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七十七章 目標

第七百七十七章 目標

    楚休的滅三連城箭只施展過一次,就是上次在面對方金吾時。
  
      其實那一戰并沒有人見到細節,但最后楚休一箭貫穿那大佛時,遠處的人可是都看到了。
  
      所以風滿樓在書寫關于楚休的資料時,自然也是帶上了這些細節。
  
      在場的幾人也都是聽說過關于那一戰的事情,此時看到楚休竟然擺出了這么一個起手式來,誰都知道,這定然就是昔日楚休射殺方金吾的那恐怖一箭!
  
      方才那一刀他們都擋的如此費力,更別說是現在楚休的這一箭,幾乎是中者必死。
  
      之前一起圍攻楚休時,他們的確是沒有一個慫的,甚至哪怕他們中有人被楚休當場斬殺,那時候也不會有人選退縮。
  
      但問題是,現在楚休明晃晃的拿箭指著他們,只要一松手,就會帶走一條人命,誰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個人,誰也不想自己成為那個人,這種心理壓力,哪怕就算是虛言都承受不住。
  
      若眼前是大光明寺的生死危機,那虛言有膽氣硬接楚休這一箭。
  
      哪怕他死了,其他大光明寺的弟子也會出手為他報仇的。
  
      但放到現在這種場合,虛言卻是不想就這么沒有意義的死了。
  
      八個人武道宗師被楚休一個起手式嚇的狼狽逃竄,這一幕不光是有些驚人,更是顯得有些滑稽。
  
      風滿樓的江湖風媒就在高處的樹上仔細觀察著戰場,不放過任何細節。
  
      之前他們都是以東皇太一等真火煉神境的強者為主要目標來觀察的,結果不知道何時這個目標卻是換成了楚休。
  
      不得不說,楚休這個前來幫忙‘外人’卻是表現的要比拜月教的武者還要激進高調,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夜韶南的親傳弟子呢,除了東皇太一等真火煉神境的強者,就屬楚休所殺的人最多,造成的影響最大。
  
      看此刻楚休一個起手式便將八人嚇的狼狽逃竄,這股威勢還當真是有著一些魔道巨梟的感覺了。
  
      而此時場中,眼看著八人逃竄,楚休的眼神沒有絲毫的變化。
  
      漆黑色的箭矢在魔弓當中凝聚著,那股駭人的力量就連楚休這個施展者都為之感覺到心悸。
  
      滅三連城箭,這可是昔日能夠摧毀一座鋼鐵巨城的強大武技,現在的楚休來施展,恐怕也只是一個皮毛,甚至連這式武技百分之一甚至是千分之一的威能都施展不出來。
  
      當然這種威力對于現在的楚休來說已經足夠了。
  
      上一次楚休施展滅三連城箭,因為沒有經驗,最后直接以氣血凝箭這才射出。
  
      不過什么事情都有第一次,第一次不熟生澀,第二次感覺就好多了。
  
      就好似現在楚休,他雖然也是爆發出了自己差不多所有的力量,但卻沒凄慘到要動用氣血之力去凝箭的地步。
  
      三只手臂同時松開弓弦,瞬間一股絕強的魔氣波動爆發而出。
  
      箭矢所過之處,萬物凋零枯萎,那是一股極致的寂滅之力,萬物皆滅!
  
      處在那箭矢所過之處的武者,不管是正道還是魔道,他們的臉上都帶著駭然之色,直接放棄纏斗,忙不迭的閃避,生怕楚休這一箭射偏,把他們給誤傷嘍。
  
      只不過令人訝然的是,楚休這一箭并沒有沖著程庭山射去,也沒有射向大光明寺的虛言,更沒有射向風云劍冢跟真武教的那些武者,反而是直奔刑司徒而去!
  
      刑司徒禍水東引之后,他們并沒有離的太遠,反而是在不遠處觀察著楚休那邊的戰局。
  
      在看到楚休竟然直接全力一刀破局的時候,刑司徒還在暗中暗罵著幫正道宗門的武者還當真是不中用,還位列過風云榜呢,就這么點實力?
  
      結果下一刻楚休的滅三連城箭便已經爆射而出,在那一箭射出的瞬間,刑司徒便有了感覺,那一箭是沖著他而來的!
  
      原因很簡單,箭出了一瞬間,一股駭然的恐怖殺機便已經將他鎖定,甚至還有一種極其玄奧的感覺鎖定在他的四周的。
  
      那股感覺就好像是天羅地網一般,將他周圍所有的閃避之地全都封鎖,他就好像是落在蛛網之上的昆蟲,所謂的掙扎,只是徒勞!
  
      生死危機之下,刑司徒直接一口鮮血噴出,他身前的九陰紅淵兩柄長劍合而為一,強大的魔氣跟血煞之氣席卷著,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攔在身前。
  
      他身邊的林方先是愣了一下,隨后便感覺到了那一箭射來的力量,頓時讓他頭皮發麻,周身直接燃燒氣血,轉身便逃。
  
      性命攸關,他此時還哪里顧得上昔日的交情和得不得罪袁天放了?
  
