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變故

第一百二十四章 變故

    PS:感謝書友我是林一萬起點幣的打賞
  
      方家只是林中郡的一個小家族,內部并不大,不過此時卻是人頭攢動,擁擠的很。
  
      大部分的人其實都是來湊熱鬧的,就是想要看看這所謂的上古魔道至寶血玉玲瓏究竟是什么模樣的。
  
      這其中還有青辰派和金刀門的人,此時這兩派的人可是后悔死了,早知道如此他們就應該先放下爭奪的想法,直接對方家出手,先把血玉玲瓏奪回來再說。
  
      結果現在他們卻是只能看著那至寶的落入了極北飄雪城的手中,自己卻是連一句廢話都不敢多說。
  
      他們這兩派在林中郡還算是拿得出手,但跟極北飄雪城相比,那就是螻蟻一般的人物。
  
      此時的楚休扮作一名尋常的江湖武者混在其中,絲毫的不顯眼,來回閑逛的同時,也是在查探著整個方家的情況和動靜。
  
      過了了大概一個多時辰,從外面走進來一隊人,領頭的乃是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穿著雪白的虎皮長袍,相貌冷冽,臉上更是有著一刀猙獰的刀疤,從額頭一直延續到左臉處,一看便不是易與之輩。
  
      旁邊有人議論道:“是極北飄雪城白家十三爺‘怒焰狂刀’白擒虎!這位白家十三爺乃是旁系出身,但卻從幼時便跟隨白家長輩為極北飄雪城搏殺,到了現在更是已經有著御氣巔峰,天人合一境界的實力,在極北飄雪城內部的地位不輸于嫡系武者。
  
      看來極北飄雪城也是對這血玉玲瓏十分重視了,竟然還派來了這么一位高手親自前來迎接。”
  
      而此時那邊方家的家主也是親自出來迎接,臉上帶著欣喜的笑意對著白擒虎一禮道:“竟然勞煩十三爺親自來這一趟,我方家當真是蓬蓽生輝啊。”
  
      白擒虎的臉上擠出了一絲僵硬的笑容道:“既然方家已經決定要加入我極北飄雪城麾下,那我極北飄雪城自然也會保住方家一世平安富貴的。
  
      方家既然相信我極北飄雪城,那我極北飄雪城也不會失信于人,從此以后方家我極北飄雪城保了,任何人敢打方家的主意,那就相當于在挑釁我極北飄雪城!”
  
      說完這話,白擒虎的目光掃視了一周,他的雙目當中好似有著攝人心神的寒芒在閃爍著,讓在場的眾人心底頓時一寒。
  
      特別是那青辰派和金刀門的人,生怕因為有著極北飄雪城撐腰,他們事后會被方家的人報復。
  
      看到這白擒虎的做派,楚休暗中挑了挑眉毛,極北飄雪城這次竟然也派了一名天人合一境界的大高手前來,看來天罪舵主那邊怕是要麻煩一些了。
  
      不過麻煩便麻煩吧,反正那邊的任務也不是他要去做的,天罪舵主既然有把握出手,那應該就能料到他要同時對付兩名以上天人合一高手的情況了。
  
      而這白擒虎說的那些話其實也是很有深意的,他這番話可不光是說給白家人聽的,也是說給其他江湖人聽的。
  
      發現了秘寶準備私藏的,那可是有著破家滅門的災禍。
  
      而若是獻給了他們極北飄雪城,那則是會像方家這樣,得到了應有的庇護和地位,哪一方更合適,那可就不用多說了。
  
      等到極北飄雪城的人被迎進方家之后,楚休也是立刻悄悄的后退,潛入方家的后院。
  
      此時無論是方家的人,還是在場的那些江湖人,他們注意力都在前院內,等下方家的人便會拿著那血玉玲瓏正式交給極北飄雪城的人。
  
      雖然這只是一個儀式,不過卻是在眾人面前舉行過的儀式,還有著聚義莊作為見證人。
  
      如果來日里極北飄雪城背信棄義,沒有庇護方家,那就是壞了規矩,不光是極北飄雪城的臉上不好看,就連聚義莊也要為了此事而發聲,為方家討要公道,這也是見證人的作用了,就好像是之前姚南謙金盆洗手大會時,恒善禪師作為見證人一樣。
  
      后院內,楚休隱藏在一塊假山下,此時大部分的方家之人都在前院,后院基本上沒人會來,況且就算是有人來了,他們也發現不了楚休。
  
      這時一名二十多歲的方家弟子拿著一個盒子,鬼鬼祟祟的來到后院內,四處張望著什么。
  
      楚休拿起手中的長劍,在假山上有節奏的敲擊了幾下,那名年輕人的眼睛頓時一亮,立刻跑來楚休這邊,將盒子塞給了楚休,小心翼翼道:“東西已經給你帶到了,快些離去,直接從后院走,前院已經全是武者了,我不能離開太久,否則會引人懷疑的。”
  
      說著,那名年輕武者便要離去。
  
      不過這時楚休接過那盒子卻是感覺略微有些不對。
  
      他直接打開盒子,盒子里面裝著一枚拳頭大小,形狀不規則的精致血玉,其中蘊含著無數精巧的血線,顯得無比的神異和瑰麗,正是傳說當中血玉玲瓏的造型。
  
      看到楚休把那盒子打開,那年輕頓時有些慌亂,他連忙道:“你還在這里看什么?趕快拿著東西走啊!要不然等一會被發現了,我們兩個都要倒霉!”
  
