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十三章 恐慌

第九十三章 恐慌


  連著死了三天人,到了第四天那青龍會的殺手果然沒來,這讓岳家的人都興奮不已,以為那青龍會的殺手是被他們給嚇到了,但等到第五天,楚休看到了北陵府其他家族的反應,這讓他頓時露出了一絲冷笑來,繼續開始夜晚潛入岳家殺人。
  而且因為北陵府其他家族的放水,楚休都不用每次殺完人之后遁入城外,只是換了一身衣服,稍微遮掩一下在城內埋伏下來也沒人會去管。
  其他家族的人都被上面吩咐了,這段時間他們都是瞎子啞巴,看到任何事情、任何人都要裝作看不到,不要聲張,這也給了楚休極大的便利。
  不過這樣一來,岳家卻是逐漸陷入了絕望當中。
  連續三天,每天晚上都有人死,而且還不止一個,有凝血也有先天。
  這一次倒是沒有內罡境的武者死了,因為岳家學聰明了,到了晚上內罡境的武者都是兩人一起巡視,楚休有把握在幾招內秒殺一名內罡,但卻殺不了兩個。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內罡境武者的巡視范圍也變大了,有時候甚至等到楚休這邊已經連殺了數人后,他們這才聽到動靜,但楚休卻是從容的逃離。
  在這種氛圍下,恐慌逐漸開始蔓延,楚休殺的是人,但誅的卻是心!
  岳家的九房嫡系加起來也不到二百人,所以他們大可從容的聚集在岳家的內宅當中,自然是不怕被楚休所殺的。
  但岳家那些旁系和下人卻是占據了大多數,岳家內宅也容納不了這么多人,所以死的基本上都是旁系和下人。
  有時候死亡不是最恐怖的,未知的東西才是最恐怖的。
  沒有人知道什么時候死亡會降臨在自己的身上,每到入夜之后,岳家那些旁系弟子和下人都好像是即將上了刑場一般,戰戰兢兢,誰都不知道自己還能否看到明天的太陽。
  而等到第二日清晨,他們又都會松一口氣,感覺到自己被冷汗打濕的后背,這些人都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對于岳家的這些人來說,現在他們現在就活在于生死之間,每個晝夜交替之時,他們的性命都不在自己的掌控當中。
  這種滋味并不好受,更別說是他們每天都要經歷一次,所以到了三天之后,終于有人受不了了,岳家的下人開始了潰逃!
  特別是晚上,一些岳家的下人拿著燈籠巡夜后,便直接一去不歸。
  一開始還有人以為他們是被青龍會的殺手給殺了,后來沒找到尸體,而且人數也有點多,他們這才反應過來,這些人竟然是逃了!
  而且這種事情有一就有二,開始只是幾個人逃,后來就變成了十幾個,幾十人個人在逃!
  七日之后,岳家議事廳內,所有人的臉上都是一片陰沉之色。
  岳鶴年對著岳家大房的岳東臨問道:“昨天又逃了多少人?”
  岳東臨的面色難看,半晌后才道:“三百多人!”
  此言一出,在場的眾人面色也跟著變得極其難看。
  岳家這種在北陵府繁衍了數代的家族跟其他那些小家族不一樣,族內的下人也都是岳家精心培養出來的,甚至就是岳家以前那些老仆人的后裔,能力和忠心程度絕對有保證的,結果這一天就跑了三百多人。
  要知道岳家所有下人加起來也才只有不到四千人而已,這一天的時間便跑了足有十分之一!
  “我岳家,危險了!”
  半晌之后,岳鶴年這才吐出這句話來。
  最開始的時候岳家誰都沒有把一名青龍會的殺手當回事。
  青龍會倒是接過滅門任務,但滅門任務的價格太高,就算把穆家所有人的家當都拿出來,也不可能請來青龍會滅了他們岳家,一個殺手,頂天就只能給他們岳家帶來一些麻煩而已。
  但誰能想到,就是這么一名殺手,在這些天里殺了他們十幾個人,結果卻是間接的逼跑了他們數百人,這已經影響到他們岳家的根基了!
