的好,甚至要比他親手所鍛造出來的神兵或者后天所蘊養出來的神兵效果都要好。
  
      說著,莫冶子拿出了一個黑鐵匣子,放在楚休身前打開。
  
      在那鐵匣打開的一瞬間,頓時一股猙獰邪異的氣息綻放而出。
  
      天魔舞依舊是天魔舞,外形沒有絲毫的變化,不過那鋒刃卻是變成了一片漆黑之色,不是尋常的黑色,而是那種仿佛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暗!
  
      之前天魔舞只是魔氣繚繞,而現在其中卻好似封禁著什么兇厲邪物一般,散發的邪異氣息簡直令人心中發寒,好似要吞噬一切一般。
  
      楚休將手握在天魔舞之上,瞬息之間周圍氣息都好似陰冷了幾分,整間大廳內的天地元氣,瞬間便被吞噬一空!
  
      莫冶子道:“這便是將餓鬼道化身注入天魔舞中所帶來的效果了,我測試過,不光是可以吞噬天地元氣化為邪異魔氣補充自身,這天魔舞還能夠吞噬氣血或者是對手的真氣。”
  
      陸江河詫異道:“你小子家底倒是不薄啊,手中的兵器竟然是用天魔令所鍛造的,這東西在昔日圣教當中,幾乎就是跟圣旨是一個意思,流傳出來的極少。
  
      還有你竟然跟一位煉器大宗師有關系,本尊倒是小瞧你了。”
  
      不管是五百年前還是現在,煉器大宗師都是極其稀少的存在,每一個都尊貴無比。
  
      昔日昆侖魔教自然是自己來鍛造兵刃的,不過煉器大宗師卻只有三人而已,根本就不夠用的。
  
      楚休沒理陸江河,他只是對莫冶子恭敬的一拱手道:“多謝莫冶子大師。”
  
      有些東西,幫忙是情分,不幫是本分,這些人情,楚休可都急著呢。
  
      莫冶子大師笑呵呵擺擺手道:“這種話便不用多說了,我為人煉器只看人,你楚休符合我的要求,若是有合適的想法,你就算是沒有材料,沒求我,我都會主動給你煉器。
  
      況且煉制你那天魔舞,卻是讓老夫在煉器一道上有所進步,沒想到我這老了老了,竟然還能有所突破,應該是我要謝謝楚小友你才是。”
  
      就在這時,洛飛鴻卻是走進了客廳里,看到楚休在這里,洛飛鴻頓時興奮道:“咦,又碰到你了,正好正好,給我講講正魔大戰。”
  
      洛飛鴻這次來,也是來取上次找莫家打造的兵器的,沒想到剛好跟楚休碰上了。
  
      這時陸江河的聲音又在楚休心中響起:“咦,沒看出來,你這小子桃花運倒是不錯。
  
      這女娃娃根骨奇佳,面相更是貴不可言啊。
  
      有鳳來儀,非梧不棲。
  
      這女娃娃若是嫁了誰,誰便有真龍天子的命數,將來定然能夠成就大事。”
  
      楚休摸了摸鼻子,陸江河還會相師那一套?不過他看的肯定不準就對了。
  
      鳳為雄,凰為雌。
  
      洛飛鴻靠自身將來便能夠成就大事,倒也用不到其他人。
  
      沒去管陸江河,楚休詫異的問道:“正魔大戰那么大的事情,你沒去圍觀看熱鬧?”
  
      洛飛鴻一臉的沮喪之色道:“我倒是想去了,不過就憑我這點實力,沒有靠山便往前湊,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聽說陳青帝都因為看熱鬧被人找上門來逼問立場,就我這點實力,還是老老實實聽風滿樓的戰報吧。
  
      不過你這位親歷者來了,肯定要比戰報上知道的更詳細,仔細給我講講,那一戰到底如何?”
  
      楚休搖搖頭道:“我雖然是親歷者,不過激戰當中,我也只記得自己交手時的場景,還哪里有有時間去觀察其他地方?風滿樓的戰報可是比我知道的全面。”
  
      不過話雖這么說,楚休還是把事情跟洛飛鴻說了一遍。
  
      聽完之后,莫家那邊也是把洛飛鴻之前要打造的兵器都送上來了,洛飛鴻剛準備走,她忽然問道:“對了,越女宮要舉行迎劍大會一事邀沒邀請你?呂兄也會參加,居然還是作為洗禮者參加迎劍大會,成為這數百年來,唯一一個外人代替越女宮弟子進行天劍洗禮的人。”
  
      洛飛鴻說完之后也是一拍腦袋:“差點忘了,以你現在的身份,還剛剛打完正魔大戰,越女宮就算是沒參加正魔大戰,也是不會邀請你的。”
  
      楚休疑惑道:“迎劍大會?很有名氣?”
  
