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六十五章 恐慌

第七百六十五章 恐慌

    當陸先生等人把這個秘密據點中的人都宰了之后,出門便看到負手而立的楚休。
  
      此時的楚休還當真是有著一些領導者的風范,只負責發號施令,下面的來殺人。
  
      當然在場也沒人多說什么,畢竟楚休的實力擺在那里,現在一切也是都由他來指揮,楚休倒是有這個資格。
  
      陸先生皺眉道:“這地魔堂竟然都分部在西楚各地,這可有些麻煩了,太耽誤時間了。”
  
      楚休瞇著眼睛道:“既然分開耽擱時間,那就不如把他們都聚集在一起好嘍。”
  
      “怎么聚集?”
  
      楚休指了指后面道:“留下兩個血字,就寫‘討債’就行。”
  
      陸先生有些疑惑道:“這就行了?你確定地魔堂的人能看懂?”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就是要讓他們似懂非懂的,你想一想,若是你無相魔宗的一個分舵被人給滅了,還留下了似懂非懂的字樣,你的第一反應是什么?”
  
      陸先生頓時恍然大悟,當然是召集其余弟子開始議事,商議怎么應付這件事情。
  
      人雖然是在暗諜司的堂口內死的,但分明就是沖著地魔堂來的,所以就算暗諜司的職責是監察整個西楚武林,但到了那個時候,整個地魔堂的高層也會云集在一起,商議應付之策的。
  
      一旁的沈血凝忽然道:“萬一對方集合的地方不在江都城,我們豈不是白等了?”
  
      楚休指了指上方道:“江都城內還有地魔堂一位武道宗師級別的副堂主在,對方乃是地魔堂的高層之一,明日事情肯定是他先發現的,萬一地魔堂集合的地方不在江都城,他也肯定會有動作,所以我們只要盯緊他一個人,這便足夠了。”
  
      聽到楚休安排的妥妥當當,在場的眾人也都是松了一口氣。
  
      其實隱魔一脈的這幫人,不說都是頭腦簡單之輩,不過大多數都是沒有門派的,都是散修類的傳承,一脈只有那么幾個人,除了師父便是幾個師兄弟,都沒有做事的經驗。
  
      讓他們殺人倒是可以,但處理一些具體的事務,他們還是不如那些大派出身的弟子。
  
      第二日清晨,暗諜司的堂口內,一名身穿黑衣,面相威嚴的中年人看著地上的尸體,正壓抑著極致的怒意。
  
      他便是地魔堂的副堂主,也是江都城暗諜司的總首領,林寶煌。
  
      江都城下的一個堂口沒有來匯報消息,林寶煌便讓人去查看,沒想到看到的卻是一地的死人。
  
      地魔堂近些年混的并不算太好。
  
      一方面他們是昆侖魔教余孽,另一方他們又是昆侖魔教的叛徒,簡單來說,他們根本就是豬八戒照鏡子,兩面不是人。
  
      雖然在西楚之地有著拜月教罩著,但拜月教只是承諾不會有人來找他們的麻煩,而不會幫扶他們。
  
      所以這些年,地魔堂能收到的弟子有限,就算是有弟子,天賦也并不算太好。
  
      像是林寶煌這種武道宗師級別的人物,在外都已經有了開宗立派的資格,但在這西楚之地,他卻仍舊是要低調再低調,除了暗諜司自己的事情,基本上不管外物。
  
      沒想到就算是如此,還是出事了。
  
      此時堂口內不光有他地魔堂的人在,還有一名身穿灰色緊身武士服,身后插著一柄折扇,雖然已經人到中年,但卻仍舊英俊無比的男子。
  
      地魔堂同樣也是西楚的暗諜司,現在地魔堂這邊出了事情,西楚這邊自然也派了人過來,這中年男子便是西楚供奉堂中的一位供奉長老,名為孟敬,據說其人還有一部分西楚皇族的血脈,其在天人合一境時,便已經破格被提升為西楚供奉堂的長老了。
  
      要不然按照西楚朝廷的規矩,供奉堂長老必須要由武道宗師才能夠擔任。
  
      林寶煌壓抑著怒氣道:“孟大人,您年輕時曾經在江湖上多番闖蕩,甚至還在關中刑堂內任職過,不知道能否從這尸體上看出來是什么人下的手?”
  
      這孟敬的路子很野,沒聽說他有師承,但他幼年時便在江湖上闖蕩,曾經拜入過許多江湖草莽門派中,不要求出身的那種,往往都是呆一段時間,等到上邊正準備對他委以重任時,他卻是掛印離去。
  
      這孟敬在昔日楚狂歌擔任關中刑堂時,便曾經加入過關中刑堂一段時間,甚至做到過巡察使的位置,等到楚狂歌死后,他這才脫離了關中刑堂。
  
      孟敬查看了一下那些尸體,最后搖搖頭道:“出手的人實力太強了,幾乎沒留下什么痕跡。
  
      其中一人是被硬生生掐死的,兩人死于魔氣灌體,直接被轟殺。
  
      還有一人應該是中了幻術或者精神秘法之類的東西,直接在幻境中被絞殺。
  
      只有這最后一人被人一劍斬殺,而那傷口和氣息卻是很像一個人,赤練魔宗的武道宗師,‘陰煞魔劍’沈血凝。
  
      此人出手的次數極少,但手下卻是從無活口,為人雖然低調,但實力卻不容小窺。”
  