      而且隨著楚休這一箭射出,在場的眾人全都愣住了,誰都不知道楚休再搞什么鬼。
  
      方才還以一敵八,盡顯魔道巨梟威勢,怎么現在就忽然把冒頭轉向自己人,準備來一出‘除魔衛道’了?
  
      刑司徒在江湖上還是很有名氣的,畢竟昔日他也曾經斬殺過眾多五大劍派的武者,被五大劍派聯手追殺而不死,也是一個人物。
  
      但誰都知道,他是隱魔一脈的大佬,‘十方老魔’袁天放的弟子,也是標準的隱魔一脈武者,怎么現在楚休又要殺他?
  
      楚休這一劍的威勢影響太廣,包括此時正在跟大光明寺因果禪堂首座虛靜交手的袁天放都被吸引了過去,但等他看到楚休那一箭的目標竟然是刑司徒,他的面色驟然一變,怒喝道:“楚休!你大膽!”
  
      袁天放乃是一名身穿黑衣,一臉陰厲之色的老者。
  
      這位昔日巔峰時也是一個狠人,他貌似跟道門一脈有什么仇怨,經他手所殺之人,其中大部分都是道士。
  
      當初純陽道門和真武教的真火煉神境強者都敗在了他的手中,但自從他被老天師身邊那位籍籍無名的老道士一拂塵掃飛之后,他就很少回中原了,特別是西楚之地。
  
      但敗在龍虎山手中并不丟人,畢竟那可是道門第一大派,這也沒有損害他魔道大佬的威嚴。
  
      不過如今楚休卻是敢在這種場合動他的弟子,這也讓袁天放異常的憤怒,感覺自己的威嚴受到了挑釁一般。
  
      他想要去救援,但他眼前的虛靜卻是輕笑了一聲,周身佛光閃耀,身形一分為五,齊齊向著袁天放攻來,甚至讓袁天放分不清到底哪個是真的。
  
      大光明寺不算那些都已經開始隱修的老輩武者,虛字輩的武者中,最強的除了方丈之外,便是他們三大禪堂的首座了。
  
      其中虛云的實力最強也是最霸道,虛渡雖然看似不正經,但他最年輕,潛力也是最大。
  
      唯有因果禪堂的虛靜幾乎不怎么離開大光明寺,甚至連因果禪堂都不出,誰都不知道他的實力如何,只知道他在因果之道上的造詣極高,堪稱是大光明寺的大腦。
  
      在虛慈閉關,虛云執掌大光明寺的時候,一旦有大事發生,都必須要來跟虛靜商量才行。
  
      這次可是虛靜少有的出現在江湖人眼前的時候。
  
      在眾人想來,這位神秘的因果禪堂首座肯定是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樣,實力定然也達到了真火煉神境。
  
      但其實虛靜是真火煉神境這沒錯,但他卻是一個白白胖胖的大和尚,臉上總是帶著一副‘我已經看透了一切’的欠揍笑容。
  
      方才楚休出手他已經看到了,雖然他不知道為何楚休會在這種時候自相殘殺,不過魔道之間的自相殘殺他不推波助瀾,難道還要上去勸架不成?
  
      袁天放被虛靜攔住脫不開身,他只得從空間秘匣中掏出了一面帶著魔氣,已經有些破損的大旗向著刑司徒的方向扔去,帶著呼嘯的魔氣咆哮而來,想要幫他的弟子擋住這一擊。
  
      這柄魔氣大旗并不是他的兵器,而是昔日昆侖魔教一個堂口的戰旗,雖然已經破損,但上面沾染了慘烈的魔血,力量卻是要比之前更強,也算是一件寶物。
  
      原本他還打算將這東西送給自己的一個弟子當禮物呢,但現在為了救人也只能先用上了。
  
      但在楚休的滅三連城箭之下,那勉強趕到的大旗上面魔氣洶涌澎湃,但卻瞬息之間就被一箭穿透!
  
      刑司徒怒吼一聲,已經放棄了無用的閃躲。
  
      他周身所有的力量氣血都凝聚在了九陰紅淵之上,雙劍合一,爆發出的那股波動也是一樣的駭人。
  
      但,依舊無用!
  
      漆黑色的箭矢只是受到了一丁點的阻擋,下一刻,刑司徒的九陰紅淵便已經開始碎裂。
  
      這兩柄昔日用了無數劍者鮮血所鍛造出來的魔兵終于在楚休的手中,徹底粉碎!
  
      漆黑色的寂滅之力爆發。
  
      刑司徒眼睜睜的看著那一箭刺入他的心脈當中,一個黑點開始擴散,剎那之間,他全身上下所有的生機便都已經被這寂滅之箭所吞噬一空!
  
      全場頓時目瞪口呆。
  
      楚休卻是仿若無物一般,徑直來到刑司徒的身前,魔血大法施展而出,將其身上剩余的一些的氣血也給吞噬一空。
  
      雖然之前刑司徒燃燒了一些精血,不過畢竟沒燒空,還是有一些的。
  
      又吞噬了這么多武道宗師強者的鮮血,楚休體內的血珠這才傳來了一個波動。
  
      它,吃飽了。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