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花都最強醫神 > 第462章 生!則生,死!則死

第462章 生!則生,死!則死

    凌天宇一身西裝,一雙程亮的皮鞋,坐在客廳,看著還在收拾東西的段嫣然還有蘇若曦,二女穿的還是睡衣,現在才凌晨一點多,二女早就睡了,再讓她們起來,也的確是打擾她們睡覺。
  
      二女現在都是懵的,完全搞不懂是怎么回事,睡的好好的,怎么又要暫時離開依山莊?
  
      “收拾完了?”凌天宇見二女換好衣服走了過來,忙起身問道。
  
      “收拾好了。”段嫣然坐了下來,盯著凌天宇點了點頭回道,她現在有種不好的預感,盡管凌天宇一臉輕松,沒有說什么,但她能夠感覺出來,肯定發生了什么事情。
  
      “走吧。”凌天宇打了一個哈欠,將嘴中未抽完的煙燼滅在煙灰缸內,拿起來車鑰匙帶著二女來到了別墅外。
  
      “送他們去北晨別墅,記住,沒有我的電話,誰也不允許回來。”凌天宇將車鑰匙給了關興,讓他開車載著二女離開,所有的保鏢也全部離開,鐵血護衛也跟著離去。
  
      段嫣然坐在車內,探頭看著那一道站在別墅門口點煙的身影,忍不住的哭了出來,她知道,肯定是發生事情了,不然的話,大半夜的讓她們離開干什么。
  
      她總覺得這一次好像要發生什么大事情,或者有可能見不到。
  
      蘇若曦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不想她弟弟看到她傷心,讓他放心的處理事情。
  
      凌天宇抽著煙看著偌大的莊園,只有他一人,除了燈光還是燈光,原本還有點兒人氣的莊園,這一刻再沒有。
  
      “呼——”
  
      一口煙霧被吐出,凌天宇回了別墅,搬出來一張椅子坐在莊園內,就在那里坐著,該來的終究會來,不該來的,就是等也不會來。
  
      竇易將事情和他說了,他也知道怎么回事,他真是想不到,這種事情孫輝都能借題發揮,盡管馮家是他滅門的,可孫輝這種借題發揮他真有些哭笑不得。
  
      若不是實力還沒有達到滅絕孫家的實力,他敢說,孫家絕對存在不到現在。
  
      就沖打段嫣然的注意開始,就已經在凌天宇的心中列入了必殺的名單之中。
  
      凌天宇一連等一個小時,該是安靜還是安靜,莊園內還是沒有迎來一個人,該是他自己。
  
      一盒煙都被抽完,愣是沒有等到該來的人,凌天宇也無心睡眠,繼續等。
  
      他知道,越不來,情況或許會越糟糕,天控一門親自管這件事的,知道這是一場硬戰,可能天亮之后的太陽,看不到了。
  
      “爸,媽,哥,或許今晚,就是我們一家人團聚的時候。”凌天宇仰頭看著毫無星星的夜晚,甚至月亮都沒有,喃喃自語一聲。
  
      沒有人想死,可真要是該死,凌天宇再有天大的本事,也逃脫不了的,只能認命。
  
      “嗡!嗡!”
  
      突然,車聲響起,兩輛車開了進來,一輛奧迪,一輛寶馬,開進了依山莊。
  
      凌天宇看著來人,看清楚后才知道是他的兩個兄弟南風東方言,二人手中提著不少酒。
  
      “開車回去吧。”二人對著自己家的保鏢擺了擺手,提著手中的酒走了過來,將酒放下,各自點了一根煙,看著自己宇哥,從別墅內搬出來椅子并排而坐,將帶來的白酒打開,遞給了自己宇哥。
  
      “今日無論誰來,那怕是天王老子,我們兄弟陪宇哥就在這兒坐著,這輩子也活夠了。”
  
      “榮華富貴也享受過,女朋友我們也不是沒有擁有過,不就是個死,縱然我們都是少爺,又能怎樣?”南風和自己宇哥碰了一個,風輕云淡的說著,喝了一口白酒。
  
      “不錯,腦袋掉了,不過一個碗口大的疤痕,死,早就看開了,若沒有宇哥,我們早就該死了,多活了這幾年,生死沒有那么重要,總之一句話。”
  
      “宇哥的事情,就是我們的事情,有難一起扛,有富一起享。”東方言喝著白酒,和南風一樣,根本不在乎生死。
  
      確實如此,若是碰不到凌天宇,他們早該死了,今日宇哥有難,豈能坐視不管?
  
      南無極他們已經出來了,陳洋已經現身了馮家,正在和灰色道袍老者交涉,沈如風也請來了他們飛流閣的掌門,一起交涉著。
  
      這可讓孫輝沒有想到。
  
      南無極和東方朔立刻打電話給家里面,讓他們派人去依山莊,告知凌天宇暫時離開那兒,等穩定下來后,有個結果再回來。
  
      盡管知道竇易告知了,再去也是多此一舉,可還是親自去一趟的好。
  
      本來南風二人打算帶著人過來的,可聽到他們爺爺說的有人已經提前通知了,讓他們只帶著人過去就可以了,可他們太了解自己宇哥了,想讓他跑,根本不可能。
  
      他們宇哥只會站著死,絕不會跪著活,也就沒有帶人過來。
  
      他們二人就一個想法,陪著自己宇哥,生,則生,死,則死。
  
      一生有這樣一個大哥,也值了。
  
      凌天宇仰頭將一整瓶白酒喝了下去,憋著眼眶內的淚水,豪言壯語誰都會說,可能夠做到的又有幾個?
  
      明知道這一次的對手有多難,他的這兩位兄弟還是義無反顧的過來,這份兄弟情他記下了。
  
      南風,東方言二人和自己宇哥喝著酒,完全沒有一絲恐懼。
  
      “宇哥,無論今日結果如何,兄弟,一輩子的兄弟。”南風和東方言二人看著凌天宇,舉起手中的酒瓶道。
  
      “一輩子的兄弟。”凌天宇晃了晃手中的酒瓶,三兄弟仰頭喝了下去,全部是一口悶。
  
      “舒服!”二人喝完酒瓶之內的酒,深深地呼出一口氣,扔下手中的酒瓶,猛抽了一口煙,他們兄弟好久沒有這樣喝過酒了。
  
      “嗖嗖!”
  
      然而,不等二人再打開酒,兩道白光瞬間沒入了二人的體內,昏迷了過去,毫無征兆。
  
      看著昏迷過去的兄弟,凌天宇平靜一笑,一一將其攙扶進了別墅,這份兄弟情他認了,但死,他一人來就可以了。
  
      絕對不能將他們兩個卷入進來,不說別的,就那一聲宇哥他就已經很滿意了,至少這個世界還有人記得他。
  
      凌天宇扔下嘴中已經燃燒殆盡的煙頭,轉身離開了別墅,將別墅門鎖上,等著來人。
  
      【第六更!】
  
      【祝兄弟姐妹們除夕快樂!】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