      孟敬臉上帶著一絲似笑非笑的笑容,指著墻壁上用血寫下的討債二字,道:“林大人,這次的事情若是針對我西楚來的呢,朝廷這邊會有動作的,不過現在看來,來的這些人,貌似是針對你地魔堂而來的。”
  
      林寶煌面色鐵青,其實不用孟敬說他也知道,這其中竟然有赤練魔宗參與,那肯定是隱魔一脈沒跑了。
  
      討債,討什么債?當然是昔日他們背叛昆侖魔教的那些債!
  
      林寶煌看著孟敬冷哼道:“孟大人,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朝廷難道還想過河拆橋不成?這些年來我地魔堂為朝廷辦了多少事情,結果現在隱魔一脈那幫人打上門來了,你們卻想要抽身室外,如此行徑,簡直讓人心寒!”
  
      孟敬苦笑道:“林大人莫要激動,我也沒說朝廷那邊不管你。
  
      不過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朝廷那邊就算是能幫你,也不可能為了你地魔堂出動全力了。
  
      眼下朝廷這邊的力量你也知道,萬一隱魔一脈那邊,什么無相魔宗,赤練魔宗,還有昔日的玉面天魔魏書涯出手,這種級別的力量,朝廷也不可能為你抵擋的。
  
      我現在只能保證,在能力有限的情況下,朝廷會幫你擋下隱魔一脈的報復。”
  
      聽到孟敬這么說,林寶煌的面色這才好看了一些。
  
      他也知道,西楚朝廷是不可能全力護著他們的,雙方只是互惠互利而已。
  
      若是西楚朝廷寧愿硬撼隱魔一脈也要護著他們,那無疑是虧本的買賣。
  
      所以林寶煌這邊也是立刻做出了決定,先派人前往拜月教,然后再派人去西楚各地,將整個地魔堂的精銳和高層都召回到江都城來,再做決定。
  
      西楚朝廷跟隱魔一脈沒有仇怨,所以對方不可能為了地魔堂而去硬撼隱魔一脈。
  
      但拜月教跟隱魔一脈可也是有仇怨的,對方絕對不可能坐視隱魔一脈的人在西楚之地放肆。
  
      而此時數日過后,刑司徒這才帶著人來到那偽裝成藥鋪的暗諜司堂口。
  
      不過等看到那已經空無一人,甚至連血跡都被清理干凈的堂口,刑司徒轉過頭來,對著他身旁一名身穿黑衣,背著一柄長刀的中年武者冷哼道:“我說司狂,你搞什么鬼?你不是說這里乃是暗諜司的堂口嗎?”
  
      這人便是刑司徒的好友‘影刀上人’司狂,不過他并非是隱魔一脈的人,而是標準的魔道散修。
  
      此人跟楚休其實還有些關聯,當初第一個死在楚休手中的武道宗師喬蓮東便是他的結拜兄弟,雙方在年輕時還曾經一起闖蕩過。
  
      后來司狂還想著找楚休報仇來著,不過那個時候楚休已經離開了西楚,司狂又不敢去關中刑堂放肆,這件事情便直接作罷。
  
      此時聽到刑司徒的質問,司狂一臉的委屈之色道:“我可是找了許多關系這才打探到這地方的。
  
      暗諜司乃是北燕朝廷的秘密部門,若是光明正大的擺在明處,還叫什么暗諜司,叫明諜司算了。
  
      可能是那暗諜司最近因為什么事情搬遷,暫時改了堂口,這種事情對于暗諜司來說是很正常的,我再去打聽就是了。”
  
      刑司徒一臉的晦氣,也只得點頭答應。
  
      不過在場其他人卻是看著刑司徒,眼中露出了一抹異色。
  
      這位,貌似并不怎么靠譜啊。
  
      也不知道楚休那隊人怎么樣了,要是他們占得先機,自己等人怕是連湯都喝不到了。
  
      他們卻是不知道,此時楚休不光已經占得先機,甚至都已經開始布局,準備動手了。
  
      楚休等人并不知道其他地魔堂的人究竟什么時候會來,所以他將其他隱魔一脈的武者都分部在江都城的四面八方,讓他們偽裝起來,探查動靜。
  
      這幫人的實力雖然不算太強,但那也只是跟楚休比。
  
      論及個人能力,他們卻都是同階武者中的佼佼者,干這點事情還是不成問題的。
  
      終于在半個月后,地魔堂那邊的人終于齊聚,準備進入江都城,而林寶煌還有孟敬也是在門口等候著。
  
      孟敬是代表朝廷來的,想要看看地魔堂那邊究竟商議出什么結果。
  
      就在這時,城門口忽然走出來一隊迎親的隊伍。
  
      新郎年輕俊朗,騎著高頭大馬,后面還跟著花轎,看樣子應該是接了新娘之后準備出城去拜堂。
  
      孟敬一開始沒注意,不過下一刻,他卻是忽然感覺有些不對。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