      洛飛鴻也知道楚休對于一些江湖常識有些白癡,所以她解釋道:“這是越女宮的傳統,也算是越女宮的底牌之一。
  
      越女宮的實力你也知道,忽強忽弱的。
  
      越女宮強的時候自然不用說,但越女宮弱的時候,你可知道她們是靠什么撐過去的?”
  
      這點楚休倒是還真疑惑過,因為五大劍派的實力普遍都比較強,特別是坐忘劍廬和風云劍冢,這兩個宗門也最能藏拙。
  
      藏劍山莊是弱了一些,但藏劍山莊真正的優勢從不在人,而是在他們所積累的那些神兵長劍。
  
      至于越女宮嘛,除了她們那忽強忽弱的越女劍典,楚休還真想不到她們有什么底牌了。
  
      沒等楚休回答,洛飛鴻便接著道:“越女宮真正的底牌其實乃是一尊傳承自上古的劍魂,名為天劍。
  
      每過百年,越女宮便會舉行一次迎劍大會,選出一名天賦出色的弟子,由劍魂對其洗禮,加深劍意領悟。
  
      事后越女宮也會獲得劍魂的認可,由天劍劍魂庇護越女宮百年,甚至在前三十年,越女宮的宮主還可以驅動劍魂。
  
      所以每次迎劍大會之后的三十年,都是越女宮最強的時候。”
  
      楚休略有些奇怪道:“那越女宮讓呂兄去參加這天劍洗禮干什么?他用的又不是劍,領悟劍意又有什么用?”
  
      洛飛鴻搖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聽說是因為那天劍劍魂極其挑剔,參加洗禮者,必須要四十歲以下,實力越強,對于武道的理解越深越好。
  
      萬一若是弄一個弱點的上來,有可能觸怒劍魂,導致洗禮失敗,越女宮將失去劍魂百年庇護,這對于越女宮來說可是一場災難。
  
      顏非煙那女人雖然實力不弱,但跟呂兄比自然是要差很多的,估計越女宮這么做,是為了保險吧。”
  
      說到這里,洛飛鴻還忽然笑了兩聲道:“況且呂兄對于越女宮來說可是自己人,得到劍意領悟之后,他用不到,可以教給顏非煙嘛,人家恩恩愛愛的,自然不用分得那么清楚的。”
  
      楚休了然的點了點頭,不過他總感覺有些不對。
  
      這時候陸江河的聲音忽然響起:“小子,那什么呂鳳仙可是你朋友?”
  
      楚休暗中皺了皺眉道:“是,怎么了?”
  
      陸江河嘿嘿笑道:“你那朋友要倒霉了,什么狗屁的天劍劍魂,不就是那只臭狐貍嘛,這東西竟然被越女宮得到了,賤人配狐貍精,還真般配。”
  
      “說清楚一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陸江河道:“你先問問那女娃娃,這勞什子天劍洗禮,是不是從五百年前開始的,那劍魂的化身,是不是九尾狐的模樣。”
  
      楚休對洛飛鴻問完之后,洛飛鴻奇怪的看了楚休一眼。
  
      他連迎劍大會都不知道,怎么會知道這東西的?
  
      不過洛飛鴻還是點點頭道:“我也沒參加過,不過據說是這樣。”
  
      陸江河冷笑道:“這下可以確定了,就是那只臭狐貍,屁個天劍劍魂,只是一只被封禁在長劍中的九尾天狐殘魂而已。
  
      九尾天狐,也叫九尾妖狐,乃是上古時期的兇獸,實力強大,甚至堪比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強者。
  
      昔日我圣教巔峰時,紅蓮魔尊曾經在十萬大山深處,斬殺過一只沉睡到現在的九尾天狐,并且將其殘魂封禁在一柄普通長劍內,便形成了這東西。
  
      昔日在圣教內,這玩意就是被當作寵物來觀賞的,沒想到現在卻是被越女宮那幫女人當寶了。
  
      拿我圣教的東西當底牌,當年還口口聲聲的誅殺邪魔,賤人就是矯情!”
  
  3`3`小`說`網м.3^3^x^s.cóм值得收藏無廣告ろろ小說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