      看著那血玉玲瓏,楚休忽然伸出手,一把掐在那武者的脖子上,冷聲道:“這根本就不是血玉玲瓏!”
  
      那名方家的武者掙扎著道:“你干什么?這不是血玉玲瓏還能是什么?放開我,你們難道還想要黑吃黑不成?”
  
      看著那方家的武者,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冷然之色,這方家的武者在撒謊,甚至包括那天罪舵主的計劃也有問題!
  
      原版的劇情中楚休沒見過血玉玲瓏,這一世他也沒見過,只是聽說過,眼下這盒子里面裝的東西外貌也是跟血玉玲瓏一模一樣,楚休憑什么認為它不是血玉玲瓏?
  
      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他自己所凝聚出來的血煞之氣根本就無法跟這血玉玲瓏內的力量產生一絲一毫的共鳴!
  
      楚休身上的秘法一氣貫日月便是血河派的武功,可以說跟這血玉玲瓏乃是同出一源的存在。
  
      結果方才楚休便沒在這血玉玲瓏上感覺到絲毫屬于血河派的力量,后來他更是打開了盒子,直接以血煞之氣試探,那血玉玲瓏上面更是連絲毫的共鳴都沒有。
  
      一個門派以自己的秘法煉制出的寶物,結果卻是連那個門派自己的武功都無法引動,造成共鳴,這不是笑話是什么?
  
      而且察覺到這血玉玲瓏有問題后,楚休這才反應過來,天罪舵主這次的計劃也是有些問題的。
  
      當時在天罪舵主說出這個計劃之后,楚休便感覺有些不對,但具體是哪里不對,他卻也說不上來。
  
      直到現在楚休才知道究竟是哪里不對,因為這一份計劃太順了一些!
  
      計劃的排列沒有問題,問題在于天罪舵主只要買通了方家一名嫡系武者便能夠偷梁換柱,把真正的血玉玲瓏給帶出來。
  
      流程當中,這血玉玲瓏的確是會重新落入方家的手中,但卻絕對不可能由方家一人來掌管,肯定還要有很多人的,其中甚至還會有聚義莊的弟子,畢竟孟元龍這次來可不止是自己來的,還帶了不少弟子。
  
      把楚休帶入到這名方家弟子的角色中,以楚休這種實力和手中掌握的秘法,他能夠將血玉玲瓏順利掉包的成功率都不超過一成,這名方家的弟子憑什么如此輕易的就能把血玉玲瓏掉包?哪怕他是方家家主的親兒子都不可能。
  
      而且眼前這方家的弟子只有凝血境,看樣子心機也不算是太深的樣子,相反還有些毛毛躁躁的,天罪舵主若是想靠他就把那血玉玲瓏給偷出來,那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看著那名方家的武者,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冷芒來。
  
      天絕地滅移魂大法施展而出,一瞬間楚休的雙目好似化為了一個無邊無盡的深淵一般,那名方家武者的目光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最后越陷越深,墮入那無盡的深淵當中,徹底迷失了自己。
  
      以楚休現在的修為,用天絕地滅移魂大法去對付一個凝神境的武者可是簡單的很。
  
      “血玉玲瓏是不是真的?”楚休低聲問題。
  
      那方家的弟子用呆滯的聲音道:“是假的,真的血玉玲瓏被我方家的兩位長老還有聚義莊的幾名弟子看守,我雖然是嫡系,但卻根本就沒有靠近的資格。”
  
      楚休的神色一冷,繼續問道:“那你給我的這東西怎么回事?”
  
      “是那位大人交給我的,讓我在這個時候來到后院,把東西交給一個人,并且把盒子里的東西當成是真的血玉玲瓏,必須要親眼看著他拿著東西離開方家才行,只有半刻鐘的時間,對方必須要離開方家的范圍。”
  
      “那位大人是誰?”
  
      “不知道,但他給了我好多功法和修煉資源,事后我可以拿著這些東西離開方家,富貴逍遙。”
  
      “他還有沒有吩咐你別的事情。”
  
      “沒有了,就這些。”
  
      楚休面色陰沉的直接將那方家的武者掐死,直到此時他已經可以確定了,他被耍了,準確的來說他是被天罪舵主給當成一個棋子,或者說是棄子才正確!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