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花都最強醫神 > 第702章 血戰
那一掌帶著合體九層的力量,凌天宇根本不敢硬抗,絕技都來不及使用,出手的速度太快,也現身的太突然,由不得他反應,只能強行躲過去。
  
  一掌擊空,凌天宇背著風怡婷險而又險的躲了過去,這一掌攻擊在身上,他絕對重傷,甚至搞不好會死。
  
  一個金丹一層,怎么可能打的過合體期?就是元嬰一拳轟在身上,都夠喝一壺的。
  
  風怡婷重傷,更不可能出手,凌天宇還背著她,很麻煩的。
  
  “轟!”
  
  剛躲過去,衛家老祖反手又是一擊,直奔凌天宇天靈蓋而去,速度快如閃電。
  
  感受到那已經降臨的攻擊,凌天宇頭皮發麻。
  
  “轟隆隆!”
  
  凌天宇強行躲了過去,衛家老祖一掌擊中在地上,頓時一巨坑出現,碎石飆飛。
  
  “噗嗤!噗嗤!”
  
  就算躲得再快,也難逃碎石劃過臉頰和身體的下場。
  
  風怡婷沒有受到傷害,凌天宇背著她,全被身體擋了下來。
  
  臉上有四道傷口,身體也有不少,尤其是一顆小碎石,直接打入了他的胸膛內,要不是被肋骨擋住,估計得穿透不可。
  
  這就是合體期的攻擊,那是一般人承受的住的。
  
  凌天宇穩住身子,右腳蹬地,再次沖向了石桌處,無論如何也要搶到一瓶。
  
  “要你的命!”衛家老祖見還來,右手抬起,朝著凌天宇一揮,一道無盡的劍氣而去。
  
  “去!”
  
  凌天宇也不會坐以待斃,一股腦拿出了十幾張攻擊符篆,等級都是七星等級,一顆金丹被捏碎,瞬間符篆攻擊過去。
  
  “咣當!”
  
  巨響出現,整個大廳都被震的震顫起來,這可是十幾張七星等級攻擊符篆啊,竟然沒有將這大廳震的破碎,質量真是不錯。
  
  衛家老祖很意外,萬萬沒有想到會頂住他的攻擊。
  
  爆炸產生的氣浪,席卷而來,凌天宇顧不得那么多,瞬間沖進了氣浪內,靠近了石桌旁,去拿靈液。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就在快要觸碰到一瓶靈液時,衛家老祖鬼魅一般的穿過爆炸產生的氣浪再次現身他的跟前,一手握住了凌天宇的右手。
  
  凌天宇心慌,忙抽手,然而遲了,右手手腕已經被握住。
  
  “咔嚓!”
  
  一聲清脆的骨頭破碎之聲響起,手腕被衛家老祖捏斷,一股劇痛傳來,凌天宇只能咬牙頂著。
  
  背上的風怡婷也聽到了那骨頭被捏斷的聲音,整張臉變得無比沉重,凌天宇的右手都聳拉了下來,顯然已經斷了。
  
  這是合體期捏斷的,不是分神,更不是所謂的出竅,這是帶著合體期力量的。
  
  不等凌天宇還擊,衛家老祖用了力量,他要拽下來這條手臂。
  
  衛家老祖還沒有認出來凌天宇,畢竟事發突然,又在打斗,誰能來得及想。
  
  “砰!”凌天宇感覺力量傳來,拼了命,要是手臂被拽下來,可就完蛋了,他有逆天的醫術也很難斷臂重生。
  
  急忙當中,左手一拳轟向衛家老祖,左手當中拿著一張攻擊符篆,他要震開衛家老祖。
  
  “咣當!”
  
  攻擊符篆爆炸開來,衛家老祖忙右手松開凌天宇的手,出手抵擋符篆的攻擊,左手一揮,收取石桌上的七瓶靈液。
  
  “啪!”
  
  然而,令人不敢想象的一幕出現,一只滿是血液的手,在衛家老祖收取第七瓶時,穩穩的握住。
  
  “嗖!”
  
