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文書庫 > 花都最強醫神 > 第96章 這是真的么?

第96章 這是真的么?

    凌天宇看著段嫣然沒有動靜,有些奇怪,怎么?難道身上還痛?不該啊,自己已經將她的骨頭接上了,不可能疼的啊。
  
      難道沒有接好?
  
      不可能啊,自己出手怎么可能接不好呢,這怎么不簽啊?
  
      竇易站在一旁沒有說任何話,只要簽了,他的任務也算是完成第一個了,他們家大哥可是交代了的,還有兩項任務呢。
  
      “這……這是真的么天宇?”段嫣然還是覺得有些不太相信,這是不是在做夢啊?竇易可是海北房地產領頭人,奔馬房地產可是在海北有名的存在,竇易她可是見過的,只是沒有資格和人家說話罷了。
  
      凌天宇聞言,淡淡一笑道:“當然是真的,簽了后奔馬房地產歸你了就。”
  
      段嫣然真是不相信這是真的,迷迷糊糊的簽了字,看著段嫣然三個字,凌天宇忍不住的多看了幾眼,字體這么秀氣,有行楷字的味道。
  
      竇易見合同已經簽了字,忙從左手上提的包包內拿出來一銀行卡,還有寫有銀行卡密碼的一張紙,遞了過去。
  
      “凌先生,我們家那位讓我把這銀行卡給您,因為來的比較急,只提出來十五億現金,我們家那位讓我代他謝謝您的藥方救命之恩。”
  
      凌天宇看了一眼手中的銀行卡,有些不想接,他不缺錢,可要是不接,就他那脾氣,估計得打電話來興師問罪不可,也肯定會埋怨這位的,算了,收就收了吧。
  
      兄弟的一番好意,不收豈不是傷了他的心?
  
      “你拿好,想買什么就買什么。”凌天宇把銀行卡隨手給了段嫣然,順帶密碼。
  
      “嘶!”
  
      病房內,趙祥德等人看到這一幕,倒吸一口涼氣,這太闊氣了吧?
  
      海北奔馬房地產可是領頭企業啊,這說轉讓就轉讓,都不帶眨眼的,還又給了十五億的錢,這凌天宇到底是什么人啊?
  
      就一個電話,這不可能吧?
  
      這世上還有這種人?海北肯定找不到一個這樣的人。
  
      段嫣然現在小心臟撲通撲通的劇烈的跳動著,這給自己了?自己一定是在做夢,對,一定是在做夢。
  
      段嫣然到現在還不相信這是真的。
  
      “凌先生,這是我們家那位給您準備的別墅,他說,等回來了,要請您喝酒,本來是給您準備的,在南邊的別墅,那兒風景不錯,一想,您現在在海北,就給您在這兒準備了一套,剛提的房子。”
  
      “就在北晨別墅區,二十七號別墅。”竇易緊接著拿出來別墅房產證,遞給了凌天宇。
  
      “咕嚕!咕嚕!”
  
      趙祥德和南無極相視一眼,懵了,北晨別墅區是海北有名的別墅區啊,哪兒的別墅低價都是八千萬起,這凌天宇到底是什么人啊?這面子也太大了吧?
  
      穆英雄一家人和南無極二人的心情是一樣的,至于段鵬程父子倆兒,心里除了震驚,便是五味陳雜,凌天宇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意料,這根本就不可能的。
  
      可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他們不信。
  
      凌天宇看了一眼房產證,直接甩給了段嫣然。
  
      “回頭我讓人去買海景別墅,沒事兒去住,散心。”凌天只是看了一眼別墅房產證,直接給了她,根本不在乎。
  
      段嫣然怔怔的拿著房產證,已經沒有知覺了,這跟做夢似的。
  
      “你給我傳個話。”凌天宇起身,看著竇易道:“他回來后,你告訴他,他多次詢問我的事情,就說我答應了。”
  
      竇易聞言,雖然不解詢問的是什么事情,他也知道,這不歸自己管,傳話到了就行。
  
      “凌先生放心,我一定傳到。”竇易做了保證道。
  
      “嗯。”凌天宇點了點頭,讓他先走。
  
      “啪!”
  
      竇易走后,凌天宇拿過來椅子,坐了下來,點了一根兒煙,看著段鵬程父子倆兒,雙眼內閃爍著無盡的殺意,段超是吧?
  
      老子不管他是誰,怎么對嫣然的,我就怎么對他。
  
      我是答應了老頭兒保護他的后人,可不代表自己會盲目順從的保護,他臨走時,尤其交代自己要重點保護段嫣然,這句話他不傻,知道什么意思的。
  
      里面還有隱晦的意思,那就是你們段家內部的人傷害了段嫣然,也得被老子收拾。
  
      “段燕青,我是說過保護你們段家的話,但傷害嫣然的人,我不管他是誰,也不想知道他有什么身份,我給你兩個選擇。”
  
      “一,你現在把你兒子帶過來,他怎么對嫣然,我就怎么對他。”
  
      “二,我動手找他,那時候可就不是讓他受嫣然的苦了,我會要他一條胳膊,還有一條腿,你自己看著辦。”
  
      凌天宇還是給了段燕青面子的,要是擱別人,早特么的動手連人帶家全部滅了。
  
      動段嫣然這就是他的底線,那個豪哥不是挺牛的么,最后的下場是什么?即便海北兩少沒有動手,他一樣也可以滅了的。
  
      你們段家,他可以不滅,畢竟是老頭兒的后人,要是滅了,不好跟老頭兒交代。
  
      但動段嫣然就不行。
  
      段鵬程父子倆兒,已經不知所措了,這兩個選擇那一個都不能選擇啊。
  
      凌天宇這給的什么選擇啊?這不是仗勢欺人么?
  
      “天宇,我們好歹也是認識的,再說了,這件事也的確是我段家內部的事情,你作為一個外人摻和不好吧。”段燕青面帶沉重看著凌天宇,心中怒火可不少,這太多管閑事了吧?未免手伸的太長了。
  
      “外人?”凌天宇聞言,吐出一口煙霧,看著段燕青,站了起來,道:“好,既然我是外人,那你給我聽好了,段嫣然現在是我妹妹,這樣我就不算外人了,我給半個小時的時間,要是沒到,別說我沒給你面子,到時候人不來,我親自找他,那時候你兒子殘廢了,別怪我就行。”
  
      凌天宇說完,看都不看段燕青一眼,拿出來手機,看了看時間,現在凌晨一點,一點半我要看到人,否則自己親自去找。
  
      “凌天宇,你別欺人太甚!”段燕青徹底怒了,我堂堂段家族長,已經夠客氣了,竟然如此逼迫自己,甚至威脅,自己段家在海北那也是有頭有臉的家族,你以為你誰啊?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