  岳東臨沉聲道:“父親,實在不行,那就只能去通知神武門了,讓神武門派遣一個高手來解決。”
  之前岳家一直都沒想過去要求神武門幫忙,這不是岳家沒想到,而他們不想去。
  岳家的確是攀附到了神武門這沒錯,但關鍵是岳家只是攀附的那方,求神武門幫忙倒是可以,但這種人情卻是會越來越弱的,所以沒有大事,岳家是不愿意去麻煩神武門的。
  但現在那青龍會的殺手已經威脅到了岳家的根基,不派人去求援怕是不行了。
  岳鶴年也是點點頭道:“那就去吧,老四,這次你走一趟,燕南之地距離這里比較遠,帶著一些人,速去速回。
  對了,最好是能讓神武門派來一名聚三花、凝五氣這種級別的高手來,否則我怕對付不了那名青龍會的殺手。”
  岳鶴年雖然年齡老了點,但怎么他也有外罡境的實力。
  這幾天他也是在岳家內宅巡視了一段時間,但卻連跟楚休照面的機會都沒有。
  對方的殺傷力和隱匿的實力有些超乎岳鶴年的想象,這絕對是一個異常棘手的人物,他怕神武門的外罡境武者也鎮不住對方。
  岳家老四點了點頭,沒時間耽擱,立刻帶著人便出發。
  因為速度要快,所以岳家老四也并沒有帶太多的人,只是帶著帶著十多個心腹牽馬下山,只不過他們剛剛出門,楚休便從岳家大宅不遠處的小巷當中走出來,眼中露出了一絲冷芒來。
  跟著岳家老四前往神武門的武者有旁系也有下人,他們此時的心情都不錯,因為既然跟著四爺出來了,那他們就不用晚上再去巡夜了,去體驗那種隨時都有可能喪命的感覺。
  北陵府的山路陡峭,他們雖然有快馬,但卻不能騎乘,只能牽著走,就在他們剛剛走過一個拐角的時候,在他們身前,一個黑衣人就站在路中央,頭戴黑鐵金紋斗笠,臉上帶著黑鐵面具,持刀而立,身上散發出了一股寒芒來。
  岳家那些人都愣住了,但隨后一股極致的驚恐之意便籠罩在他們的身上,包括岳家老四也是如此。
  岳家五房的當家人便死在了眼前這黑龍會的殺手手中,而且根本就連幾招都沒抵抗便被斬殺。
  他的實力也比岳家五房的人強不了多少,現在面對如此恐怖的存在,他拿什么來擋?
  “跑!”
  岳家老四厲喝了一聲,直接轉身就往山上跑。
  只可惜他情急之下有些沒說清楚,他那些手下有的跟他一起往山上跑,也有的直接往四周跑。
  楚休沒有去管其他人,而是直接一刀向著岳家老四斬來,緋紅色的刀勢猶如連綿細雨一般的襲來,那股強大的威勢讓岳家老四面色驟然一變。
  他的實力要比岳家五房那名武者強一些,而現在也不是楚休暗中偷襲,但就算是如此,他也能感覺到這楚休的實力之強。
  岳家老四手中一柄長劍浮現,劍勢橫斬之間,大氣磅礴,這是岳家秘傳的鎮山劍訣,攻守兼備,沉穩無比。
  而且岳家老四手中那柄長劍上還散發著一股烏光,那是罡氣附著在長劍的效果,帶著一股雄渾無比的力量,刀劍相撞,楚休頓時感覺到有一股吸力浮現,竟然可以間接的影響到他的刀勢。
  這一點倒是讓楚休有些詫異,這岳家最為出名的便是這攻守兼備的鎮山劍訣了,沒想到岳家所修煉的內功的竟然還有這種效果。
  只可惜在楚休面前,這一點影響根本就不算什么。
  刀勢猶如狂風驟雨般的落下,快到了極致,快到了根本就不給岳家老四反應的機會,幾十刀落下,幾乎都斬在一個點之上,岳家老四手中的長劍轟然斷裂!
  緋紅色的刀鋒出現在眼前,岳家老四厲喝了一聲,雙手之中泛著烏金之色,轟然一聲向著刀鋒拍來,只聽一聲巨響傳來,楚休的刀鋒竟然被岳家老四這一掌直接拍偏,險之又險的落到了空處。
  岳家的武者是不擅長拳腳功夫,但岳家九房的都有各自的生意在,他們在機緣巧合下學到其他功夫,或者是從秘匣里面找到了一些機緣,也是很正常的。
  眼下這烏金掌便是岳家老四從秘匣當中開出的武功,并且他誰都沒有告訴,一直都在自己悄悄的修煉,作為底牌來用,現在面對這種生死時刻,他卻是也顧不得再藏拙了。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