  一道疾速符現身,凌天宇背著風怡婷,瞬間消失在原地,只有無盡的爆炸氣浪散發著,還有衛家老祖,以及那老者,再無任何人。
  
  “混賬!”衛家老祖見只收走了六瓶靈液,氣的在原地直跺腳,竟然被搶走一瓶,真是可惡。
  
  “老祖,我派人立刻去找。”老者也看到那滿是血液的手了,忙道。
  
  “不用找了,人都已經離開了,還能找到?”衛家老祖一張臉滿是怒火,胸膛都劇烈的起伏著,可見氣的不輕,他本來都要收走了,沒有想到,竟然突然一只手出來,愣是搶走了一瓶,真是氣死人。
  
  老者聞言,也不敢說什么,知道老祖正在氣頭上,只能站在原地。
  
  離去的凌天宇,已經離開了烈焰宗,現身白枯山外,距離烈焰宗很遠,找不到的。
  
  “噗!”
  
  放下風怡婷,凌天宇一口血噴了出來,右手已經斷了,手腕處的骨頭被硬生生的捏斷,左手更是慘。
  
  他冒著生命危險去搶奪的,那是十幾張七星等級的攻擊符篆,一起爆炸開來,才阻擋住衛家老祖的攻擊,已經不容易了。
  
  他現在除了背部沒有受傷外,整個人前面都是傷口,畢竟是頂著氣浪過去的,沒有被吞噬掉已經是萬幸了。
  
  風怡婷可沒有受傷,看著凌天宇滿身是血,震驚的攙扶住他,胸膛前的衣服都和血肉沾在一起,讓人看著感到恐懼。
  
  凌天宇忙給自己止血,受的傷不輕,好在拿到了一瓶,五十滴,這可是五十滴。
  
  夠他用了。
  
  即便風怡婷帶的路,分給她一部分就行了,她指的路,不說分一半吧,起碼分十幾滴還是要給的。
  
  風怡婷攙扶著凌天宇找了一處山洞坐了下來,白枯山最不缺的就是山洞。
  
  凌天宇現在可動不了,他身上的傷才止住血,但疼痛卻難以掩蓋住他心中的激動,不管怎么說,拿到了一瓶,也算是值得。
  
  他終于可以開始突破了。
  
  風怡婷從外面撿來干枯的樹枝,稍微恢復了點力氣,試圖調動體內靈力,還真能夠調動的出來,忙點燃樹枝。
  
  “你先休息會兒,這么重的傷。”風怡婷示意凌天宇道,現在已經安全了,靈液的事情一會兒再說,先恢復。
  
  凌天宇現在也很累,也顧不得那么多,靠在石壁上,休息起來,等著身上的血凝固后再說。
  
  風怡婷看著滿身是血的凌天宇,起身離開了山洞,尋找著水源。
  
  很快,一條河流出現在她的跟前!
  
  “嘶啦!”
  
  風怡婷毫不猶豫,從上身的外套撕下來一塊布,又快速的用體內僅恢復過來的一絲力量,掏空了一樹干,做成了盛水的容器,帶著回了山洞。
  
  布當毛巾,風怡婷給凌天宇擦著滿是血液的臉頰,將上面的血輕輕的擦去,露出本來面目,傷口觸目驚心,三處地方皮膚都沒有了,是氣浪導致的。
  
  風怡婷動作不敢過快,能盡量給他擦就擦了。
  
  凌天宇這一休息,可休息的不短,他也是真的累,身上又有傷,從出來后,到現在已經整整一天一夜了,還未醒來,手中還緊緊的握著那瓶靈液。
  
  真是不容易,搶奪的時候,完全是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去搶奪的。
  
  能夠在無盡的氣浪當中拿到,還距離爆炸核心不遠,不死已經是天大的好事了。
  
  山洞外,風怡婷獨自一人站著,她幾分鐘前用了飛燕傳話,也就是當初六郎山發生事情后,陳洋用過的。
  
  她現在恢復了一部分力量了,足夠施展飛燕傳話這種小法術。
  
  凌天宇現在還受著傷,到現在都沒有醒過來,她得通知他們風家,盡快派人過來,再帶上療傷的丹藥。
  
  風怡婷也算是義氣,要是換做其他人,很有可能帶著靈液就走了,還是挺善良的。
  
  【第二更!!!】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